新學員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我是二零一五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小時候我就是個思想比較單純的孩子,聽話、膽小,跟同齡孩子相比沒有心眼,對生活的環境和世界看的比較簡單。

長大工作進入社會,依然保持著單純的思想,卻受到越來越多的傷害。漸漸我開始對這個世界越來越不抱希望、越來越不相信人了。

後來接觸了幾個學佛的人,感覺佛教書中說的做人道理不錯,開始照著它的做。可發現身邊同樣是學佛的一些人根本就沒有按照佛經的道理要求自己,我就放棄了。就這樣在世風日下的大染缸中隨波逐流,道德也在一日千里的下滑。但是每當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便時常會想起自己以前做過的傷害別人的事,心裏便感到內疚,但是天亮之後依然是我行我素,自己對自己沒有任何道德約束。

找到了我想要的法門

我是在新到一個單位工作後聽聞法輪大法的。我們組的主管A是大法弟子。她沒有任何領導架子,非常平易近人。在A不斷的給我講真相中,我的那些在社會上逐漸養成的不良思想觀念慢慢發生著轉變,再加上A平時的為人處事,一點點在感化著我,我對大法的看法變了,自己也開始學習A為人處事的態度。

A給了我一張光盤讓我回家看,當我看到優曇婆羅花開、轉輪聖王下世傳法度人的時候,心裏又驚又喜,內心深處在想,這不就是我要找的嗎?!

過了些日子,A又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看。《轉法輪》中講的法理深深的打入了我的心裏,大法師父講的法怎麼這麼好呢!心想:「這回我可找到淨土了!」

就這樣我幸運的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路。

修煉大法不久,我的頸椎病、手腕無力、皮膚過敏的等症狀全部在不經意間沒有了。

家人的轉變

我想,這麼好的大法,我得讓家人也來學啊!我就回家給母親、弟弟介紹法輪功,沒想到遭到了他們的強烈反對。母親、弟弟和丈夫齊刷刷的向我施壓:「不許煉!」因為是初得法,當時沒悟到這是對我的考驗,心裏就覺的委屈、害怕。因為父親去世早,我對母親的親情很重很重,心想:這麼好的法,他們為甚麼不讓我煉?嗯,一定是因為他們沒看書、不知道大法是甚麼,那我就給他們講吧。

家人看我講的多,又說我迷的很深,就是堅持不讓我煉,母親說:「你要煉的話就不要再來我家,我也不去你家!」我思想中冒出一念:要不我說不煉了,回家再自己煉?但是嘴上並沒說出來。隨著不斷學法,知道自己的一思一念有多重要。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我這一念之差也造成了這一關的考驗當時沒有過的去。

丈夫也和我吵,我有時心性把握不好也和他吵。有一次爭吵中丈夫說,「你別修了,修來修去你也修不上去,我把你的書撕了,你也別學了!」我一聽這話立刻惱了,說:「你不准撕!」雖然當時心性把握不好,但是我每天都看書學法,覺的書比我的命還重要,我的人生離不開這本書,我說:「你如果撕書,我就和你離婚!」這話讓丈夫很吃驚,以後再也不敢說甚麼「撕書」、「你別修了」之類的話了。

隨著大量學法,我的心性慢慢提高了,心態也比較穩定,家人看到了大法帶給我的變化,看到了大法的好。弟弟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在我得法前,我們姐弟倆經常說著說著就吵起來,而且互不相讓。得法後,當和弟弟說話中,他的脾氣一上來,我就想起師父講的法:「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當委屈心、怨恨心蹦出來時,我就把它們壓下去,繼續用和善的態度對待他,不和他吵、不和他生氣。

現在家人們有甚麼煩心事都喜歡和我講,我也會用大法中學到的智慧開導家人,現在家人也都喜歡和我在一起,我也幫家人全部做了「三退」(退出曾經入過的少先隊、共青團)。弟媳對我母親說,「媽,我真沒想到我姐學了大法後,脾氣變的這麼好!」母親說,「嗯,大法好啊!」

