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像頭轉過去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

攝像頭轉過去了

文:大陸大法弟子

從二零一八年過後,山東濰坊市在每個村委辦公室大門口都安裝了大攝像頭監控,目地是監控村幹部,監控是否有人進村委會等。這樣邪黨的上級幹部就不用下農村檢查工作了,在自己的辦公室就可以監控下面了,有事直接打電話就可以。

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下午,丈夫回家對我說;村委大院內貼出一張污衊法輪功的通告,上面蓋有兩個大紅印章,一個是處理某某教辦公室的印章,一個是濰坊市公安局的。而這張通告直接貼在攝像頭的監控範圍內。我想,如何去把它拿掉呢?不能讓它害人。

第二天我妯娌家打玉米,我和丈夫去幫工,村書記(已三退)也去幫工。開工前,他說我去村委開一下門,報一下到,就等於來上班了,再回來幫工,免得招來麻煩。我丈夫對他說你去把那個攝像頭拿下來,省得你天天給它做樣子。我說:你把它轉過去不就省事了。我說這話時想到的是轉過去我就去把那張污衊大法的通告撕掉。書記說:那可不行,上級不允許。

打完玉米,收拾好了就回家了。到了下午,我領著小孫女到村委大院,在大門外就看到攝像頭真的轉過去了,面向電線桿子。我真是太激動了。村委院內設有娛樂場,有幾個人領著孩子在娛樂場玩,正好我也領著孩子玩。

到了院子裏,我一眼就看到那張邪惡的通告。我粗略看了一下,領著小孫女回家了。回家吃完飯後,趁別人在家吃飯時,我帶上一塊濕抹布,帶上小孫女說咱們出去玩。我一路發著正念到了村委大院,看到攝像頭仍然背對著那張通告,我過去把那張通告一下就完整的撕下來了,裝在衣服裏,領著小孫女回家了,一路上一個人也沒遇到。

第二天去村委門口去看那個攝像頭又轉回來了,直衝大門口。在正法時期,眾生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為自己選擇未來。

「給你們抬車來啦!」

文: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七歲。我學法煉功的第三天,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無病一身輕,那時我真高興,謝謝師父。今天我就說最近發生的一件讓我感到欣慰的事。

四月十九日早晨八點多,我帶著一大包真相資料出門,想送去二十公里外的某同修家。拎著重重的資料,我想要是甲同修來幫我就好了。正想著甲同修(甲是一名五十多歲的女同修,一般都是每隔二天九點多來找我),就看見她開著四輪電動車過來問我:「你怎麼走?這麼多的資料?」我說:「正想辦法呢」。她說:「我送你去吧,但是可能電不夠用」,我堅定的說:「去的夠用,到同修那再充回來的電。」

去的路上要經過一座山,山路很長,坡很陡,甲同修擔心上不去,我說沒關係,我們有師父,還有護法神,結果我們的車就像走平路一樣上去了,我倆高興的說:謝謝師父!謝謝護法神!

過一會兒,甲同修不小心把車子開進了路邊砌起來的空花池裏,車輪陷在裏邊出不來,她說:「壞了,不能走了」。我下去看了看,車輪沒壞,於是我倆忙著找磚頭等能墊起車輪的東西,我邊找邊想,要是有過路的人幫我們抬一下就好了。我先看了人行道上沒人,再走出花池也沒看見大路上有人,只好走進花池繼續尋找。

剛走進花池,就聽吱的一聲,抬頭一看,從西邊過來一輛摩托車停在我面前,接著又來一輛。前邊的小伙子微笑著說:「給你們抬車來啦!」我呆住了!他又說一句:「給你們抬車來了」,後邊的小伙子也說:「是來給你們抬車的」。

說完,他倆就把陷在花池裏的車輪抬出來了,其中一人說,好了,你們開著走吧,我倆激動的只一個勁的說謝謝,然後他倆向西邊返回了。

這條路很長很直,我們陷車的這段時間沒有其他行人或車輛經過,他倆從來到走不過五分鐘,馬路上就靜悄悄的,甚麼都沒有了。按道理講,除去抬車的時間他倆的車是跑不出我們視線的。

謝謝師尊的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