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才能改變好家庭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一九九八年初冬,我得到寶書《轉法輪》,從此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丈夫是受邪黨毒害很深的政府幹部,從那以後,丈夫對我修煉大法非常的不滿,認為我修煉法輪功太給他丟臉。

那時,我因學法少,對法理解的不很透徹,不會修煉自己,總認為我修大法沒有錯,心裏總怨恨丈夫不理解我。因此,家裏經常不消停,三句話合不來,就吵架。只要他發現大法資料,就發火,連看都不看,給他一本資料讓他看,到手就撕,還給我撕毀過大法書。

那時,我心裏很苦,真是沒盼頭,甚麼時候他才能變好呢?我認為救他沒有希望了,就把所有的怨恨心、爭鬥心,所有的苦水一股腦的潑在他身上。這種鬧心的狀態持續了十來年,即使事態糟糕到這種程度,我還是迷,一點都沒想過向內找自己。

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出去講真相發資料被惡人舉報,將我綁架到拘留所,我才回心轉意,想起來向內找。在被綁架的這天早上,吃早飯,因一點小事我還跟丈夫發生了口角,結果上午十點多,我就出事了。這一個大跟頭將我摔醒了,我這才想起來修煉的嚴肅性。深刻的查找自己。

因為我倆沒有共同語言,感情合不來,我不願意為他做飯,不願意伺候他,不願意為他付出,真想出去躲幾天過清閒些日子,看他哪都不順眼。在外面,我像個修煉人,講真相、救別人,真心的為別人好。到家裏,就兩樣對待,達不到修煉人的標準,結果被舊勢力鑽了我有漏的空子。這就是舊勢力迫害我的主要原因。

相比之下,我的丈夫卻顯得比我有善心。我在拘留所期間,他同女兒和我的妹妹兩次去看我。那時他有胃病,身體狀況不好,更不會做飯、收拾家務。對我卻沒有一點怨言,更沒有指責我,儘量找關係想辦法往外救我。而我卻從心裏冒出一句:「這回知道沒人給你做飯了吧!看以後還敢對我不好!」可見我的怨恨心發洩到這份上還不自知,修的太差勁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大力營救下,半個月,我闖出了拘留所。是丈夫和女兒開車將我接回了家。

通過這次教訓,我才發現,丈夫對我並不是我想像的那麼壞,是邪黨的毒害造成了他對我的不理解。我很後悔,並發誓要讓他得救。

後來,他又犯了兩次錯誤,我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退出黨 團隊組織),又被他發現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對我大打出手,拳腳相加,打得我胳膊青腫。他一邊打著我,嘴裏重複的說著,讓你救人,讓你救人,你能救甚麼人?他不相信我做的事是真的,不相信大法弟子是真的救得了人。

還有一次更嚴重的,他將門反鎖,用皮帶抽我,皮帶打成了幾節,打不成了,他才鬆手,坐在沙發上喘粗氣去了。打得我後背、頭皮出血,當時沒覺得怎麼疼,後來才發現。雖然我皮肉吃了點苦,卻掉不出一滴眼淚來。看著他那可憐無知的樣子,我心裏比他更難過,我真正體會到了他活得比我更苦更累。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通過吃這幾次皮肉之苦,我真的驚醒了。那幾年,我非常羨慕夫妻都修煉大法的同修,我怎麼就沒遇上好丈夫呢?!總是向外找,向外求。通過多學法向內修自己,大法的法理打開了我的心結,通過痛苦的向內找,深挖自己執著的根源,不再向外推了。是我沒修好,缺乏善心,沒體現出修煉人一切為別人著想的心態。

深挖內找,我的慈悲心迸發出來了,從此,開始從內到外的做一個好人,切實的關心他,遇事忍讓,不跟他斤斤計較,以修煉人的胸懷感化他。他脾氣漸漸的轉變了。我發自內心多方面為他著想,不自覺的我多年對丈夫的怨恨心、爭鬥心、對他不善的心去掉了,我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真是一舉兩得。

現在我的家庭和睦,我很感謝丈夫多年來不顧自己,為我提高心性的付出。如果他事事都依照我的執著,我心性還提高不上來呢!謝謝師父為我的提高所付出的良苦用心。

我的心性昇華上來了,我的丈夫思想也轉彎了。他認同大法是好的,是正的。特別是他看到我的身體比他好,很支持我學法煉功,並支持我去學法小組學法。有時還幫我看時間,提醒我發正念。現在他也默念「法輪大法好」,身上帶著真相護身符。是師父的慈悲,法的威力將我的丈夫挽救了回來,使他從新歸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