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精心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一九九八年四月初我喜得大法,走入修煉。久治不癒的咳嗽,經過修煉,並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治而癒。得法後身心巨大的變化和內心的喜悅無以言表。有幸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精心看護。師尊對弟子在每一件細小的事上,那種默默的、無私的付出,我無以言表。

慈悲的師父用大法的無邊法力給弟子開智開慧,賜予我法的力量,真的千言萬語難訴盡。謝謝師尊賦予弟子這次能向師尊彙報與各位同修交流的機會。

(一)買打印紙之後的神奇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我不上班,準備到街裏買兩箱A4打印紙,可是天卻下著小雨,心想頂著雨我也得去呀,因為師尊的《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即將發表。準備一箱藍旗艦紙,做明慧網發表的新經文;再備一箱普通紙做《九評》書用。於是我準備兩個大黑塑料袋來裝這兩箱紙,騎著型號是二四的自行車上街了。

進店後,我把兩個大黑袋分別套在兩箱紙上(怕澆濕了),店主倆位姐姐一邊幫我往自行車上捆,一邊叮囑說:「今天可騎不了了,天下雨,這兩箱紙實在是太沉了,推著走吧!騎著走,前車轂轤還不得往起撅呀。」當時我也隨著她們說:是呀。就對店主說:「謝謝你們關心。」

我用力把住自行車把子,往前一步一步的推著,可自行車不聽話,它左右晃,真的是太沉。因每次我都是馱一箱還好,兩箱真的是很吃力,這啥時候能到家呀,天還下著雨。剛穿過橫道,我馬上意識到,甚麼沉呀、往起撅呀、左右晃呀,這都是人心,不是正念。我立即轉變觀念否定它,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在管,甚麼外來干擾全部解體。就這一念,師父是真幫啊!我立即騎上了自行車,小心的行駛在回家的路上。

當我騎到高架橋時,真有點擔心,是否能騎上去。這橋挺長的,坡也挺緩的,一般人騎空車上去,都很吃力。而我車後面帶兩箱紙,每箱八包紙,對於身高只有一米五、體重九十八斤的我,也不算輕了。我一圈一圈的蹬著自行車往上上,師尊的法不斷的在耳邊迴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當我輕鬆騎到橋的最高點時,瞬間感恩的淚水流下來了,因那不是我用力騎上來的,有一股無形的巨大力量推著我上去的。我知道是師父幫著推上來的,心裏不停的念叨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順利的到家了。媽媽(同修)在單元門口一直等著接應我。媽媽見我說:「怎麼眼睛紅了,你哭了?」瞬間感激的淚水又掉下來了,媽媽還以為我是累哭了。我哽咽的說:「媽!是師父慈悲給我送回來了。」

媽媽幫我把住自行車,我卸貨,她驚奇的對我說:「你咋沒澆濕呀,我還為你擔心呢。」雨不大不小的下著,我卻沒澆濕。那一刻我真想大聲喊:告訴全宇宙的生命,我師父慈悲!法偉大!我師父無所不能。

我扛起一箱紙上樓(另一箱鎖下面小庫裏),媽媽在後面跟著,不停的說著:「你今天怎麼啦,這麼神呀,哪來的勁呀,你真行。」扛到四樓時,我的腿有酸軟的感覺,在心裏給自己打氣:你行,一氣扛到五樓。以前到超市買一大方便袋食物拿到樓上都挺費勁,而今天又是師父慈悲幫弟子扛上樓的。我淨手後和媽媽一起給最最慈悲偉大的師尊敬香、跪拜:感恩師尊一路精心慈悲保護!

(二)不工作的舊打印機好了

我有一台愛普生330打印機,已經用三年了,打印頭有點堵,但用照片打印圖片還是挺好的,這幾年它都在努力的工作著。可是去年三月中旬它突然不工作了,於是找Z姐(同修)說明情況,想讓她幫忙帶到技術同修那維修。可Z姐卻說:「沒有價值了,別修了,技術同修多忙呀,我的機器都是自己修的。」

無奈的回家再與EPSON330好好的溝通,以往一溝通就見效,這次怎麼也溝通不了。也曾想過,不然再買一台,我立即意識到,這不是正念,淘不淘汰它,它的生命是去是留,我師父說了算。我說:EPSON330打印機你聽著,在中國大陸有多少台打印機我不知道,你能被選中到大法弟子家,那是你與法輪大法有緣,我不想拋棄你,希望你能和我密切配合做救人的事,直到法正人間那一天。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來到一片空曠的田野,遠遠看見一位老者在那裏很吃力的在耕地。待我走近一看,那匹馬的後腿裏側都受傷了,老者手把著犁杖還讓它耕。我潛意識中問,馬都受傷了怎麼還耕,一個聲音回應著,不耕不行,它的主人也不幹哪。我醒了,這個夢不是在點悟我有幹事心嗎?

重溫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反覆學習兩遍。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師尊的無邊法力點醒了我。我總是讓打印機幹活,卻忘了它也是生命,也要休息的,打印機是累傷了。想想:在打印二零一七年明慧年曆時,我讓這台打印機每天打印到深夜十一點五十,一幹活近八個多小時,才讓它休息。有時覺的它很累,發出嗚嗚的聲音,就承諾忙完這段時間就讓它好好休息休息。明慧年曆是打印完了,可是真相小冊子、光盤需要打印盤面、真相不乾膠也得做呀。EPSON330打印速度由每天打印小冊子五十本降到二十本,最後打印慢的降到五本,直到有一天它戛然而止,不得不讓它休息。

這個夢點醒了我,讓我認識到我把打印機當成工具了,每天讓它拼命的幹活,沒有善待這個生命,導致它受了傷,很是後悔。

四月裏的一天,我潛意識中聽到一個聲音:「好了、好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師尊點悟EPSON330好了。我急切的打開了打印機,心想:我和它三十多天沒見面了。插上電源一試,果真好了。我的眼淚又下來了。

我找到Z姐,把師尊給EPSON330療傷的全過程分享給她。她也為我高興,並笑著對我說:只要我們念正、時時在法上,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主。這麼多年我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她的一句鏗鏘有力的話,讓我覺悟Z姐開篇說的那句話。原來她是讓我去掉依賴心,走出自己的一條修煉路。

在做資料項目中,我一次又一次的體會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這一層法理,我只是動動手、跑跑腿,我能做甚麼呀。若沒有師尊的加持,我又能做得了甚麼。感謝師尊的慈悲保護,讓我做出了精美的大法書籍,和一本本的真相資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