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兵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我當兵時在特務連學會了捕俘、擒敵的技術,回地方又練鐵砂掌,雙手都能開磚,又自修得到黨務專業的大專文憑,受邪黨以惡治惡毒害甚深。

九六年得法後,在學法、背法上從始至今沒有放鬆過,一個自然段一個自然段的背過兩遍《轉法輪》和《洪吟》等部份經文。但由於人心過重,九九年七月後,多次被迫害,其中三次勞教和判刑七年。在迫害中,也力所能及的做到背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見到遇過很多神奇的事情。在監獄中,我看到一位「羅鍋」的老年同修,出獄前腰直了起來,他當眾說:「就是華佗在世也治不好我的腰。」出獄時他當地的「610」不敢去接他了……

在監獄被迫害中,一次夜間「包夾」突然把我從床上拉下,拳腳相加後又用鞋打我的頭和臉,左眼上方被打傷流血,並說:「就打你,你要告警官,我就告你煉功!」當時氣的我真想出手要他的命,這時我眼前出現了兩個人,一人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人說:「習武之人被打是奇恥大辱,要他的命!」我流著淚發正念,背法,忍住了……那個「包夾」假釋出獄前,我用晚餐給他送行,並感謝他給我的幫助和關照,同時也祝福他,他感動的流淚。

在第三次被非法勞教中,夜間值班的隊長和包夾用手銬抽打我時,我一手抓一個,硬把他倆拽到樓道裏,大喊:「隊長,打人啦!隊長,打人啦!」聽到的同修們都高呼:「打人犯法!!」當年的臘月,惡警教導員說,醫務室給我檢查血壓高,必須吃藥。夜間把我銬到雙人床的高鐵欄上,惡狠狠的告訴包夾:「他不求饒,死了也不給他開銬子!」

在我感到腦袋要炸開將要死去的時候,我想起了師父,心裏對師父說:「師父,今天弟子就是死了也不會求饒!」我突然看到我縮小成一個嬰兒,樂呵呵的在神的懷抱裏睡著了。第二天,惡警匆忙給我打開手銬時,我才醒,他們看著我都呆了,都認為我不行了,可我當時感到渾身有力,力可劈山!

在九九年底,我與同修準備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證實法的清晨,夢中我看到了一望無際的身穿銀白色鎧甲的天兵天將「唰」一下向我跪拜的殊景……那天東門分局的警察在對我的審問書中寫上「法輪功是正法,不是邪教,希望中央領導正確認識它!!」的筆錄,並讓我看後說:「這樣寫行嗎?」

在單位對我二十一天的非法羈押監控迫害中,我對所有值班的同事都講了真相,他們晚上都不服從上級的安排而回家,讓我一人在單位,我學了二十一遍《轉法輪》,感受到書上的字向我眼裏飛,感受到心靜如水的美妙……近視、散光的眼疾不治而癒。

在公安局一女警察讓我把師父的畫像坐屁股下時,我恭敬的把師父法像放在桌子上,她狠狠的打了我兩耳光,命令我蹲在地上,我拒絕,她去叫打手。當時邪黨「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信條使我不理智,我運好氣,準備格鬥,女警和兩個拿棍子的打手剛進屋,第三個打手的手機響了,他大聲問:「是某主任嗎?」我脫口而出,「某主任(我的戰友),你趕快給我過來!」四個惡人都愣了。

見到的神奇事情還很多,不再多說了,我一定放棄人的執著、慾望,同化真、善、忍,盡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謝恩師!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