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印度同事共事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今年年初,經一位朋友介紹,遇到了我現在的頂頭上司M,他是一個印度人。由於我長期和印度人共事,對他們的文化、信仰、飲食習慣,甚至是語言等,都相當了解,所以M面試了我以後,就把我推薦給公司的大老闆。大老闆對我進行了一整天的面試後,當即就決定把我留下,負責公司的中國大陸市場。

M來到中國大陸三年多,幾乎沒有黨文化的污染,而且他天性比較隨和、直率,甚麼事都不放在心上,和他共事的過程中,我經常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在此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一、提高心性

剛剛進公司的第二天,我就和M發生了摩擦。當時我正在忙,他過來跟我說話,並且交代給我好幾件事,我頭也沒回的說「等一等」。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沒覺的自己態度有甚麼問題,可是他突然就不高興了,說:「你的語氣太不好了。如果你這樣說話,以後我們怎麼在一起工作啊?」我愣住了,就問他:「我的語氣有甚麼問題嗎?」他強調說我的語氣很不好。我就解釋道:「也許是我的脾氣太急了,我平時說話是這樣的,我對客戶說話都比這個語氣更急呢!」他說:「你這不是脾氣急,我脾氣比你還急呢,也不像你這樣說話!我不喜歡這樣!」說完他就走開了。

從那天起,他就時不時的提出我存在的問題,開始只是說我語氣有問題,後來說我行為有問題,最後說我天性、本質有問題。每次他說我哪裏不好的時候,中國同事也會為我解圍說,M是個出了名的「作男」(意思就是很挑剔),他說你不好,你別放在心上。我本來也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如果我本質有問題,怎麼可能成為大法弟子呢?加上剛剛進公司,工作很忙,所以M說話我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當時在大老闆給我面試的時候,大老闆提出一個要求:希望我每天都能給他寫一份工作報告的郵件。當時我就答應大老闆我會寫郵件給他,並且抄送給M。當時M在場,他聽到了,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可是當我開始工作的第二天早上,M卻對我說,他看到我給大老闆寫的郵件了,他說這樣不好,讓我以後不要再寫了。我也認為這樣有越級的嫌疑,第二天開始就不寫了。

過了半個月,我帶著客戶去見大老闆的時候,大老闆再次對我強調了每天寫工作報告給他的重要性,當時M並不在場。我就問了一句:那我要不要抄送M呢?老闆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沒有回答我。我想:如果不寫吧,大老闆已經強調了一定要寫;如果寫了,M知道了可能會不高興,那如果一定要寫的話,就不告訴M了,免得他不高興。

就這樣,又過了半個月,總部有一個知情的同事把我寫工作報告給大老闆的事透露給了M,這樣一來M非常氣憤,當天晚上他就給我打電話,警告我不許再做越級的事情。接完他的電話,我挺鎮定的,不覺的自己做錯了甚麼,是大老闆要求我寫郵件的,我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執行而已。

可是第二天一上班,M就開始一刻不停的數落我,幾乎持續了一個上午。我對他解釋道:「我發郵件沒有錯,但是我錯在沒有告訴你這件事,我向你道歉。」沒想到他卻說:「你這種人不配道歉!」在他不間斷的對我說難聽的話的過程中,我漸漸忍不住了,掉眼淚了,越想越委屈,憑甚麼這麼對我呀,心性守不住,結果就大聲哭了起來。M在一邊說:「像你這樣(的人),哭也說明不了甚麼,解決不了問題!」我只能忍住儘量不哭出聲來。

隔了一天,M找我談話。他說:「我那天太生氣了,所以對你說了很多話,看到你哭了,我心裏也很難過。我不想每天我們之間都多一些不開心的事情,直到有一天兩人之間會爆發大的爭吵,我不想那樣。所以,既然你是這種天性和行為都有問題的姑娘,那麼我就去適應你吧,不想再跟你生氣了。以後你想幹嘛隨便你!」當時我很吃驚,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我立刻問道:「你說的我天性和行為有問題,到底是甚麼?能不能告訴我?」他說:「就是你這個人很喜歡越級啊,而且認為自己有九、十年的(行業)經驗,就自以為做出的決定都是對的,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也根本不聽別人講話……」

