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招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二零一四年十月的一天上午,我正站在五步梯上用玻璃膠抹窗沿與牆體的一條縫隙,眼看就要抹完了,不知甚麼原因,一下從梯子上跌下來就昏過去了,直到正在做飯的丈夫連拖帶抱的把我放到床上時,我才有了意識,知道自己跌跤了。緊接著腰部、腹部、胸部開始疼痛起來,摸了一下頭,知道後頭部靠頂處凹下一個大坑,但沒有流血,也不疼。

家人說,到醫院去看一下吧。我說不去,我有師父管。他又告訴我弟弟,弟弟專門開車來,準備將我送到醫院。我說,醫院我是不去的,我有師父管,以前,有的同修跌的比我還嚴重,有師父管,通過學法煉功就好了。他們看見我這樣堅定,就只好算了。

我躺在床上,只要稍微動一下身體或輕輕咳嗽一下,就會牽動整個腰、腹、胸部疼痛,晚上睡覺經常被痛醒。我知道這是邪惡鑽了我又執著的空子,給我造成的魔難,我決不承認它,這是假相,要全盤否定它。我抓緊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稍好一點,盡可能出去做救人的事。

在這同時我向內找,是甚麼原因造成這麼大的魔難,我找出我有許多執著心,名利心、歡喜心、妒嫉心、怕心、爭鬥心、色心、不敬師不敬法、懶惰、依賴心、虛榮心,真是不找不知道,我有這麼多的執著,這不給邪惡可乘之機嗎?我一定把它修去,不讓邪惡再鑽空子。

大約三個月過後,疼痛減輕,主要集中在腰脊上了,晚上睡覺也不痛了。但是有一次,別人指出我的腰椎有一點彎,背有點駝,我使勁伸也伸不直,以前我的背是不駝的,我堅信這是假相,但是因為它影響了大法弟子的形像,這是由於我修煉不精進造成的,我心裏覺得很難過。

有一天,我走在一條坡路上,因下雨路滑,一不小心滑坐在地上,只覺得從腰部到頸部的所有筋骨在地面被使勁的撞了一下,疼痛可想而知,我忍痛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心裏想著有師父保護沒事,堅持忍痛走回家。

我從五步梯子上跌下來時,因當時昏過去了,沒覺得痛,這一次滑坐在地面,明明白白的感覺到疼痛的全過程,原本感覺傷痛已經好了,現在又疼痛起來了,原本有一點突出的腰椎更突出一點了。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接連兩次使我腰背出現魔難,時間又拖得這麼長,這一定是有大漏沒找到,我必須好好向內找,我也求師父點化我。

由於自己學法悟性差,一直沒有找到這個大漏,直到前不久,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一次深刻教訓:執著圍棋招魔難》,自己才幡然醒悟。

大約在二零零九年開始,我斷斷續續參加過退休人員合唱隊,後又改為參加退休人員書法班,這些班每週有兩小時活動時間,都是有專業老師指導,當時,我想一來可以學習相關的專業知識,二來可以接觸人講真相,還能打語音電話,一舉三得。當時參加這些班,主要目地是為了多接觸人好講真相,沒有想到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現在通過學法,知道採取這種方法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是帶有很強的常人執著心的。

師父告訴我們:「為了達到個人目地,滿足個人的癮好、慾望所做的事情,這就是執著;」[1]那麼這些興趣班,本身就是為了滿足個人的興趣、愛好而辦的,參加它當然就是一種強烈的執著,說參加活動中能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執著,給執著披上一件好看的外衣,實際上在這過程中也沒救多少個人。雖說一週只有兩小時時間,但是實際上參加這些班,有時要去慰問演出,要完成作業,會耽誤更多時間,還會增加個人的顯示心、名利心等,這些心都是我們要去的心,自己還主動去加強它,這不和我們修煉的目地相反了嗎?這時同修都在抓緊時間學法救人,我卻這樣浪費時間,邪惡看見我這樣執迷不悟,就給我造成了第一次魔難。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2]當第一次魔難之後很長時間學法還悟不到,就再來一次魔難,看你還抓不抓緊悟,能不能悟到,自己兩次幾乎相同的魔難,我想就是這樣招來的。

執著是怎麼來的呢?師父講:「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2]那麼常人社會的歌曲、字畫等等是不是由情所產生的呢?當然是。「情是產生執著心的根本。」[1]我們去跟著唱常人的歌曲,跟著模仿常人的書畫,慢慢的就會愛唱、愛寫、愛畫,作為常人來說是好事,有了比較高雅的情趣。但常人的理和高層次的理是反的,對於煉功人來說就是有執著心了。

師父講:「大家想一想,人是有業力的,你們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們畫的一切都帶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藝術家的作品中,其個人的一切情況與被畫者的一切情況都帶在那個畫上。普通的一個常人畫一筆,我就知道這個人是個甚麼人、他有甚麼病、有多大業力、思想情況、家庭情況等。」[3]這樣我們在唱歌,模仿寫畫的時候,既產生了執著心,同時又通過眼睛、耳朵將別人的業力拿來了,這是多麼不划算的事呀!久而久之,業力就越來越多。「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4]作為真修大法弟子,一定要領悟好師父的這段講法,不要忽視生活中的小事,使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雖然現在我的腰背傷痛還沒有完全好,也許還有執著未找到,但我一定要深刻的吸取這次執著招魔難的教訓,珍惜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抓緊最後的時間,修去常人的各種執著心,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這段講法共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5]

個人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