去怕心

我的怕心重,也不敢出來證實法,但是學法中我知道了作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就要做好證實法的事,要讓身邊更多的有緣人了解真實的大法而不是繼續受江氏集團的謊言毒害啊。

後來我又去應聘了新的工作,在商場賣衣服,原來的工作還兼職做著。

新同事有一次要把庫裏多出來的衣服給我,讓我拿回去穿,我想,師父要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我不能要這件衣服,她連著給了我兩次,我都不貪心,對她說:「大姐,我不要。」她生氣了,有點譏諷的說:「嗯,你是高尚的人哈!」我當時怕心就上來了,想講真相說明自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大法要求修煉人做好人,所以不要,可又不敢說。我就和同修B交流此事,我倆的櫃台相鄰,B給我加強正念,告訴我:「你就說你有信仰,不能要。」

第三次大姐又給我,我當時想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我也不能撒謊,就對大姐說,「大姐,我有信仰,不能要。」大姐說,「你信甚麼呀,有甚麼用呀?!」我說:「我信佛法。」大姐說:「甚麼佛法?」我說:「現在正在遭受迫害的佛法。」大姐說:「法輪功?」我說:「嗯。」大姐說:「法輪功反對共產黨,回頭你們甚麼時候反它的時候叫上我啊!」

見她沒說甚麼反對的話,我的歡喜心一起,就說:「不是你想的那樣啊,姐。」

因為我起了歡喜心,第二天大姐就變了個人似的,面帶仇恨的看著我說:「你信甚麼不好,非信法輪功?你去信佛教、基督教多好!」我說,佛教現在不行了,都是為了錢,我就開始講我修大法前後、自己脾氣的變化、身體的受益,並勸她「三退」,她沒有退,又說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等等,我知道是她思想中受中共邪黨的所謂「反華勢力」的宣傳影響,加上我平時講真相較少、正念不足,這次沒有講好。

後來大姐老家的地被村裏強佔了,她氣的不行,就和我講,我就又順著這個話題和她交流。這次她從心底裏明白了真相並同意「三退」,為自己做出了正確選擇。我悟到:師父太慈悲了,為普度眾生來到人世間,一直在不斷的給眾生提供了解真相得救的機會啊。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也就是動動口,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而已。

大姐把我修煉法輪功的事告訴了旁邊的櫃台上的另一個同事,傳來傳去知道的人多了,我的怕心又起來了。在以前形成的不想讓別人說的心、疑心重,造成走到哪裏都感覺有人在背後議論我,又怕別人舉報我。這麼多的人心全暴露出來了。

我知道這些不好的心是要去的。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之後我就利用工作中的空閒時間背師父的詩詞,特別是那首《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怕心就這樣在學法中一點點被清除著。

有一次臨櫃台同事問我:「你為甚麼相信法輪功?」我就向她講自己在大法中的受益,她說,當初所謂「天安門自焚」一報導,她和她的家人就知道是共產黨在演戲。但是她受中共給法輪功扣的所謂「反華」大帽子的謊言矇騙,認為我們就是反華勢力,說了師父背後有甚麼靠山之類的誣蔑、誹謗的話、還說她可以去舉報我。我當時心動了一下,但馬上意識到沒甚麼可怕的,用正念對待吧。

想到不能讓世人對大法犯罪,我說,「你別幹那事,那對你可不好。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很多很多都現世現報了。」就舉了央視主持人羅京的例子,她聽後笑了,我接著說,「耶穌當時下世度人時也是人身(她家人信基督教),當時的羅馬帝國的統治者說耶穌是木匠的兒子,甚麼時候成主啦?他是騙人!於是殘暴的對待基督徒,跟江魔頭幹的是一樣的事。邪不勝正,羅馬帝國很快遇到幾次大瘟疫,最終走向滅亡。神佛慈悲於人,不想讓人類的道德持續敗壞下去,才會下世以人身說道傳法。」

她震驚了,說,「你師父是神佛嗎?」我說:「神佛下世,不會神像大顯告訴你我就是佛,要看你怎麼分辨了。」再後來我又跟她講真相時會說「我師父說……」,她就很認真的聽了。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