M不斷的說我哪裏有問題,我很認真的聽著。隨後,我突然明白了:原來他指出的是我身上存在的黨文化問題;還有我做事的時候那種女人不像女人的做事風格,這都讓他無法忍受。

那一刻,我覺的M就是師父派來的天使,他竟能夠這樣直言不諱的指出我的問題,而且是日復一日的提醒我,於是我脫口而出:「謝謝你!」他本來還在不停的講話,突然剎車,問我:「為甚麼謝我?」我說:「因為我自身存在的問題我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可是我身邊沒有一個人像你這樣給我指出問題,所以我就一直這樣錯下去。我現在明白為甚麼在工作中我常常和別人關係不融洽,為甚麼生活中我會離婚,也許就是因為這些問題。在未來,希望你還能繼續這樣為我指出問題,可能會浪費你的時間和精力,但是也請你這樣做好嗎?」他好像很觸動,就對我說:「你知道嗎?我背井離鄉來到中國將近四年,父母、妻子、孩子都在印度,我每天睡覺都失眠到凌晨四點,我只是想為家裏多賺些錢。這些年我對公司那麼忠誠,對大老闆那麼尊敬,可是自從你來了以後,一切都變了。大老闆今天給我打電話,他從來沒有這樣對我說過話,他怎麼能這麼對我說話呢?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他知不知道我在這裏每天失眠?知不知道這裏沒有東西吃?今天的晚飯在哪裏我還不清楚,每天都吃三明治,我現在恨死三明治了!」

我聽了他的話,就流淚了。因為大部份印度人是吃素食的,對肉的味道非常敏感,哪怕一個鍋子燒過肉,洗乾淨再炒素菜給他們吃,他們都能知道那個鍋子燒過肉。所以印度人在中國生活,往往能吃的東西選擇很少,大部份印度人都不願意來中國大陸工作,哪怕工資高很多,他們也不願意來。

自從這次談話之後,M對我的態度緩和很多。他還對我說:「以後你給大老闆寫郵件、彙報工作,我不會再干涉了。希望你享受你的工作!」

二、去情的過程

在和M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沒有黨文化污染的M被外星文化污染的也少。他除了用手機和電腦工作,平時也不用平板電腦等。而且由於宗教信仰的原因,他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不良的生活習慣和嗜好。而且他還很講義氣,我聽同事說,有一次公司安裝東西,敲的聲音響了些,隔壁公司的人過來指責了幾句,當時M不在場,公司那兩個女孩告訴了M,M就到隔壁公司對那個人說:「有甚麼問題你可以直接來對我說,不要欺負我的員工!」所以那些同事都對他的行為很感動。平時他的口頭禪是:「有我在呢!別擔心!」在他和妻子視頻的時候,我偶爾注意聽他們的交談,發現他的妻子是那種很賢惠,很溫柔的女人,有時候會很害羞的笑。我覺的這都是我身上從來不曾有過的特點,我從來就沒有溫柔過。我覺的他們之間很符合師父在講法中說的:「作為女人來講,她的一生都交給你了,男人就應該想到這個女人一生交給我了,我得對她負責任。」[1]我好像看到了真正的人是甚麼樣子,而在現在的中國大陸,這樣的人已經很少看到了。

就這樣,我漸漸對M產生了情,摻雜著男女之情、友情、親情等,但是我卻完全沒察覺。有兩個星期,我一直被色魔干擾,幾乎時刻腦海中都是色慾的場景,發正念清了又來、清了又來,怎麼也清除不乾淨。有一次出去辦事,打車的時候給司機講真相,還沒講幾句,司機突然問我結婚了沒,我說我已經離婚了,他便說:「誰娶了你真是有福氣啊!」還問我要電話號碼。後來下車前,好歹是給他三退了,但是總覺的退的有點勉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人家給救了,心裏真難受啊。後來打車又遇到類似的情況。其實這些情況在以前根本就沒出現過,講真相有人不願意聽或不願意退是有,但是沒有人說要娶我的。M的行為也出現問題。他突然就不再指出我的問題,反而對我非常溫柔,有時候還像似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後來和同修交流的過程中,我才明白是「情」在作怪。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還沒發正念去清除呢,那些色慾的場景就消失了。同時我也明白了自己誤在哪裏:M雖然是一個沒有黨文化污染、外星文化污染也很少的正常人,但是他畢竟只是一個常人,而且是舊宇宙末法時期人類社會的常人,和以前的人相比已經差了很多;而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是神的標準,而且是新宇宙的神的標準。這兩者之間相差的何止是十萬八千里!我卻對一個舊宇宙末法時期人類社會的常人產生欣賞和仰慕之情,難怪會被干擾的那麼厲害,還耽誤了救人。

在我悟到後,M的行為立刻就正常了。他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常常數落我,只是不再說我的本質和行為有問題。現在我發自內心的感謝他的每一句刺激人心的話,我能感受到那個強大的「自我」在逐步的解體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