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保科長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們十幾個同修聚在一起正在交流,突然外面的一個同修把電話打了過來,告訴我的家被警察抄了,拉走了一車東西。政保科長還在我家等著抓我呢?!

隨後,我被同修安排在她母親的家裏,同修給我提供了寬鬆安靜的學法環境,使我能靜下心來大量學法,發正念,調整自己的心態。通過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有漏的人心是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平時自己總願意在同修面前滔滔不絕的顯示自己,做點甚麼事,都在有意無意的抬高自己,並不是在證實法。還有,我怕心也很重,都是這些人心導致的這場魔難。

那些天我很難過,因為自己有漏,給大法及救度眾生帶來了損失。政保科長那邊還揚言:幾天內,如果我不回去找他,抓住我,就判刑。真是到了我面臨選擇的時候了。一個是走前些年曾經歷過的流離失所的路,一個是走師父安排的路。走流離失所的路,那很多眾生,包括我的家人,都將失去得救的機會。此時,前面的路面臨著甚麼,感覺真是無望的。

迫害初期,警察把我綁架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的手腕用手銬勒的很緊。我用正念使手銬脫落後,擺脫了邪惡的迫害。隨後出租車司機又生歹念,當他的車衝向鄉間小路的時候,我不顧一切的跳下了車,致使我的雙腿嚴重受傷。真是一難加一難啊!

上次流離失所期間,惡警把我親屬的名單住址都列出來了。派出所所長揚言通緝懸賞我。他們指使丈夫單位停發我丈夫的工資,全家人幾乎斷了生活的來源,致使丈夫及家人罵大法。當時我身處的環境很艱難,有的同修也不敢收留我。

在姐姐家的那段時間,我的怕心特別重,只要聽到警車響,心就翻個。看到陌生人,也懷疑他是在盯著自己呢?一天我要回家,剛到火車站,就看到一個男子站在那裏打電話,就聽到那個男人說:「她來了」。我的心就開始不穩了,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人跟蹤了,不然他怎麼知道我來了呢。我馬上繞道去了客車站,準備坐客車回家。剛要上車,一個警察就過來了。跟隨我一同上了車,就坐在我的身邊。我想:他們又跟到這來了。當時我把心一橫,豁出去了,願意咋地咋地了。當時也沒在正念上,只是把心橫住了。車走到半路,那個警察下車了。因為有怕心,邪惡給我演化的假相跟真的一樣。

今天又面臨著流離失所,我暗暗的橫下一條心,這次我就要面對這個怕心放下生死,我的一切就交給師父,一切由師父給我做主,其它的安排我甚麼都不要。我就是抱著慈悲心去救他,不能再讓他對正法犯罪。當時同修們都不讓我去,她們拽著我,家人也極力阻擋。的確,這些年來,我被惡警多次關押迫害,在幾次的綁架中,他們都是以殘忍的方式來抓捕我。絕食中,奄奄一息的我還被他們戴著手銬腳鐐銬在醫院的病床上。當地被迫害致死、致瘋、判重刑和勞教的學員比比皆是。

可這一次我必須走正修煉路。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我得面對這一切。此時我真的放下生死了,一切我都豁出去了,再難我也要走師父安排的路。那天,我調整好了心態,甚麼雜念都沒有,沒有怨,沒有恨,就是心態慈悲的去救他。就帶著這一念,我只是為他好。別讓他再對正法犯罪。

我到了公安局政保科去找他,當時他看到我很驚訝!然後隨口說了一句,你今天穿的挺漂亮啊!我面帶微笑的和他打招呼。此時在我的頭腦裏沒有被抓的概念,也沒有他能不能留我的概念。當我和他講述了我為甚麼要修煉大法,大法如何教人向善,我們大法弟子如何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並不是像政府宣傳的那樣搞甚麼政治。還和他講了大法被迫害的基本真相。他默默的聽,不說甚麼話。感覺當時他真的聽進去了。大約我們交談了一個小時左右,我沒有他留不留我的概念,說完我很自然的就走了。

回想起來覺得這一關是很簡單的事兒,可當時在那一魔難中對我而言卻是巨難。當我按照法的要求去面對,恆心走過了這一魔難時,才真正的感受到這一關的分量有多重。

從那以後,我徹底突破了怕心,不是一點沒有,而是這個怕心太小了,微不足道!只要念一正,甚麼都不是問題。我知道是我符合了法的要求,師父把怕的物質給我拿掉了。從那時起,我不斷的要求自己按照法的標準去做,走正自己修煉的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做甚麼事心裏都非常有底,我知道這種有底是對信師信法又增添了新的內涵。

一段時間後,我去政保科找他要我的電腦及打印機,他說以後給我。幾年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去給他講真相。九評及各種真相光盤和小冊子,他都一一接受。一些同修也逐漸的開始找他講真相,從此打開了當地修煉者與他溝通的一個渠道。同修誰被抓了,他告訴我們,你們誰又被舉報了。我們馬上通知同修們發正念,隨後我和一些同修就分別去找他要人講真相。逐漸的他的變化很大,他告訴同修,你們上樓道裏去貼,別往明面上貼,我不好交代。你們願意發資料就去發吧!一些同修被抓後當天就回家了,有的幾天也回家了,這在以往是不可想像的事。我知道他把大法弟子關押一天他都是有罪的。在以後的講真相中我和同修們還得深入的救他。

迫害的初期,他這個政保科長在當地真是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所有被嚴重迫害的大法弟子幾乎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自從他逐漸的明白真相後,他對前些年給大法弟子造成的傷害感到很後悔和內疚。大法弟子無怨無恨的善,他很感動。真是我們修煉人的善抑制了他惡的那一面,把他逐漸的帶過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