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偉大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我想衷心地感謝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我榮幸地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知道我不是總是做得那麼好,然而慈悲的師尊一直呵護著我。

我來自伊朗,目前居住在迪拜。我是十八歲得法的,之前我就知道法輪功是我父親一生所尋找的真相,但那時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女孩,沒有認真對待修煉一事。

二零一一年夏天,我剛剛高中畢業,我開始閱讀《轉法輪》,當我開始讀法後,我就在想「為甚麼我沒有早一點開始讀法?」我很感謝師父把我當作弟子。對我來說,能夠修煉大法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禮物,我現在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感到發自內心的真正的快樂,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得法了。感謝師父的恩典,在我成為了一名修煉者後不久,我就開始參加不同的證實大法的項目。以前我為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做事,撰寫文章和編輯視頻。自二零一六年開始,我和我父親在時代傳媒集團工作。

在時代傳媒集團工作

我們在時代傳媒集團的角色是接觸不同的企業,鼓勵他們與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做廣告,特別是數字廣告。在時代傳媒集團工作的幾個月裏,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過程。

最近我們試圖與一位客戶達成一項協議,這位客戶是全國最大的當地房地產開發公司之一。我們非常興奮,因為如果能和這個著名的公司簽訂合同的話,會為我們今後吸引更多的企業鋪平道路。我們儘量滿足他們的要求以達成協議。我們決定與美國團隊的一位成員交流,她分享了她對此事的理解:我們可能把太多的希望寄託在一家常人公司,我們應該始終堅持我們的原則。我向內找,並意識到她說的對,我們是在救度他們,與我們公司合作是他們的榮幸。我對我們的產品更加有信心,而不是害怕談判。更重要的是我意識到,我們必須記住不要將希望寄託在一個常人或公司,否則效果正好相反,因為舊勢力會利用我們的漏洞。就像師父在過去的講法中講到的,當修煉者將希望寄託在政府高級官員或某些強大的國家來改變環境,其效果都正好相反。

我們將合同寄給該公司,心裏想著我們正在救度他們,支持大法項目是他們的榮耀。最後我們談成了合同。當人們與我們的媒體合作時,是因為他們了解真相後選擇站在真理一邊。我們明白了我們工作的成功與否取決於我們對這個項目的用心多少,我們對每個公司講的真相有多透,我們團隊合作和交流的好不好,當然還有我們的正念有多強。感謝師父,自加入時代傳媒集團以來,我們一直進展順利,我們渴望著取得更多的成績。

向中國人講真相

在迪拜有一個類似於唐人街的地方,大約有十五萬中國居民。但是我從來沒有努力向他們講過真相,其實從來沒有想過這樣做。我想是否因為我隱藏的執著,下意識地找藉口,比如我們這裏沒有像西方國家那樣講真相的自由。

在二零一三年紐約法會我遇到了一位來自法國的中國同修,許多年前她曾經在我居住的城市呆過。我們邀請她來迪拜幾個星期幫助做證實大法的項目。後來我意識到,是師父安排我們見面,激勵我並幫助我們向迪拜的中國人講真相。

為了準備給中國人講真相,我學會了幾句用中文講真相的句子。我們搜尋了明慧網上的一些真相資料並打印出來。因為我們家沒有合適的打印機,所以我父親買了一台新的打印機,我們開始在家打印真相資料。

我們去中國城派發真相資料,有些時候天氣相當熱,我們慢慢習慣了在外面停留好幾個小時,感到很幸福,一直充滿著活力。雖然我說得不多,我只是跟著中國同修並把真相傳單給中國人。我會微笑著看著他們,有時我會用我學會的為數不多的短語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我也了解到更多有關幫助中國人退出黨組織及其附屬組織的信息。我帶上一些男性和女性的中文化名和退出中共的傳單。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能讓一個中國人退出中共,因為我有人的觀念,比如「誰願意聽一個年輕的外國女孩說?他們會認為我在搞政治,或試圖干預他們的個人生活。」

有一天我與另一名學員去了一個舊的市場,我走進一家店鋪,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令人驚訝的是店內有三名年輕的中國男子。我向他們打招呼,並自我介紹了一下。我告訴他們我非常熱愛中國傳統文化,我正在修煉來自中國的一個古老而非常正的功法,然後我給他們真相材料。當他們看到這是法輪功的真相時,他們開始大笑。我開始發正念,並請求師父加持我,幫助我跟這三位年輕人溝通交流。我問他們是否聽說過退黨,退黨後的各種好處,他們對我所說的感到震驚。然後再次開始大笑。我拿出退黨傳單給他們,其中兩位開始閱讀傳單,而另一位仍在看其它真相資料。

