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今天我想將自己向中國民眾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修煉點滴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所以放下執著、修去人心的機會就多,提高心性就快。我時常去地鐵站講真相、勸三退,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人。有些中國人不拿資料,還說不看;有些黨文化很強的大聲喊叫,還出口罵人;也有心地善良的人,我耐心跟他們講真相,最後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一次,有一個青年人不拿我遞過去的真相資料,我就用善心跟他講真相。他說,在中國都說法輪功不好,為甚麼你講的都是好的,而且你人也很好,很善良。他又問,你們的師父為甚麼跑去美國?我告訴他江澤民是在一九九九年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的,我們師父一九九五年就開始在國外傳法了,師父去美國是為了洪揚大法,現在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他告訴我,中國官方說法輪功不好,警察說法輪功不好,學校的老師也這麼說。我告訴他那些人是聽信了中共的謊言。最後他同意三退。

也有基督徒說自己把命交給耶穌了,我會說,你的主告訴你禱告懺悔不再做壞事,共產黨做那麼多壞事,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謀利,這是天理不容的。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你沒退出來就是它的一份子,就要做替罪羊,沒有命還怎麼禱告與懺悔。最後他也退了。

遇到佛教徒時,我告訴他,我知道你們講慈悲善良,但你不知道自救的信息,沒命了怎樣慈悲善良也沒有用,他也退了。還有當過兵的人,自稱是多少年的黨員了,不能退。我會問他當兵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上司要你幹甚麼,你都得照做。你不要說:沒幹過壞事。他說那倒是。我說現在自由了,就要做個善良的人,趕快退出來吧!就這樣,他也退了。

還有一次,我去另一個地鐵站勸三退,看到三個人拿了同修遞給的資料後就坐在屁股底下。我善意的上前問其中的一個年輕人,三退了嗎?接著就給他講真相。他說,從來沒有人和他面對面講真相,他表示同意退出黨、團、隊。我送他《九評共產黨》、《緣在今朝》,他叫我和對面坐著的另倆位年輕人講講真相。那倆人搖手拒絕。這位年輕人說開始時,他也是這樣,也不搭理發真相資料的同修。後來他看見我們的同修每星期都在發資料,他認為事情沒那麼簡單,他就上網去查。他還幫我勸另兩位朋友退出。他還表示,看完我送的資料後,會好好的跟周圍的人講,讓他們也明白真相。

我也到景點向中國遊客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覺的難度很大,我自覺不善言談,有的導遊又在干擾遊客們聽真相,遊客們也提防別人知道自己辦了三退,所以要見機行事,講真相、勸三退的速度都要快。起初的時候效果不理想,我不鬆懈、不放棄,多看、多了解同修們是怎麼勸退的,特別是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介紹的經驗,我看後會時常把他們勸退的話抄寫下來,記在心裏。我告訴自己,講真相就是救人,也常默念師父的法鼓勵自己:「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1],「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有一位同修一直鼓勵我多出來救人,我在這跟她說聲謝謝。

景點勸三退也有很多故事。一天,我和遊客講真相,他們整團人把我圍起來,說我們有錢用,有吃、有住,為甚麼你還說共產黨的壞話。我不慌不忙拿著《大紀元時報》手指著三退人數給他們看,並在他們中間繞了兩圈,告訴他們:「只想勸你們三退保平安,這裏沒有政治。」一位臉色黝黑、表情嚴肅的婦女站在我身邊不走,我問她是不是想聽真相,她點頭。

有一天,我第一次同時勸退了五個人。為了方便記憶,起化名時,第一個字用同樣的字,當他們都離開後,我才記下來。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身體很不舒服,中午吃飯眼睛也睜不開,飯後我聽「普度」音樂, 突然想起上午在景點三退的畫面,我好像只寫下四個人的名字,有一個人的名字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這時我想到「普度」的一層內涵是救人,師父一定能讓我想起來,果然想起來了,不舒服的狀況也消失了。

另一次在景點遇到幾位老年遊客。當我講真相時,其中的A說:「走開,我們不退。」而B卻說:「你不退,我要退。」A固執的說:「我們不需要退。」B又說:「你不需要,我需要。」我用「福氣」這個化名給B辦了三退。B看到我手上的藏字石圖片,就拿過去給A看,並說:「你從甚麼甚麼官職降下來,還這樣。」B說自己也是從甚麼甚麼官職降下來,一直沒好日子過。我插了一句說,「福氣這個名字起的正好。」並告訴他,你明白了真相就有福氣了,他很高興。就這樣,B把A和身邊的另一個人也勸退了。他們三位還都是黨員。A告訴B,「回國可不能講我們退黨的事!」

現在的訴江大潮是進一步救度世人的好機會,一位同修把自己印的訴江資料,每星期給我一份。起初我只大概看,我本來就在做往中國發訴江案的短信。為了更好的講真相,後來,我把同修給的資料從頭到尾全看完,忽然意識到訴江是天象的變化,是大法弟子必須得去做的!我也要讓眾生明白真相並去舉報江澤民所犯的罪行。

我還想額外的說說我過的家庭關。現在先生退休了,我倆相處的時間更長了,他總是處處看我不順眼,喜歡與我冷戰,還高聲和我講話。想到自己幾十年來為家庭的付出,他為甚麼就不認同呢?我埋怨、怨恨,鬥嘴、辯解,總想爭個對與錯。向內找,我發覺我不喜歡他把家弄髒,因為他很粗心,我常常在背後要幫他做很多事,我感到疲憊不堪!後來通過反覆學法,知道這都是自己欠人家的,都是自己的業力。拜讀師父的講法,師父說:「我就敢放手,我甚麼都敢放手。」[3]「放手」兩個字深深打入我的腦海裏,我認識到我們之間的問題都是我這顆心促成的,要他認同我為這個家的付出,不就是對名、利、情的執著嗎?心性昇華上來,人心也少了,我放手不執著他的所作所為了,結果甚麼都好轉了。修煉真是太嚴肅了,沒有小事,甚麼都是關,甚麼都是難,都要嚴肅對待,甚麼心都得放下。

此外,還有一個我一直沒過好的關,現在把它講出來,我要突破舊勢力的干擾,把執著全修下去。修煉初期我常挨家挨戶送資料講大法真相,上下樓都是輕輕鬆鬆的。二零零七年,雙腳被干擾後我就放棄了。後來在地鐵站勸三退,經常要站到超過四個小時,回家時上下台階,雙腿疼的難忍,有台階的巴士不想上,搭巴士怕沒位坐,還整夜腿痛的難眠。這麼多年這雙腿就是時好時壞,我還養成了時常要去感受這個疼痛的習慣,天天去感受它的存在。拜讀師父的經文,我知道不是被舊勢力干擾了才去清除它,而是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存在。另一個隱藏在心裏的執著就是沒能理智的好好跟家人講清大法真相。希望以後能克服自己的障礙,能讓他們明白真相。

近期用心學法,向內找,確實去掉了很多人心、執著心和後天的觀念,情況也在改變。我後悔沒聽師父的話把法學透,才走了那麼多年的冤枉路!

最後,感恩師父慈悲救度!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二零一五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