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為我換了新耳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回顧近二十年來走過的修煉之路,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寸步不離的慈悲呵護。因篇幅有限,僅寫出幾例與大家分享,同時也勉勵自己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精進實修,不負師望。

一、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

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十點多了,我準備洗澡休息。我住的是一棟搬遷樓,衛生間面積很小,不足1.2平方,裝不了坐便器,只好安裝了一個蹲便器。衛生間的右手邊上安裝了一個瓷的洗手盆,洗手盆上方是一個自製的白鐵皮水箱,長一米、寬二十五釐米、高五十釐米,可以裝六十升的水。水箱的下方有一個加熱棒和一個水龍頭。那天晚上,丈夫在公交公司上晚班還沒有回家,上小學三年級的兒子住在奶奶家。

我把頭髮打濕後,關上水龍頭,倒出洗髮液在頭上揉搓時,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我當時心中一驚,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發生了地震。我馬上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把眼睛擦乾,當我看清眼前發生的一切時,淚水瞬間奪眶而出、不能自已,心裏一遍一遍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法身保護,如果沒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弟子今天就沒命了啊。」

原來,安裝在洗手盆上方的水箱右側固定架斷裂,滿滿一箱水斜著掉下來,瞬間就把洗手盆砸在地上摔了個四分五裂,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刀片一樣,把我圍在中間,離我身體只有一釐米左右的距離,而我卻完好無損,一點也沒有受傷。其中有一塊三十釐米左右的碎片像砍刀一樣,離我小腿右側只有幾毫米的距離,如果沒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後果不堪設想。事後回想一下,當時我正要去沖洗頭髮,如果在沖洗的過程中水箱砸下來,水龍頭會直接插入頭中,後果更是不堪想像。

常人中有句話說,事過境遷,此事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年,我也已經搬家十多年了,但是今天寫出此事,仍然淚流滿面、不能自已,心中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回想修煉路上的那些不精進,還讓師父事事操心,深感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二、我知道你為甚麼流淚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因為我不放棄修煉,被安排到廠裏招待所大學生公寓打掃衛生。這個招待所是個三層樓房,其中一樓是餐廳,二樓和三樓都是宿舍。大約是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我打掃完衛生後到休息室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我想到三樓去打開走廊的窗戶透氣,就在我拿著鑰匙轉身離開寫字檯的一瞬間,也就是兩、三秒鐘的時間,身後突然發出巨大的響聲。我本能的雙手抱頭、驚叫一聲,我以為是樓板掉了下來。當我緩過神來回頭一看,不禁大吃一驚,感恩的淚水瞬間流了下來,心裏一遍遍的喊著:師父師父,謝謝師父法身保護。

原來在我剛才轉身離開的辦公桌的外側上方,有一塊直徑一米左右的圓形水泥天花板悄無聲息的墜落下來,在下落過程中又從中間對折起來後像斧頭一樣砍在辦公桌上,把辦公桌砍出了一個長約十釐米、寬約三釐米的大豁口,之後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如果砍在頭上,後果可想而知。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因為響聲很大,同事們都從樓下跑了上來,驚問發生了甚麼事。其中已經六十歲馬上就要退休的老所長,看到淚流滿面的我和地上的情景後,關切的問你沒事吧,我說我沒事,他說沒事就好,把我們嚇一大跳,既然沒事你就別哭了,你也是當媽媽的人了要堅強些。我當時流著眼淚平靜地對他說,我不是因為驚嚇而落淚,而是因為大法師父的慈悲保護而落淚。他聽後看著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下樓去了。

事後,在他退休離開單位那天,我把已經準備好了的大法書《轉法輪》和一封我親手寫的真相信交給他,希望他能從正面了解大法真相。過了一段時間後,老所長給我打來了電話,對我說他很感動,他知道當時我為甚麼流淚了,並說你們的師父道行很深啊,你就好好學吧。聽到後,我落淚了,我為老所長明白了大法真相感到很欣慰。

