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向內找的力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這裏我就把最近經歷的一次闖關心得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希望對過病業關的同修有所幫助。

今年單位安排體檢,同在單位工作的我丈夫非得要我去體檢不可,我想也不必太逆他的意,就如期去了。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一測血壓,高壓200多,低壓130多,心跳120,第二天丈夫去查到此結果,回家立刻為我量血壓,結果也是如此。

我知道這是舊勢力來勢洶洶對我的迫害,是想利用我丈夫強制我去醫院打針、吃藥、降血壓,把我好端端的身體給弄垮,用心非常險惡。

我丈夫是從事實證科學的專家、學者,受無神論、唯物論的毒害非常深,他把中醫都視為迷信,對修煉的概念無法理解,只能認識我煉功是鍛煉身體。我一般修煉中身體出現消業狀態都不讓他知道,他若察覺會強制我去醫院的。而此次我身體的確出現類似感冒的消業狀態,消業這樣的概念目前他無法理解,我只好用他能接受的常人認識說:「你知道,以前你給我測過血壓從來不高的,這次因為天氣忽冷忽熱,我有點感冒症狀,心跳快,血壓自然就高些,過幾天就沒事了。」

我表面這樣說,內心卻在想:師父啊,我一定是有大漏被邪惡鑽空子了,我要好好向內找,請師父加持弟子,不容許邪惡作惡。

問題出在哪裏呢?就這事本身來看,我第一念是怕邪惡利用我丈夫迫害我,順著這一思路,我首先發現了我有一顆怕被迫害的心。我一下想到這些年我退休住在數千里之外兒子工作的城市並溶入當地的正法修煉環境中,咋一回內地,得知這裏近期各社區搞網格化管理,把靠領政府低保收入的老、弱、病、殘者都趕上街當監視人員,看見誰站一塊兒說話都要蹭過來聽聽、看看,心裏不由得生出了好不容易這兩年才擺脫了邪惡的重點監視,可不要又落入迫害了的心。我一下看到舊勢力指著我說:好哇,你不是怕被邪黨迫害,回來只想撿較安全的救人項目做嗎?那就利用你身邊的人來迫害你身體,甚至可以很輕易的要你的命。

本來當天體檢的人都被告知七天後來拿體檢報告,我心裏還鬆了口氣,想到五天後我就回兒子那裏去了,那時丈夫知道血壓高我也不怕了,誰知他第二天就去查結果,真是怕甚麼來甚麼。

丈夫讓我娘家的人都知道了我血壓高的事,我的一個妹妹是二零零零年以後走入大法修煉的,我本想通過她讓娘家的人不要助長我丈夫的不安情緒,誰知她在電話裏大聲呵斥我:「你就是怕你丈夫,這事就是針對你怕他的心來的!我不會幫你做甚麼,這事與任何人的關係都沒有……」

放下電話,我心裏翻騰的厲害,埋怨妹妹:你明明知道這些年我在加大力度修去對丈夫的怕心,我在深挖對丈夫的怕心時,你還曾說過:「姐姐,其實你是不怕你丈夫的,二零零零年邪惡瘋狂打壓法輪功時,你走向了天安門,得知你被抓,我們一大家族的人都驚呆了,都知道你從小就膽小怕人,結婚後對強勢的丈夫百依百順,卻敢違抗他的意志,獨自跑到北京上訪,回來後,在他和各方面的壓力下不屈不撓、不寫保證、不認錯,你堅修大法,後來又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抓,完全不顧他的名利地位(當時他是單位的上層領導,在專業上又是國內外有名的專家、學者, 承擔著國家重點科研項目) ,你想你怕他你會做出這一切嗎?」正是因為妹妹的這番話,使我分清楚了我的真我是不怕丈夫的,是我的後天觀念在怕他那套實證科學、無神論強詞奪理的歪理邪說,認為常人都認可他那套而不認可我,從而在他的說辭下,我會氣短,堂堂正正不起來。找出根源後我開始重視歸正自己,從思想中把大法高於一切的位置擺正,在這一實修的過程中他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下能理解、支持我修大法了。