然後我拿出化名名單,「快點,看看這些化名,挑選一個你們自己喜歡的名字!選哪個都可以,請告訴我一下你們是『少先隊』、『團員』,還是『黨員』。」讀退黨傳單的兩個年輕人接過名單,哈哈笑著,選了兩個名字,並說他們是少先隊的成員。之後他們指著另一位說,「嘿,他呢? 他是一名黨員,你應該讓他也退了。」那人還在看其它材料,聽到這兩位的對話後,他拿了份傳單,看了一會兒笑著說,「好,我也退吧。」我將化名名單遞給他,他選了一個名字。我簡直不敢相信剛才所發生一切,我真的幫這些人退出黨團組織了。我發自內心地感謝師尊的幫助和加持。

當我向內找時,我發現我有許多執著,阻止我快點向前邁進。我意識到,我們很多虛假的人的觀念和執著都是自私引起的,我只要向前走去嘗試,所有問題都能解決。在人這一層,我們只需要邁出一步,採取行動,其餘的師尊都會為我們安排好。

現在我總是隨身攜帶英文和中文的真相資料,因為我應該時刻準備救度那些有緣人,兌現自己的誓約。

除了當地的中國人,迪拜每年大約有三十五萬中國遊客。

師尊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現在大陸的旅遊團越來越多,這就是安排人換個環境聽真相。其實真相點那裏才是第一線,講真相的第一線。我們有些地區把這個放棄了,忙於其它項目。當然也是有效了,都該做,大法弟子的項目我都是肯定的,講真相救人都能起作用,但是現在這麼多旅遊團的,特別是中國大陸出來的那些人很多是聽不到真相的。」

因此我決定更加重視向來我們城市的中國遊客講真相,有時候我感到很焦慮,由於人手有限,我無法向所有中國遊客甚至當地人講真相,我只是覺得我有很大的責任。我相信我有很多眾生需要救度,一個偉大的使命需要我完成。所以我請求師父給我力量和智慧把事做好,始終引導我走在為我安排的修煉路上。

騎向自由之旅

二零一五年夏天,來自十五個不同國家的二十五名年輕修煉者加入了騎向自由的項目,騎自行車橫跨美國。我們於六月一日開始,從洛杉磯出發,於七月十六日到達終點華盛頓DC。我們的使命是呼籲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幫助因迫害失去父母的一些孤兒。

在騎車的途中,我們得到了媒體很大的關注和很多常人、政治家和企業家的支持。我也承受了很多身體上的消業,我不是一個運動型的人,騎車上坡對我來說是件很難的事,當整個自行車團隊一起騎車去參加活動或新聞發布會時,每個人都騎得很快,我追不上他們,總是落在後面。然而隊友們總是鼓勵我,並為我「加油加油」 「你可以做到的,只要你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會給你力量,你可以騎車迎頭趕上。」 我照著做了,真的給了我力量,我被大家的合作、鼓勵和團隊精神深深感動。

這對於我們每位來說都是一種美妙的經歷,為我們提供了給各種各樣的人講真相的極好機會,從東方人到西方人,從政府官員到街頭乞丐,我們向任何人每個人講真相,我們不會在意他們的頭銜或他們的社會地位。

比如在一次公共活動中,我們有機會派發傳單,並和支持者拍自拍照。在活動快結束時,一位最年輕的騎車手走近我說,「我碰到一位乞丐,我給了她一些食物,但我忘了告訴她騎向自由的活動了。」我們交流了一下,認為每一位眾生都是寶貴的,我們不應該以人的外觀或地位來判斷人,我們應該找到她。最後我們找到了她,她認真聽我們講真相,明白我們告訴她的一切。最後我們問她是否願意和我們拍張照片以示她對我們的支持,她欣然地接受了。

我真的非常感謝師父給了我這次機會給這麼多人講真相,幫助我完成我的誓約。我希望今後我會努力做得更好,讓師父欣慰和為我自豪。我們必須利用這最後的機會,儘量向更多的人講真相。決不允許任何執著來阻礙我們。大法無邊,指引著我們所有的人。我們只需要全身心地投入修煉,相信師父和大法。

最後我想用師尊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的一段話結束我今天的發言。

「人類社會這一切呢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我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存在的。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眾生和修好你們自己,這件事情對於大家來講,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不只是為了你自己這個生命的圓滿,也是為了眾生,更多生命對你們的期望!」

謝謝師尊!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