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技術工作中修煉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由於我會給電腦裝加密系統,前段時間同修A(認識但不熟悉)托同修B(我與他在一個學法小組每週見面一次)轉來一台筆記本電腦,說電腦的主人也是同修(同修C),最近好一段時間上不了網了,希望我能看一下電腦,是不是需要重裝系統。

收到電腦,拿回家打開系統一看,電腦是四個分區的結構,而且第二個分區大約是第一個分區的1.1倍,第四分區是加密分區(但轉來的同修沒有提供密碼),判斷應該是以前有技術同修裝過TC加密雙系統,但現在只有第一分區裝了win7系統和便攜火狐瀏覽器,並用冰點軟件凍結上了,我試著想解開冰點,但發現設置了密碼,解不開。心中不免生起了些埋怨,覺的肯定是後來重裝電腦的技術同修將原來的TC加密系統給弄掉了,再重新裝了這種系統,可是用冰點凍結系統的技術方案,已經是屬於落後淘汰的技術了,一來冰點本身安全防範能力並不強,還會留下上網隱私痕跡,二來火狐也放在第一分區凍結了,那破網軟件和火狐本身也更新不了,也是有安全隱患的。還在用冰點的技術同修這樣做,對用電腦同修的安全很是不利。埋怨歸埋怨,用電腦同修的安全破網需求還是要先滿足,花了幾個小時做好了TC加密雙系統,寫了密碼讓同修B轉同修A再轉同修C。

過了一週,與同修B碰了面,他說同修A帶話說同修C的電腦打不開,希望我能解決一下。當時我內心中對同修A的不滿一下子爆發了,心中想著「你做協調就得協調好,總是托人中轉來中轉去,不安排與用電腦的同修見面,一來加密系統的密碼托人中轉會暴露,二來用電腦的同修到底是要裝全盤加密、還是加密雙系統?原來的加密盤有沒有重要資料、要不要保留?會不會用加密系統?都一概不知。」這對我們做技術的採用哪種加密方案很難選擇,同時不知道原來加密盤裏有沒有重要資料,處理起來也很為難。但是,由於同修A不在現場,同修B年紀又大了,托他帶話給同修A又怕他說不清楚。於是我對同修B說,希望他帶話給同修A,是否能把同修C約到同修A家,我願意上門去與同修C面對面溝通。由於同修B與同修A也是一週才能見面一次,這件事就暫時擱下了。

又過了一週,與同修B碰面時他給我一個紙條,說是上面是一個同修的地址,說電腦壞了,約我上門去修,上面寫著見面的時間是週六或週日的晚上。我說好,我去。週六由於有事沒時間去,想著週日一定得去了,可是偏偏不巧下起了雨,不方便騎車去,查了地圖,那個地址從來沒去過,需要坐公交車再步行前往,於是趕快出發了。下了公交,天上下起了瓢潑大雨,雖然有雨傘,但也擋不全,走了不久膝蓋以下就全部淋濕了,而且地址上的門牌號又不規範,到了地址上的那條街,我來回走了幾趟,門牌號之前的號、之後的號都看到了,但就是找不到那個門牌號,這個過程中心頭不斷湧上絲絲怨氣,可能是平時學法還算紮實,怨氣生起的同時馬上意識到這個埋怨不是真正的我,一邊不斷的排斥,這絲絲怨氣也就很快消散掉了。

