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高興和不高興悟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早晨上班,單位大門被上訪人員堵死了,心裏很煩躁,很不高興。向內找,自己的不高興是怎麼產生的,是顆甚麼心?

猛然發現,自己在生活中,幾乎都是在高興和不高興的情感中度過,在七情六慾的浸泡中,不知不覺的像木偶一樣被情魔操控著,被動的感受著人的一切,在以我為中心、為私為我的活著,嘴上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實質上在變相承認著。現在把自己的一點心得體會整理出來,和同修們互相交流。

在向內找中發現,在生活中自己總喜歡聽誇獎自己、讚揚自己的順耳的話,聽到這些人的好話時,自己的心情也好了,感覺也舒服了,自然的也就高興、歡喜上了,一有高興的事和好消息,就好激動,好顯示,好張揚。在對待矛盾上,因為自己心情好了,沒甚麼壓力,好像很寬容大度的,好像承受能力也蠻大的,因為沒有了害怕的事和不愉快的事,似乎信心也足了,看上去也精進了。

相反,聽到不好聽的、不順耳的,就不高興了,不僅不高興,還怨恨對方如何不會說話,如何不會辦事,接著心裏就排斥、攻擊對方了,還養成了一種順情說好話、敷衍說謊的壞習慣:你說我好,我就說你好,你說我不好,我就說你不好,或者表面對你好,但是內心卻不真心對你好,心裏面甚至在罵、在鬥、在恨、在嫉妒著呢,這不就是口善心魔的狀態嗎?

還有,在中共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長期的迫害壓力下,自己總處在壓抑、鬱悶、憤慨中,總好爭論辯解,甚至是魔性的反唇相譏,怨、氣、恨心叢生,很少用正念去對待這場迫害,還養成了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自卑自棄和恐懼害怕等負面心理,性格孤僻,少言寡語、處事愛鑽牛角尖、更不知道運用智慧理智的穩重的去工作生活。一旦誰觸碰到了自己心裏最怕碰的最不想讓人說的東西,心裏就失去了平衡,就不幹了,狂怒暴躁的魔性就全湧出來了。在人中講情義好面子,如果在人中一旦丟失了面子,那感覺真是「熊到家了」。

這些人心、人情在自己向內找時,總讓我找不到問題的根子,卻總能找來各種各樣的藉口來給自己掩蓋,最後不了了之,彷彿甚麼也沒發生一樣,結果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犯著同樣的錯誤。自己多年幾乎都是在情緒化中度過的,這種以自我的情緒好壞衡量好壞,用開心不開心、高興不高興的人的情感去修煉,不是假修煉、走形式嗎?以此來領悟宇宙大法,又怎麼能有正念而不偏激呢?

那麼這個高興不高興的背後到底是甚麼呢?今天終於明白了:它就是舊勢力安排在三界內的情魔和為我為私在自己身上還在運行、還在發揮作用的結果,是舊勢力用常人習以為常的七情六慾(情魔)輕易干擾了我們的正念,是舊勢力用舊宇宙為私的根本屬性讓我們不能完全正信大法和師父,讓我們不能在純淨心態下做好三件事,讓我們不能全面徹底的否定宇宙舊勢力及其邪惡的安排。

反觀人類,為甚麼常人總在追求快樂、幸福的生活,總幻想著能一帆風順、無災無難呢?因為人不想有痛苦,不想承受痛苦,不想在矛盾中,直面痛苦和不幸,更不敢向自我挑戰,向為私的一切挑戰。人在不高興時,精神是緊張、痛苦、失望,甚至絕望的,思想中都是自己如何損失了、委屈了、不公平了,行為上是想發洩、發作、發狂,甚至是失控的,此時人的魔性的、負面的東西特別的多。

為甚麼會這樣呢?這是因為「我」是不可以吃苦吃虧的,「我」是不可以碰、不可以說的,「我」是不能讓任何條條框框約束觸碰的,說白了「我」是不可以不私的、是不可以不為我的利益而存在的,因為舊勢力本身就是自私的,師父曾開示:「可是層層生命都不純了,連最後那個生命,都不純了。在幫我的同時它們都隱藏了保護它們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誰都不想動自己,甚至於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1]

舊勢力將這個造成層層生命都不純了的私和它自己也處理不了的私又強加給了人類,也安排給了大法修煉者,「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就成了人的座右銘了,為私為我的一切成了人的生活主線、社會的秩序、人的生存方式,常人是感覺不到的。

然而,大法弟子的修煉恰恰要從人中走出來、從舊宇宙為私的根本屬性中走出來,「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才能進入新宇宙中去啊!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其實我們每一次的提高昇華無一例外的都是從為私的迷霧中闖過來的、都是從人的為私的殼中破殼而出的。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通過講真相讓眾生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同時將控制眾生的舊宇宙為私的屬性、機制和維護私的邪惡生命都解體了,鏟除了,眾生就都解救了!其實眾生最大的善心、最無私的、最可貴的一念,就是在無望的迷中他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來救度他的,他從內心深處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