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家人之間的冤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在父母的吵架聲中長大的,父親脾氣暴躁,霸道無理,稍有不順就對母親打罵。後來父親又喝酒成癮,醉酒後摔碗扔盆的叮噹響,夾雜著叫罵聲、哭喊聲連成一片,家裏渾天暗日。有一次在奶奶家父親竟然拿刀攆著母親要殺她,好多人拽著他把門插上。

記得小時候父親不在家,我和弟弟在炕上玩,一聽到開門聲,我們倆個就嚇的立刻躲到牆角不敢出聲,生怕不小心遭到打罵。他不在家時,我們懸著的心才落地。上學時,學習用品用完了,都提心吊膽的,得和母親說,然後母親再等合適的機會小心翼翼和父親申請後給買。如果我要想進出屋,一看到父親站在門口,就趕快躲到一邊,等他離開後,再通過門。鄰居家的孩子寫完作業都可以出去玩,父親不准我們出去,同學也不敢來家找我,那時對他就是個怕。

中考的前一天,因為一點小事,他又打我,母親怎麼也拉不開,我想打死就打死吧,反正活著也沒意思,那時起對父親就開始由怕生成了恨。

姑姑們也挑撥父母之間的關係,更加劇了他們的吵架。爺爺全然不顧我們家生活的貧困,還偏心把祖輩分給父親的遺產全部都給了叔叔,對我和母親另眼看待,我的心中對爺爺奶奶、姑姑叔叔也充滿了怨恨。不管誰來我們家,我都不給好臉色,不願搭理。

家庭矛盾重重,傷痕累累,使性格內向懦弱的母親經常以淚洗面,後來她疾病纏身,心力交瘁,多少次走到江邊,想一死了之,又怕我和弟弟沒人管,才打消了這個念頭。母親對父親恨之入骨。我問母親為甚麼不和父親離婚?母親說因為不敢把我和弟弟交給父親,她帶著我們又沒有生活來源,只能忍氣吞聲在痛苦中煎熬。

我覺得母親太可憐了,開始了對父親的反抗,他們一吵架,我就和母親站到一起,和他對著幹。他喝醉了酒我就把他的酒壺扔到走廊,罵我就還嘴,打死也不服軟。

那時我的內心世界是灰色的,一切美好的事物我都看不到,甚至不理解別人為甚麼會喜歡花,經常想著自殺解脫生命。

很羨慕鄰居家的孩子,有個慈愛的父親,有個溫暖幸福的家,我把希望寄託在我未來的家。結婚後,總想得到丈夫的體貼呵護,可是丈夫脾氣急躁,發完脾氣,自己就沒事了。我是得理不讓人,心中充滿了怨恨:怨他背著我給家裏錢、怨他在我坐月子時不做飯出去玩,還和我吵架(老人說坐月子生氣容易做病,不好治)、怨婆婆在我結婚和生孩子時不管不問,給小姑子哄孩子,摔傷了腿還得讓我們管……每次吵架我是決不示弱,不佔上風不罷休。

在不斷的、聲嘶力竭的爭吵中,我的身體更是每況愈下,患上了嚴重的失眠、抑鬱症、咽炎、肺炎、盆腔炎、胰腺炎等多種疾病,洗個澡都得發燒,三天兩頭往醫院跑,藥沒少吃,針也沒少打,葫蘆沒按下,瓢又起來了,精神上的傷害和病痛的折磨使我走到了崩潰的邊緣。

母親學了法輪大法,像換了個人似的,性格變的樂觀開朗,總是樂呵呵的,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漸漸的對父親的怨恨變得寬容大度,父親發脾氣,她也不生氣了,還總說是自己不對了,在生活上關心體貼父親,家裏開始有了祥和的氣氛。

我也隨即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每天沐浴在佛法中,知道了人為甚麼會得病,人類為甚麼有災難,人為甚麼活在世上,人與人之間業力輪報的因緣關係等等等等。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做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他人的好人,我要按照大法的標準做人。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和煉五套功法,我身體上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飛,走路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心情舒暢,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師父在法中講:「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開始寬容接納每一個人,體諒他們的不易,善心對待他們,多用理解他人的心態,看待事物。師父在我心中種下了一棵善的種子,把那個怨恨一點點溶化。

父親生病時,不管工作多辛苦,也要給他做可口的飯菜送到醫院,平日裏吃的、穿的、用的甚麼都給他買,有時間就帶他出去遊玩,接他到家裏住,我和母親經常給他講大法的真相,講善惡有報的理,現在父親的脾氣好多了,有時發了脾氣還會說自己不對了,有事拿不定主意,就給我打電話商量,父親對母親也格外關心,早晨起來,看到母親煉功,就會把飯菜做好,我們回去也是張羅著給我們做一桌好吃的,給我們拿錢買房子,這些都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節假日天氣好時,我還開車拉著父母去父親老家探望姑姑叔叔(爺爺奶奶已不在),每次都買一些他們愛吃的東西,條件不好的給拿一些錢。有一次趕上大姑生病,醫院檢查是肺癌,大姑說沒有錢不治了。父母給她拿錢讓她補養身體,我也將身上帶的數千元錢都給了大姑,只留下返途的費用,這在修煉前是決對做不到的,因為以前幾個姑姑裏,我最恨的就是她。我和母親給她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讓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大姑痛快的答應了,經常誠心敬念。幾年過去了,現在大姑身體甚麼事也沒有。

現在姑姑們對母親非常尊重,也都明白了真相,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我每年都為公婆添置衣物。婆婆身體不好,經常給婆婆買藥。丈夫工作忙沒時間,我就買些東西自己開車去鄉下看望公婆,給老人精心選擇生日禮物。婆婆家裝修房子,當時我家也買完房子剛裝修不久,我把工資折上的一萬元讓丈夫給婆婆。婆婆看到我身體的變化和對他們的態度說:「我就覺得法輪功挺好的!」今年新年在婆婆家洗菜、洗碗我都是用冰一樣涼的水洗(農村燒熱水不方便)。婆婆高興又羨慕的說:「你身體可真是好啦!水這麼涼,甚麼事也沒有!」要知道以前來一陣風都能把我吹倒,再加上生氣,甚麼活都不會給他們幹的。婆婆記憶力不好,我就經常提醒婆婆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都很高興的答應。

現在我和丈夫再沒有了往日的廝打、吵鬧,我們有一個幸福溫馨的家。丈夫由衷的說:「這個家有你真好!」

法輪大法給了我和媽媽第二次生命,使我們有了健康的身體,豁達的胸懷,提升了我們的道德品行,挽救了兩個瀕臨解體的家庭,恩賜了我們無盡的福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