三、「師父為我換了新耳朵了!」

二零一三年正月十六早晨,早起煉功時發現去參加同學聚會的兒子一夜未歸,因為以前偶爾也有過類似情況所以也沒多想。早上七點左右,我聽到急促的敲門聲,老伴兒就去開門。在屋裏突然聽到了男孩子的哭泣聲,我馬上從房間出來。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不認識的中年婦女和我兒子的幾個正在哭泣的男同學,我心一驚,我馬上問出甚麼事了,我兒子呢,這時我聽到一個懊喪的聲音說:「媽,我在這兒。」我猛然回頭看到了一個好像剛從戰場上下來的像傷兵一樣的兒子,臉上和衣服上血跡斑斑,頭上和耳朵上都纏著繃帶。我問他是怎麼回事,兒子說同學送他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給他把頭和耳朵傷了。我問大腦有沒有事,他說已經做過CT了,沒有事。在這期間那位中年婦女一直在說對不起,都是他兒子不好。這時我才知道這位婦女是開車肇事孩子的媽媽,我馬上安慰他們說,既然孩子顱內沒事你們就別難過了,都回去休息吧。這時一直躲在門外不敢進門的男孩子才推開門進來哭著說:「阿姨,你打我吧,阿姨,你打我吧,都是我不好。」這時我平靜的對他們說:「沒事了,都回家休息吧。」

他們走後,我在心裏告訴自己:你是大法弟子要堅強些。於是我找來一把剪刀,給孩子把沾滿血跡的毛衣剪開,找一件開衫給孩子換上。我一邊剪一邊對孩子說:「沒事了,咱家裏有大法師父,別害怕了。」這時一直神情懊喪的孩子也平靜了下來,他對我說:「只要我能活著回來,見到爸爸媽媽我就不害怕了,因為我知道家裏有大法師父。」我把失魂落魄的孩子扶到床上讓他躺下,讓丈夫為孩子熬點大米粥喝,我給孩子讀法聽。這時我看到疲憊不堪的孩子似睡非睡,身體卻在不停的抖動。這時我在心裏就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沒本事,救不了這孩子,請師父幫幫弟子救救這孩子吧。一會兒,孩子就漸漸的不再抖動,睡著了。

孩子睡醒後才對我們說出了事情的詳細經過。當天晚上他們聚餐結束後,大約十二點左右,他的同學要開車送他們回家。因為同學酒後駕駛、車速太快,車到半路時,與路邊停放的一輛麵包車相撞,造成車輛甩尾,使他在車裏被拋起來。巨大的撞擊力量把他額頭左側劃出了一條長十釐米的大口子,左側耳朵當場被擠掉三分之一,人當場昏死過去了。他的同學們全嚇哭了,馬上把他送往當地最近的醫院搶救,醫院看到傷勢嚴重拒收,他的同學馬上又帶著他到其它兩家醫院也拒收。最後到了市裏最大的醫院已是凌晨四點多,醫生為他做了腦CT,當醫生看到CT結果時感到非常驚奇,說顱內竟然一點也沒有受傷。然後醫生為他做了手術,額頭縫了十三針,耳朵也給他縫合上了,我當時聽完後心疼的對孩子說:你當時為甚麼不求大法師父救你呢?孩子對我說:「當車禍發生時,我已經甚麼都不知道了,可是從小到大的所有事情卻歷歷在目,當我再醒過來時,發現同學們都在圍著我,哭成一團,我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馬上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救我。當那位醫生驚奇的對我說很奇怪,我顱內一點也沒有受傷時,我知道這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

在接下來的十幾天裏孩子一直到醫院做理療,希望能夠保住耳朵。可是事與願違,受傷那部份還是一天天發紫、發黑,到最後完全壞死脫落。看著殘缺不全的孩子,我心裏也很難過,但是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要正念對待此事。

在這個過程中孩子也曾向我提出過,如果耳朵長不好,他要向同學要錢做整形手術。我當時很嚴肅的對孩子說:「我們不能這樣做,這件事情你也有責任。你們既然是好朋友,你就不應該讓他酒後駕車,你那才是真的為他好。再說媽媽是大法弟子,師父說做事要為別人著想。如果就是需要整形的話,我們也自己拿錢,不能向人家要錢。」孩子也同意了。

又過了幾天,孩子早晨起床後,非常高興的對我說:「媽,師父為我換了新耳朵了!」我連忙問他怎麼回事,孩子說:「今天早晨五點左右,好像是在夢中,師父來到我身邊,慈悲的對我說,你的耳朵以後就好了。接著我看到師父把我的舊耳朵揪掉了,給我安上了一個新耳朵。」看著孩子高興的樣子,我淚流滿面,到師父法像前給師父磕頭,感恩師父給了孩子第二次生命。就這樣孩子耳朵每天都在變化,漸漸的完全恢復了原樣,只留下了米粒大小的一丁點痕跡,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現在我二十八歲的兒子已經在去年五月份和自己心儀的女孩舉行了婚禮,組建了美滿的家庭,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