而這次妹妹在電話中的呵斥使我難以接受,但冷靜下來一想,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心裏翻騰正是觸動到你最怕的那顆心了,那麼就好好想想她說的話吧。這一想不打緊,你怕丈夫強制送你去醫院,這不是明擺著怕他嗎?妹妹說的沒錯呀!自結婚以來,時間和思想都陷入丈夫的全部掌管之中,那時每天會面臨他各種意想不到的疑問:「今天買菜為甚麼多用了十分鐘?你到哪裏去了?」「飯桌上為甚麼有支筆?你在寫甚麼?」「你手背上有道抓痕,誰給你弄的?」「你在想啥?魂不守舍的?」等等,在別人眼裏很正常的事,在他的疑問與追問下往往就演變成了天大的問題。結婚初期,他常常因為這些「問題」而情緒失控驚擾四鄰,誰勸他都勸不住,他自身也被這些問題傷害得很嚴重,他會胃痛、抽搐,嚴重時還曾身體痙攣,痛苦的不行。漸漸的為求得安寧,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一切,沒有了任何社會交往和私人空間,就是這樣還得每天揣摩著他的心思度日應對他突如其來的疑問,做任何事都在想他會怎麼問,要怎麼回答才合他的心思,不會造成麻煩……已形成現在心理學上說的強迫症了。想想結婚幾十年,這些東西在骨子裏已經形成一種習慣了,儘管修煉中在加大力度修去對丈夫的怕心,可還有漏掉的習慣性思維自己一直在認可它而不自覺,多險哪!

我立刻給妹妹發了個短信:謝謝你!一會兒妹妹就打了個電話來,這次口氣完全變了,她說:「姐,相信你一定能做好!」

這句話給了我莫大的力量,一股暖流湧上心頭,謝謝,謝謝妹妹!在魔難中,是多麼需要同修的理解、鼓勵和支持呀!那一刻我對突破魔難充滿信心,因為我在向內找,不斷的在發現自己存在的問題,一切魔難不都是為了暴露你隱藏很深的執著嗎?儘管舊勢力是想往下拖你,但當你走正修煉的路,正視自己存在的問題並揪出來修掉它時,誰要加害你師父都不容許。

我靜下心來清理並歸正自己,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法輪大法徒,是助師正法,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我只走我師父安排的路,不允許其它任何生命以任何藉口來管我,更不允許常人特別是我丈夫來管我,常人是沒有能力的,只有我管他,我要管住他及這件事中涉及的一切人包括醫生,都不做對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的事,絕不能因為我自身修煉有漏而害了眾生,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請師父替弟子作主!我加大力度發正念清理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蟲子、卑微的爛東西。

此後幾天,我丈夫真的被我的正念抑制住了,向來做事較真、遇到問題非弄個水落石出不可的他,天天定時給我測血壓,面對他仔細記錄下來那堆高的離譜的數據,他破天荒的不去糾結,而是按照我傳遞給他的思路:待感冒周期過了就好的想法,關心我感冒是第幾天了。

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力量也不是善罷甘休的,就在我臨走的前一天,我丈夫突然提出讓我到醫院去確診,聽取醫生的意見。丈夫把我帶到一位女醫生診室裏,那女醫生給我一量血壓,嚇了一跳說:「這麼高的血壓呀?」當即嚴肅的對丈夫說必須馬上住院檢查、治療。得知我第二天要乘飛機走,她說:「這麼高的血壓乘飛機有生命危險,絕對不行,必須把機票退了。」從診室出來丈夫的心被揪緊了,說:「明天不走了,應該聽專業醫生的話診治。」我寬慰他說:「兒子那邊不是有一個著名的大醫院嗎?那邊的水平高,明天我一定要走的。」

由於去醫院之前我專門針對此事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過程中不斷解體、滅盡壓向我的層層黑色物質,想必在另外空間場中這是一場正邪大戰,最後由於時間不夠,沒能完全清除乾淨,但整個空間場已大體清亮了,我相信邪惡的迫害不會得逞的。