後來終於在門牌所在路的側面的路上找到了同修家,同修是約有五、六十歲的女性,一開門看到我褲子已經淋濕了半截,連聲說辛苦了把我迎進了門。我說沒關係,看看電腦吧。拿到電腦一看,正是我前面給同修C做加密雙系統的電腦,我才明白原來是同修A托同修B把同修C的地址直接給我了。我問同修C電腦有甚麼問題,她說用不了。我開機一試,加密雙系統都正常,輸入密碼能進加密系統,原來是同修C以前沒用過加密系統,不會用。於是,我開始耐心的教她怎麼用,包括win8.1系統怎樣關機,如何打開破網軟件和火狐,如何進入加密系統,同修C的丈夫在旁邊很感興趣也在看著,學的比同修C還快,還時不時插話想指導同修C,同修C一邊和丈夫拌嘴,一邊在學,由於一拌嘴就分心了,所以其它的都學會了,但如何進入加密系統她學了好幾次總也沒學會,同修C嘴裏嘟噥著,說還是想裝個原來那樣不輸密碼的系統,我勸她加密系統對安全有好處,她對我還是很客氣,也在努力學,後來基本學會了,但不熟練,有個步驟總是錯。好在我以前也教過老年同修,積累了點經驗,於是我讓她找出紙筆,我把操作步驟一步一步寫清楚,讓她按這些步驟自己操作,反覆好幾次,她終於學會了。她說,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看到明慧網了,這幾天要好好看明慧網。於是,我在她的一片道謝聲中離開了同修C的家。

整個事件的過程,其實當時也沒過多的想,也覺的自己做的還算可以,辛苦一點結果還不錯。過了幾天,想著進入加密雙系統的步驟雖然年輕同修可能教一遍就會,可是對老年同修從來沒操作過就顯得有些難,不如把這幾個步驟寫個圖文教程投稿到天地行論壇去。這樣想著,整件事情的經過很自然的浮現在腦海中,像鏡子一樣,我突然感覺這種反照,一下子讓我領悟到很多法理。

同修C一個多月沒看到明慧網了,那種迫切的心態,是非常純淨的心態,非常感人。正因為這心是純淨的,師父就安排了同修A、同修B和我來幫她。反觀自己,這段時間我幹甚麼都提不起勁來,也幹不好,這不是師父借用同修C的心態照出了我對修煉的懈怠嗎?從同修C與丈夫的拌嘴中看出,她不是一個容易改變自己的人,但她為了早日看到明慧網,在努力改變自己的習慣,在學習新的東西。我們都知道修煉是修自己、改變自己的法理,但行動上有沒有做到呢?同修C的表現讓我看到了她在實修、在改變自己,讓我看到了自己存在很大的固執和不易改變的執著,還讓我看到自己對前妻仍然有怨和情的因素存在。

同修C學習進入加密系統時雖然遇到一點困難,也表露出想逃避這困難繼續用不加密的系統,但正因為我淋了這麼大的雨,表面上受了一些苦,讓同修C感到不好意思在先,在這種因素的輔助作用下,同修C克服了畏難的心理,打消了逃避的念頭,堅持了下來(主要是師父在幫同修C)。聯想到師父近期的講法說:「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煉中的威德力量不夠、正念不足,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機會,失去了很多眾生。」[1]後悔的淚水不由得充滿眼眶。是啊,也許我們再多吃那麼一點點苦,就能改變更多,就能救更多的眾生。可是,很多時候由於求安逸的心理、怕吃苦的心理使我錯過了建立威德的機會,沒能達到把人徹底救了的效果。唉,後悔也是無用,唯有更精進來彌補。

還有,這更進一步讓我意識到在人類這個空間要想做成一點點事的不容易,這其中又有同修A、同修B的多少付出,有形的、無形的,使的我對同修A的那麼一點點的抱怨徹底煙消雲散了。

最後,這件事還讓我意識到自己作為一名技術同修承擔一方技術安全的責任,當周邊同修的電腦還在用著不夠安全技術方案,讓自己看到、聽到了,能說與自己無關嗎?我心中請師父讓我有機會能見到還在用冰點凍結系統裝電腦的技術同修,與他(她)好好交流一下,希望能達成我們在心性和技術上共同提高,最後歸正這種不注重安全的做法的效果。

感謝師父費心給我安排了這麼好的提高機會,這個事件放大和照射出了許多不正的與正的東西,讓我看到、感受到這些,讓我找出自己的不足,同時引導我歸正自己。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