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旅遊景點勸三退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在澳洲旅遊景點勸三退有一些時間了,下面就我在勸三退當中所了解到的情況和觀察到的一些現象,以及自己在其中的修煉經歷彙報如下:

一、情況介紹與簡單分析

據澳洲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截至去年十一月三十日,一年之中,中國遊客入境澳洲的人數超過了一百萬。我保守估計這一百萬遊客當中至少會有五十萬是要去旅遊景點的,那麼計算一下,各個景點平均每天接待華人遊客至少一千三百人。

其旅遊線路固定,順序先後或有調整:悉尼、墨爾本、布里斯本、凱恩斯、黃金海岸,也有一些團的目地地還會有新西蘭,再算上自助遊散客,到訪目地地也許會更多。按每一個到訪目地地平均有三處景點計算,每一名華人遊客將在澳洲參觀十五處以上的景點(如果再算上新西蘭也許還會更多)。無法統計每一處景點每天會有多少在現場勸三退的同修。

以一名華人遊客為例,澳洲境內的十五處景從旅遊線路起點至終點計算,估計會遇到十五次同修,有的景點因其特殊性,也許根本就沒有同修在當地講真相

即便如此,保守估計,這名遊客在澳洲也會遇到過三次以上的同修,對他講過真相並且勸過三退。所以,個人意見最好能想辦法先了解到此人是否已經三退過了,以免重複,人數也不準確,同時減少遊客因多次被同修勸三退而產生不快。讓我們設身處地的為遊客著想一下,換做是我們自己,願不願意被別人多次反復的打擾。

二、觀察到的一些現象

雖然同修都真心希望來到澳洲的華人遊客多聽到真相,更多一些人明白真相三退,但現實當中目前仍存在一些現象令人擔憂。

1、與遊客之間的矛盾

舉例:當遊客不聽真相或惡語傷人時,同修們(也包括我自己曾經有過)為了講清真相仍會繼續好言相勸。但畢竟是修煉中人,執著心或多或少仍在,所講出的話也許在常人看會誤以為是與對方發生爭吵/爭執。也有的同修對遊客給以過多的關注(用導遊與遊客的話講就是糾纏,甚至是沒完沒了的糾纏),導致遊客四處躲避同修,也會因此產生爭執。

其它類型的情況還有一些,這裏不再一一贅述。

2、與導遊之間的矛盾

舉例:當導遊帶著一行遊客才剛剛步入景點時,同修們就會上前去講真相(也包括我自己),或者是打開隨身攜帶的展板,給遊客看,造成導遊對同修的行為產生抵觸,甚至指責同修是在冒犯,是在干擾其工作或干擾遊客欣賞美景,根本不是我們自己所宣傳的那樣是在做好人,好人怎麼能幹這種事情?

也發生過幾次景點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在接到投訴後到現場驅趕同修,並且為了保護遊客再次免受同修的繼續關注而在現場值勤、巡邏。

有時,導遊在一邊站著休息,觀察到了同修在勸三退的過程當中對遊客給予過多關注(對不起,請允許我用導遊的話解釋一下:我所講的給予過多關注即是過分糾纏遊客……)從而令其對我們(講真相救人的行為)產生不必要的誤解。

三、自己的修煉經歷

1、救人也要為他人著想

華人遊客萬里之遙來到美麗的澳洲,初到景點會興奮的舉著相機照個不停,此時自己上前勸三退,效果不理想,有時還會招致遊客因被干擾不願聽真相,此時仍一味的堅持續續講下去,令遊客產生反感,甚至惡語相向,產生矛盾。

儘管勸三退人數每日增加,可現在回想一下,有多少人是因為真正明白真相而自願三退,又有多少是被我「強迫」三退的呢?為此常常感到苦惱,覺得再這樣下去三退,不僅效果會打折扣,且對自己、對遊客也是不負責。

要想突破只能多學法,反思自己的行為,向內找。此外,就是與有經驗的同修交流,最後終於認識到即使是在救人也要為他人著想,而不是從自己的主觀意願出發,強加於人。想想師父早期傳法於我們時,有沒有讓我們感到是在被強迫著修煉?(請原諒我用這個來作比較)

認識到這一點,後來再勸退時我會先站在旁邊觀察,讓遊客自己照風景,等輪到他們想找人幫忙時再上前微笑打招呼,禮貌詢問是否需要幫助,此時若遊客反應積極,沒有感到不快再與其互動、拍照,順便送上真心讚美的語言,積極營造融洽的氛圍,同時了解他們來澳多久?是第幾次出國旅遊等等相關問題。既消除了對方的陌生感與戒備心,又能做到心中有數,再選擇相應的話題與其進一步講真相,勸三退。