晚飯時,丈夫說:「你離開醫院後,我又去找了個男醫生看你的體檢報告。」直覺告訴我,這個男醫生對女醫生的說法會嗤之以鼻,男醫生會贊同感冒期間心跳快,血壓自然會高些的說法,果不其然,我丈夫說:「我感冒血壓也會比平時高。」我丈夫是高血壓患者,他平時天天都在量血壓。

我按原計劃順利乘飛機到兒子工作的南方城市,晚上丈夫打電話問我測血壓的數據,臨行前他給我買了兩個電子血壓計,一個腕式的,一個臂式的。我如實告訴他:「這裏豔陽高照,身體很舒服,測出高壓149,低壓96,心跳89。」他聽了大大鬆口氣。

第二天我乘公交車,車上冷氣開的很足,我心裏開始打鼓:這麼冷,會不會受涼加重消業,使血壓又升高呀?馬上我發現這一念不正,抓住這一念深挖,我一下發現了這一次魔難中我還有最大的一漏沒揪出來,就是我怕冷的問題。

二十歲時我因為治療痛經誤吃了大量破氣破血的中藥,導致血流不止,身體完全垮掉,自此畏寒畏冷,夏天不敢喝涼開水,一吹風就感冒,一咳嗽三、五個月都好不了。單薄的身體一年四季全靠中藥中大量的附片來強撐。修大法後這些狀況都不存在了,但比別人還是穿的多,怕冷一些。每受涼,時不時就會出現常人認為的感冒症狀,作為修煉人我把它當作消業,不管它,自然就好了。這種狀況一年比一年少,也不影響我做三件事,我就理所當然的把這當作是分在各個層次中,為提高心性而設的關、難,是自己的業力,就隨其自然存在了。

可此時我一下驚覺我滋養了多麼大的一個人心呀,我從來沒有去否定過它、清除過它,以至它這次暴露了出來,一下讓你血壓超高、心跳超快,幸喜在這種情況下,我沒像家人提醒的那樣去感受頭暈、去休息等等,我每天照常學法、煉功、外出救人、買菜、做飯,走路生風。在不斷向內找、修自己中師父也呵護我,使邪魔無法鑽空子加重迫害。

我不能縱容自己怕冷這一念了!在公交車冷氣的侵襲下,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光燄無際的金剛中的金剛,令一切寒魔爛鬼化為灰燼!我反覆誦念,直至下車。晚上再測血壓,高壓127,低壓83,心跳78,完全正常了。

丈夫在電話中告訴我:「你娘家的人說你是不是在騙人,沒說實話,但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我感慨的對丈夫說:「這事還真的謝謝你,你沒聽信醫生的話強制我住院打針、吃藥、降血壓,我本來不是高血壓患者,那樣一弄,沒病都被整出病來,好好的身體反而整垮了。還要謝謝你的是,你說我一回內地就怕這裏的陰冷潮濕,說我有怕冷的心理問題,我從來都不承認。這次我真的深刻的認識到我就是有這個問題,正是怕冷的心理問題導致了這次這麼嚴重的表現,我一定要重視改變自己,謝謝你!謝謝你這麼多年都細心的關心、照顧我,真的太感謝了。」電話那頭,丈夫的心被突如其來的感動衝擊了,好一會兒他才說:「幾十年來沒聽見你說過這樣的話,這樣誠心的說。」

是呀,向來我都反感他把我管的喘不過氣,他說我甚麼我都認為他在向我施加壓力,這次我改變了習慣性的思維方式,試著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體會到了他那顆非常在意我、關心我的心,由此而真誠的向他表達感謝,我這一善意的表達直擊他的內心,我一下體會到了師父說的:「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1],明白為甚麼修出大善之心才能更好的救人了。

過不去病業關的同修,也許察覺不出在骨子裏已經形成的種種思維習慣,導致發現不了自己的問題,此時,一定要抓住那些撞擊得自己心裏不舒服的思思念念,那就是自己的問題所在,向內找,深挖背後的原因,就會揪出存在的問題。

個人層次所見,有所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