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一、喜得大法 全家受益

我的父母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候我八歲,跟著父母煉功。因為我想學法,但是認識不了多少字。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師父給了我一本華語詞典。從那時起我的華語就學的很好,在學校學習成績一直是名列前茅。九七年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我也和眾多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定期在街道辦事處鄰近的集市和公園煉功洪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達到了全盛時期,有上億人修煉。

得法之前,我的父母由於貸款開公司每天辛苦的打拼,身心疲憊。我剛出生時,母親要照顧我,還要幫父親照顧公司。由於太過操勞,心臟出了問題,經常無故暈倒。父親經常在外面喝酒應酬,變得脾氣暴躁,回到家對母親非打即罵。父母修煉以後,父親戒煙戒酒了,變得慈善、和藹可親。母親的心臟病也痊癒了,盡心盡力的照顧爺爺奶奶,操持著整個家。我修煉以前也是疾病纏身,身體虛弱。修煉以後身體變強壯了,人也聰明伶俐,因為我的成績優異,連續幾年都在學校擔任班長和學習委員,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尊敬師長,關心同學,在學校口碑不錯。

二、迫害中助師正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大陸開始了對大法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父親進京護法,被惡警非法抓捕,後來正念闖出拘留所,回到了家鄉,繼續堅定修煉。二零零零年以後父親開始給認識的親戚朋友講真相,揭露迫害。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以後,我也跟著父母一起看《九評》,從新走回大法中修煉。通過大量學師父的新經文,我悟到:應該給同學講真相。在高中讀書時,我就拿真相資料給同學看,一些同學了解了真相。在期末考試時,有誹謗大法的題目,我就寫了中共迫害大法的真相。暑假期間,我去一個資料點和幾個同修一起學法做真相資料,感受到了助師正法的神聖。後來當地同修組織了一次大法小弟子的集體學法煉功活動。由於特務舉報,惡警找到了我們集體學法煉功的山莊。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我和部份同修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脫。

工作以後,由於公司離家很近,我每天回家學法煉功,上班時給同事講迫害真相。後來我家也成立了資料點,很多昔日的同修也從新走回大法中,一起配合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晚上出去挨家挨戶的發資料,掛真相橫幅。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同修經歷了很多魔難,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有一次和同修去鄉村發資料,晚上十一點多,鄉親們都睡著了,我就和同修把資料放在了家家戶戶的大門口,剛要走時,看到一條大狼狗在盯著我們看,我們發著正念繼續挨家挨戶的發資料。其實老百姓養的看家護院的狼狗都是很兇的,可是它卻沒有吼叫,也沒有咬我們。

一次,我和朋友聚會時講真相,遇到了便衣警察。他笑著跟我說:「你講法輪功的事情,就不怕我把你抓起來嗎?」我慈悲的跟他講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他明白了真相,還和我做了朋友。

三、在海外突破怕心 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一年,由於國內的恐怖高壓,殘酷迫害,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順利的來到了新加坡。到新加坡後不幾天,我就去中國城找到了同修,並在同修的熱心幫助下,找到了佛學會和住所附近的煉功點。工作第一年時,工作量很大,經常加班,學法煉功不太精進。星期天休息時,我會和同修去挨家挨戶的發真相資料,一層樓一層樓的發。想到眾生能夠看到真相資料,了解真相,內心就充滿了無比的喜悅。我也會在星期天去景點,穿著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煉功證實法。

我在工作中任勞任怨,以苦為樂,積極幫助同事,得到了同事和經理的認可。由於觀念的轉變和心性的提高,我的工作環境也變的越來越寬鬆。加班越來越少,我有時間去煉功點煉功了,星期三從西部趕到中部的活動中心集體學法交流。由於公司離活動中心太遠,我就想:如果公司搬到靠近活動中心的地方就好了,我可以經常參加學法交流,還可以去中國城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師父看到了我想精進實修的心,就慈悲的加持我。我工作第二年時,公司從西部搬到了中部,離活動中心挺近的。

在活動中心聽同修交流關於景點講真相的重要性,我悟到自己應該精進起來了。我和同修住在了一起,我們一起配合的很好,每天互相督促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發真相短信,打真相電話,去中國城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也會輪班去景點煉功證實法。

在景點講真相實修自己的過程中,經歷了種種魔難,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發資料時,有不明真相的人會大聲的辱罵我,也有的人會把真相資料往我的臉上扔。還有的人自稱是中共特務,恐嚇我,不讓我發真相資料。有時警察會在附近轉來轉去。我有時也會動心,內心驚惶不定。後來通過多學法後,我向內找悟到:這點干擾都能亂了心,還影響到做救人的事,自己真的很沒用。想起師尊說遇到事情要向內找,就開始找,找到一大堆執著心:幹事心、歡喜心、怨恨心、怕心,等等。出去的時候就想要發多少多少,而不是本著純善的救人之心。發的順了點歡喜心就上來了,不知道趕緊歸正不正確的狀態,被人辱罵後還埋怨別人。看到巡警後不是想到我做的事是救人的事,是最正的,怕心又上來了。悟到這些以後,我再遇到類似的干擾,就在心裏默默的背誦師父的詩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一直平穩的走到了現在。

回頭看看我這十多年的修煉路,走的磕磕絆絆,是師父每時每刻不離不棄的保護著我,沒有師父的保護,我不可能走到今天,現在的我仍為自己不夠精進而感到羞愧,對不起師尊。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緊跟師父,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個人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二零一五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