若遊客反應冷漠或一口回絕或表現出很警覺的樣子,比如,他們會上上下下的打量我,再仔細的看看我手中是否也舉著甚麼(真相點的同修們往往會以手舉真相報紙或是A4的小型真相板的面目出現在遊客面前,以至給遊客留下的印象似乎是手裏只要拿著類似東西的就一定會是法輪功)遇到這樣的遊客,我會非常小心,視不同的對像不同對待。

現在華人出國旅遊機會增多,有遊客說去過十多個國家,有說去過三十多個國家,甚至有說去過更多,即使看上去很普通的一名遊客,有的也是去過幾個國家與地區了(香港、台灣等)遇到這類遊客,我會格外小心,區別對待。

分析此種類型的遊客(其中也包括越來越多的自助行遊客),往往在各景點、機場、大使館等處了解過真相,也許早已三退,對待他們一定要注意分寸,多替他們著想。

經過不斷的總結教訓,自己現在也可以經常與遊客友好互動,更加順利的勸三退了。

2、站在遊客一方想問題,理解對方

飽受邪黨幾十年來高壓洗腦與迫害的大陸遊客恐懼心理非常嚴重,常有遊客說非常認同法輪功,可是三退在他們眼裏算得上是所謂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國家」,是了不得的「反革命」而感到非常害怕。我也觀察到他們在聽真相時眼睛不由自主四處張望,就像周圍真有甚麼可怕的危險一樣。

遇此現象我會體諒對方,把其帶離人群,或帶離導遊關注的視線,放低聲音講真相,適時開開玩笑從而打消他們的顧慮,順利三退。

3、平時注意多積累相關資訊

平時多留心澳洲本土相關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方面的資訊,從準備些與遊客互動時的話題。舉例:一次聽到身邊有女孩問其同伴,大意是為啥悉尼歌劇院這麼小……聽到後,我就接過話題,簡單介紹原因,消除了陌生感,談話也漸入佳境,再順勢引入真相話題,順利三退。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

4、更深體會並做到修煉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偶然機會聽到一位東南亞華人導遊在我們與遊客友好互動時感歎的說:「這樣多好啊,你們(同修與遊客)之間別吵架,別互罵……」剛聽這話我心裏一愣,並未多想。可是後來當我看到發生過幾起同修與遊客爭執後,我明白了這位導遊的意思。

舉例:當遊客聽不進去真相對我們惡語相向時,比如罵我們是賣國賊、是漢奸……出於希望對方明白真相的善良願望,這時同修們也許仍堅持講真相,這個時候我們的行為在導遊眼裏,在其他遊客的眼裏也許是在與遊客吵架,是在互罵,因為在他罵的時候,我們還了口。

如果將這位未受過邪黨惡毒宣傳的東南亞華人導遊換成是大陸來的導遊,他們會怎麼想我們呢?也許這也是一直以來導遊對我們在景點講真相起負面抵消作用的原因之一吧。

這樣的教訓真的是太深刻了。

我現在對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也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會……

通常情況下我們是站在遊客與導遊的正中間,身處雙方觀察的中心位置,這個時候勸退的方法、語言、結果,一舉一動都會被導遊看個清清楚楚,所以如果對自己的言行舉止沒有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也許就會讓導遊、遊客對法輪功產生更多的誤解。

5、大法弟子是個整體

每天三退的人數當中包含著許多其他同修的默默付出,也有很多現場同修整體配合、包容形成合力,從而提高了勸退的質量與數量。

以一名華人遊客為例:看似是在我這裏答應了三退,可是也許他早已在別的景點了解到過真相,比如接到過真相報紙、看過真相橫幅,也許在哪裏也早已有過其他的學員好言善勸過了,減弱了邪靈對他的控制,順利三退。僅以我所處的景點為例,時常有學員向遊客展示功法,週末則會有更多的學員身穿黃色大法服裝、打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將大法的美好展示給大陸的遊客。

這也讓我時刻提醒自己別貪天功,勸退一人不少,勸退十人不多,以平常心,平衡的做好勸三退。感恩師尊的慈悲承受,感激同修的圓容配合。

還有很多心性上的修煉感悟這裏不敢再佔用同修太多的時間交流了。

受個人修煉層次所限,上述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