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昇華

——景點講真相、勸三退中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瑞士學員,今天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我在景點講真相救人的點滴體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先在中領館前發《九評》講真相,從二零零五年起,去瑞士景點面對面的向中國人傳《九評》、講真相,救可貴的中國人。後來由於瑞士加入申根國家,旅遊政策放寬,中國大陸遊客也越來越多。

一、在救人中修煉

在景點面對面向中國人講真相,十幾年來,除週末外,春夏秋冬,我風雨無阻,從不間斷,一直堅持到現在。每天都接觸眾多的、繁雜的人群,酸甜苦辣都會遇到。有熱情親近的;有冷漠躲閃的;有諷刺挖苦的;有惡言相撞的,我把這些都當作雲遊,守住心性,認真面對,放棄自我,救度眾生。

經過十幾年的磨煉,不斷學法,歸正自己,把救人看作我修煉提高的機會,使我明白了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我很珍惜遇到的各種人、各種事,向內找、向內修,不斷提高自己,所以講真相救人越來越自然,越來越多。每年勸退由幾十人到幾百人,至幾千人,二零一五年這年我勸退一萬四千多人。

下面僅舉幾例我的經歷。

1.慈悲與威嚴同在

有一年的旅遊季節,從東北來了三十多位遊客,我面帶笑容,迎過去發真相資料。一位男士張口就攻擊大法,還說了一些對師父不敬的話。我立即正念制止邪惡,大聲喝到:「閉嘴!你不怕遭報嗎?!」他真的閉嘴不敢說,低著頭離開了。這時大家的目光轉向我。

我對遊客說:「我師父使多少羅鍋直起來了,多少癱瘓病人直立行走了,成為正常人。有多少患疑難絕病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修大法後痊癒成為健康人。」人們都聚精會神的聽,沒人離開,有人點頭,有人開始要材料,還有人走近我說:「講的好,接著講!」從人們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對師父的敬佩。

我又說:「我師父把『真善忍』法輪大法傳向一百多個國家,使無數人受益,都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邪惡黨徒迫害法輪功,把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關到監獄裏,用酷刑迫害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牟利。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這時又有人點頭。

我接著說:「我相信大家都不信共產(邪)黨了,我給大家起化名,三退保平安。」然後我問一個退一個,三十幾人都退了。當人們都分散活動時,最後有兩位女士對我說:「見到李大師,請代我們問好!」我說:「放心!我一定帶到。」多年來,有很多人問師父好,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天借此機會,我把眾生對師父的問候帶給師父,以了眾生的願望。

2.在救度眾生中修出慈悲心

救人的過程也是修善、修出慈悲心的過程。講真相、勸退中總有不退的。一般我的情緒都不會受影響,可是遇到態度不好的,頂人噎人的,就把握不好,嘴上不說,心裏在埋怨。可是多次遇到這樣的人,是不是就不救了呢?我想,我是個修煉人,怎麼埋怨常人呢?他不是不明白真相嗎?他要明白真相,他決不會選擇淘汰的。我有慈悲嗎?我有善嗎?這不正是給我修煉的機會嗎?

師父說:「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1]師父的法理啟發了我的善念,加持了我救度眾生的正念。

二零一四年的七月,我遇到七、八個人坐著休息,其中一個男士站著吸煙。我迎面過去,說:「先生來份資料看看吧!」他很不悅的說:「沒興趣,不要。」我說:「不要緊,祝你快樂!」他說:「見你就不快樂。」我說:「這不怪你,怪我沒給你講真相,如果你明白真相,你就不會不快樂。」坐著的人都看我說甚麼,我說:「去年底上海的踩踏事件死了好多年輕人。今年六月長江的船難你們還沒淡忘吧,遊客上船後不久,船就翻了,死了四百四十四人,兩次事故相隔僅半年時間,就死了那麼多人。你們知道為甚麼嗎?人沒有了德,就會招來天災人禍,邪惡黨徒不僅貪腐,還道德極其敗壞,都是大貪特貪,絕大多數參與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牟利。人在做,天在看。人不報,天在報。」

這時有人點頭,有人開始拿材料。我繼續說:「以後還會出甚麼事,不會事先告訴你們的,請大家多保重,三退保平安。」很順利,坐著的人都三退了。我對那位站著聽真相的男士說:「就用『祝快樂』給你退了吧!」他不好意思,低著頭慢慢離開。我說:「下一站退吧!千萬別錯過機會,把平安帶回去。」我相信他會得救的。

