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整體在法上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我們這個小片區從一九九九年後一直存在嚴重的迫害。有七名以上同修被勞教或判刑迫害;有被綁架過的;有多名因病業被舊勢力奪走生命的;還有家庭魔難重重,走不出瑣事困擾的;還有邪悟不修的和不願走出來講真相的。近期又有多名參與訴江的同修被騷擾。諸多現象反映出舊勢力所製造的迫害在我們地片沒有被正念破除掉,或多或少的走了它的安排。以上諸多因素也在當地形成一些負面影響,干擾了救度眾生。當然,大家也在做著三件事,每天也在學法,傳播真相。但沒有靜下心來反思一下我們存在的問題,我們到底修的怎樣?應該如何修?

就我看到的一些問題提出來交流,同修正念正行的不在此文談。希望大家在法上提高,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正大法弟子的修煉路。其中說的問題也包括我在內。

一、根子上的問題──信師信法

本片同修在講真相方面都很付出,都能放下個人利益(經濟條件都不錯),為證實大法付出。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同修一直堅持發資料講真相,家庭環境也不錯,老伴也認同大法。但在前幾年,她懷疑老伴有外遇,心老放不下,後來她的腹部出現了包塊,最後身體上一直過不去,在去醫院的問題上,沒有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周圍同修也在信師信法上有折扣,同修們發正念也不管用,最後老同修在醫院花了很多錢離世。

信師信法的問題,平時看不出來,同修甚至不認為自己存在信師信法的問題。當然不是不信,是達不到百分之百的全信,一遇到麻煩和挫折,就又用人心思考問題了。師父說:「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1]同修遭迫害、被轉化或失去生命,仔細找找,都有這個問題。

二、遇到事情習慣用人心思考問題,不是神念

作為一個修煉人,正念來自法。師父一再要我們多學法多學法。可是學法時還行,一到常人的事中,又用人念了。這件事情怎麼做啊?那個怎麼擺平啊?尤其是在人中有知識、有能力的人,思維卻在人中打轉轉,不是把自己完全交給大法,交給師父,修了很多年了,心卻在人中徘徊。人心重還體現在用人心反迫害,邪惡迫害我們了,我們要如何如何,今天找誰,明天如何做?其他同修應如何如何做。不是在法上交流,向內找我們自己的心,是否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如何在法中歸正,如何正念否定迫害,用這樣的思維去營救同修的,成功的案例的確不多。

還有的同修把做事多少當成了修煉,認為我每天出去講真相了,就是修煉了,做的多就是精進了,慢慢起了幹事心,從而又被邪惡鑽了空子。

三、不知道如何向內找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告訴我們:「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2]在有些事上同修都知道這樣做,在有些事上就放鬆了。如自己身邊的同修說話難聽了,同修不在法上了,同修遇到麻煩了等等,卻不能向內修,向內找。同修間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或者對某同修有意見,都是不向內找形成的。我曾遇到一位同修,最初我感覺她總是挑剔別人修的不好,說話高高在上,把自己悟的強加給同修等,我就很不願聽她說話,甚至不願參加一起學法了。我知道自己有心,但還是抑制不住向外看同修的問題。過了一段時間還是心裏過不去,我們又經常在一起,我就抓住看到她的問題找自己的心,我是否也是這樣。我使勁反覆學師父的《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自己那顆心終於放下了。我們之間沒有間隔的東西了,這時我發現同修說的很多話都是對的,她的正念很足,也理解了她對很多問題的認識,很感謝她直言說出我的問題,修煉上有了提高。這才明白是自己的心態障礙了我對同修的看法。由此想到我們學法時看不到法理的內涵,也與不向內找、不提高有關。

四、向內找的基點不對

有個同修遇到另一個同修對自己總是很難看的臉色,也不互相配合。這個同修向內找自己的心,妒嫉心、爭鬥心、自以為是等等,但同修還是那樣,她也不知怎麼辦了。後來學法悟到是舊勢力利用同修間互相有看法在干擾,發了一念清除它,覺的一下子過去了,看同修也不彆扭了,互相也能配合了。正法時期來自同修之間出現的間隔和干擾,除了向內修自己,也要注意清除,不要上舊勢力的當。我們是連它的出現也不承認的。

還有病業和遇到干擾的同修中,也有向內找中有總想解決自己問題的心,也是基點不對。我們是連舊勢力的迫害都不承認的。向內找是大法的要求,是我們同化法、歸正自己的途徑,與舊勢力的迫害無關,有沒有它我們都得向內找修煉。

五、黨文化的影響毒害

我地同修中很多是知識份子,文化層次相對高些,但這些同修並沒有能充份發揮長處,在法中走正,相反被迫害的都比較嚴重。有些人一直不能深挖黨文化在修煉中的干擾,如表面上說話很溫和,心裏對誰有不好的看法也不直說,做好好先生,說話繞彎子;報喜不報憂;說話揀好聽的說,不說實質問題;愛說恭維話等。表面上大家交流的很好,說些冠冕堂皇的話,實質問題不堅持。還有自以為是,認為別人沒有自己聰明,看不起別人;有的偽裝著自己說話(自己認識不到),怕別人說自己修的不好;凡事都愛發言,表達自己的意見,眼高手低等;往往做事上用嘴說話,不是用心說話,口是心非。這些黨文化的假大空,與大法修煉相背離。

黨文化的思想毒害,還表現在愛聽好聽話,聽到同修逆耳的話,不知道向內找,看不起對方,甚至不理睬對方,無形中造成間隔,同修間不交心,有戒備心,長期就形成很大的間隔。這些人在同修中往往有一技之長,沒有人去說他們。如果自己不知道向內找,不但修煉不上去,還向下滑。

師父在近幾年的講法中多次給我們指出黨文化的思維、觀念。試想我們從一出生就生活在黨文化的氛圍中,在中國大陸有一定文化的人又都是完完全全接受了它的教育。如果不是師父傳法度人,我們又怎能認清這個邪惡的東西呢?這些年雖然我們的思想在大法中一點點歸正,但還是有很多認不清的。如怕心。這些年我一直在去它,但總是揮之不去,一遇問題就產生怕被迫害的負面思維。最近,又瀏覽《解體黨文化》的內容,突然認識到那個怕根本不是我,是黨文化製造和布下的場打給我的。如單位有來檢查的,就擔心別出甚麼事;到節日、敏感日就想如何如何;講真相之前會想一些不好的狀況等等。我就發了半小時正念清除黨文化的干擾,輕鬆了很多,也不再胡思亂想了。還有爭鬥心去不乾淨,也是一樣,提醒同修注意清除黨文化的毒害。如果帶著黨文化的思維觀念學法,那又怎能學到法呢?這一點我們一些同修真應該注意了。

文中所談的問題,如有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