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讓我們夫妻倆變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我生長在一個和睦幸福、中等富裕的家庭,單純執拗,熱情自傲,是村裏飛出的第一隻金鳳凰,一直沒離開校門,沒有太多的人生閱歷。

到了我婚嫁的年齡,那時外資外企是很吃香的行業,我也在較短的時間內,就嫁給了做國際業務的老公,家庭又是書香門第,當時我的閨蜜們,非常羨慕我的機遇,婆家又有一間房可以給我們結婚住,這在八十年代,條件是相當不錯的。我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樣,帶著自己的嫁妝,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跟隨老公去了婆家。

然而所有的美好嚮往,僅在婆家的第二天就被打碎了。沒有婚禮,沒有熱情款待,甚至都沒有一家人一起吃頓飯,因為單純也不知道計較,可在第二天丈夫上班走後,婆婆把我叫到廚房問道:你們昨天吃的甚麼?我以為她在關心我們哪,就說他給做了麵條。婆婆卻嚴肅的說:你用的誰的面?你作為人民教師怎麼偷我的糧食,住在這要定期掃樓道,刷廁所……我驚呆了,新婚天堂般的幸福與美好的憧憬頓時破滅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發現自己懷孕了,沒有任何人為此高興,更談不上祝福了,沒有得到婆婆一絲關懷和照顧,她反而在丈夫不在家時經常對我發洩怨氣,因為她早年死了丈夫,後嫁的男人又病入膏肓……有的時候拿著菜刀到我房間質問我,刀上的水怎麼沒擦乾淨。慢慢的我發現丈夫也是個一臉愁苦,心理扭曲的人,不懂得照顧懷孕的我,甚至借了自行車,讓我騎自行車和他郊遊,我本來不太會騎自行車,只是小的時候在學校的操場上練過,我心裏不願意也不知道拒絕。整個孕期沒有幾天好日子過,經常以淚洗面,先天純真善良的我,由於這場婚姻,產生了恨與怨。生孩子八天在醫院裏,沒有見到婆婆的影子;產假後孩子送托兒所,我上班。

在孩子一歲半的時候,丈夫單位分了房,終於擺脫了婆婆,有了自己的天地。但是心境也沒好到哪,有一天收拾家,發現丈夫的筆記本敞開著:今年的工作計劃,有一條竟然是情人,又有一天下班回家看到別人家的晾衣繩上,晾著我的衣物,他竟然把我的一包衣服丟到垃圾箱,被別人揀去了。

長期的壓抑憤怒和操勞,原本健壯的我身體亮了紅燈:肺結核、低血壓、心臟早搏。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我沒有了自我,迷迷茫茫過著日子,不知人生為何這麼苦。丈夫依舊性格怪異,一次孩子病了嘔吐,我喊他過來幫忙,他卻擰孩子的小臉蛋。本來定好了帶孩子去踏青,我準備好了東西叫他走,他又說不去了;或者上山遊玩,看孩子膽小不敢抓蟲子而擰孩子的耳朵,然後自己走掉把我們娘倆扔在山上。為了孩子,我逆來順受;為了孩子有個完整的家,我放棄了自己。有時我們一個月都不說一句話,他摔我的東西、項鏈、鬧鐘,甚至把情人領到家裏來,說是研究股市,從不顧及我生不如死的感受。十年的婚姻生活,使我對丈夫與婆婆產生刻骨的怨恨,和一身疾病。

在孩子九歲的時候,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心胸豁然開朗,原來這一切魔難都是我前世欠下的孽債。得法的幸福與興奮,使我一躍而起,我重新找到了生存的目標:修煉圓滿,回到產生我生命的家園。

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一改平日黯然無光的眼睛,重新閃爍出獲得新生的光芒,我才三十多歲呀,我不再是逆來順受的羔羊,我仍然為家庭為孩子付出,但我也找回了真我,身體也變的強壯起來。我的改變,使丈夫對我刮目相看。

初得法的我,除了上班做家務,時間都用在學法煉功弘法上。由於去學法小組學法,引起丈夫的憤怒,他撕書,扯了講法錄像帶,這讓我痛心不已。無論他咋樣對待我,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家務,讓他感受到溫暖。 慢慢的,由於我發自內心的改變,丈夫那張冷酷的臉,變得舒展起來,漸漸有了笑容。

這麼多年,丈夫古怪的性格(很小在奶奶家,五歲回到父母身邊,父母經常虐待毆打他),導致他心情也不會好,身體自己糟蹋了,高血壓,前列腺炎,腰肌勞損等疾病也都找上身來。晚上我在家裏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他睡覺似看非看的大概也看了些,第二天告訴我,你師父講得好。後來我背著他去北京上訪,希望政府還大法公道,他二次去北京最終找到我,按照他以前的心態,我以為他會暴打我一頓,沒想到他只是輕輕的摸了摸我的肩頭說:找到你就好。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我在他心裏變得那麼重要。

丈夫性格怪異,使得他很難處理好人際關係,做事也不顧忌後果,意氣行事,在當時看不慣公司領導的做事方式,就擅自辭職回家,二十多年的工齡也不要了,回家做了宅男。當時孩子正值高三,本來丈夫的工資是我的兩倍多,他這一舉動,使我感到家裏的頂樑柱倒了,他本身也成了我的負擔。我想作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一定能走出難關。我穩下心來,一如既往的對他,好吃好喝,關照孩子學習,一年後孩子考上外地重點大學。我經常關心他與他交流,希望他能從新工作,過正常人的生活,畢竟他當時才四十五歲。

幾年來生活的重擔,雖然壓在我一個人身上,大法的力量使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修大法是有福的。這幾年,我經常在週六、週日有一些掙錢的機會,基本上能夠滿足孩子上學的生活費。現在孩子已經畢業了,有一個他喜歡、收入不錯的工作。而丈夫的變化就更大了,每天都笑呵呵的,面相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變得很祥和了。

一天走在街上,偶然一個女士喊住了我,我一看,原來是丈夫以前的同事,她已經離婚多年。她驚訝的看著我說:這麼多年了,你還這麼年輕,真佩服你,你能把家維持下來。我說這都是大法給我力量,使我能戰勝自我度過一個個難關,終於苦盡甘來。

丈夫的性格如今變好了,家裏常常響起他憨厚的笑聲。他常說幸虧大法造就了我太太,善待我,改變了我的心態與心理障礙,感謝大法,感謝大法師父。如今他也出去打點短工,調節身體,又能補貼家用,家務活也主動幹一些了。他常常拿自己掙的錢給我買些禮物,以表達他對我的感激之情;還常常為了討好我,而陪我煉功,還說抱輪的感覺很好,除了高血壓習慣性吃藥,其它的病都不翼而飛了。

年前,我看婆婆八十多歲了年邁體弱行動不便,又把她請到家裏,讓她安養晚年。大法弟子的家,真是佛光普照,老太太的身體很快硬朗起來,不僅能出門遛彎曬太陽購物,還能給自己做可口的飯菜。有一天,丈夫的一個男同事到家裏來做客,見到家裏有老人,非常感歎,現在哪有和老人一起住的……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法輪大法的超常力量挽救了我和我的家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