3.在救度眾生中修出大忍之心

一天有三十多個遊客在等回程大巴,我就到人群裏講真相。一位女士阻攔我,與她同行的一位男士說:「聽聽不同的聲音嘛!」話音剛一落,人群馬上安靜下來了,看來這人很有影響。我立刻講「天安門自焚」假案如何栽贓陷害法輪功。一人馬上說,一看就是假的。另一人也說,當年央視在黃金時段半小時一次鋪天蓋地的播放。一位中年人說:「越播,假的越多。現在怎麼不播了?怕了嘛!」有的人點頭,有的人耳語。我又講惡黨甚至禽獸不如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高價牟利,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一位女士說,這是真的嗎?我就舉了兩個實例,那位女士聽了之後說:「太殘忍了!我要崩潰了,我相信這是真的。」

在場的人表情很嚴肅,看出很同情,大家紛紛拿資料, 我藉機勸大家三退,三十多人都退了。這時大巴來,有人喊上車了。原來導遊也在裏面聽真相,也三退了。大家紛紛招手告別,謝謝聲不斷。看到眾生的覺醒,三退後的喜悅,我感到無比的高興,無限的欣慰。

當我帶著喜悅回到講真相地方,見一位聽真相的女士坐在石板凳上,原來她是另外團的。我走近她問:「剛才我講的,你有沒聽清的嗎?」她突然變臉,一口口水噴在我臉上。當時我沒動心,我平和的說:「你生氣了?怎麼生那麼大氣呀?你這樣對我太不對了。」她又橫眉立目地說:「再說,我抽你!」我說:「你今天那麼無理,我要報警你可就走不了了。」旁邊一位男士說:「她在氣頭上,快離開她吧!」我又對她說:「你今天是遇到好人了,換一個人,肯定給你報警。」說完我就走了,邊走邊想:「我自己哪兒做錯了?今天開始那麼痛快,那麼多人得救了,我起歡喜心了。」可感覺臉上涼呼呼、髒乎乎,心裏還真不舒服。我深深嘆了一口氣,「唉!救人真難呀!」又一想,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

師父講:「有這麼個典故,說韓信受辱於胯下。」[2]「韓信還畢竟是個常人,我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比他還要強的多。」[2]師父還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師父的法理開啟了我的忍耐之心,讓我修出大忍之心,我心的容量擴大了,委屈、難過消下去了,升起了輕鬆、愉悅的心。

二、信師信法

1.師父幫我找回寶書和法器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這天遊客特別多,勸退不少。我正要趕火車回家,發現有四、五個人,沒講真相、勸退,我想不能落下一個人,就急忙趕過去。一接觸,他們還真是有緣人,講真相很愛聽,拿了真相材料,都做了三退。我立刻趕回來,取我的資料車,當離車十米遠時,我感覺我的車丟了,到那一看真的沒了。我想:「這麼突然,我甚麼地方做錯了,車裏有兩本《轉法輪》寶書,一本是我在坐火車時看的,一本是導遊跟我要的,這書丟了可是大漏呀。」我想我沒做錯甚麼呀,這是邪惡的迫害,我堅決否定。

當時我急哭了,趕快發正念找車,急的汗水、淚水不停的流。我喊師父幫我,我想:「資料車找不到,我今天不回家了。」我繞了一大圈,原本四十分鐘的路,我二十分鐘就走了一圈,在回到離放車處十米遠時,我感到車回來了,三步並兩步走過去,奇蹟發生了,車真的回來了,車裏東西一樣沒少。我手捧著寶書,呼喊著師父:「弟子感謝慈悲的師父!」我感恩的眼淚、幸福的眼淚湧了出來。心想:「今天是師父的生日,祝師父生日快樂!」

2。 師尊慈悲呵護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我的電腦出問題,網絡公司要來換網線,需要提前把網線前面的東西挪開,把小物品放在高處。我趕時間,沒拿梯子,直接踩椅子。當一條腿蹬上椅子,另一條腿蹬一半時沒站穩,直接從椅子摔到地板上,當時聲音很大,摔的夠狠的,爬不起來了。我的第一念是:「沒事,我是大法弟子,請師父加持!」我咬著牙爬起來,緊接著煉第一套功法,煉了三遍,已經汗流浹背,想上床休息,可爬不上床。我躺在地板上向內找:「時間緊,脾氣急,想趕時間幹完,心裏急躁,一急之下出了事,讓邪惡鑽空子迫害我。」我喊師父:「我不承認邪惡的迫害。」立刻長時間發正念,感到師父在幫我,周圍能量場很強,法輪不停的在轉。

之後,我躺在地板上聽師父講法,背師父的《論語》。我想起在監獄的同修,骨折後沒有對接,就打上石膏,堅持煉功學法,很快恢復健康,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也能做到。儘管很吃力的從地板上爬起來,無法坐,走路吃力,站不穩。我想:「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有師在,有法在,再苦我也不怕。

我堅持學法煉功,奇蹟出現了,第三天我可以吸塵擦地了,第四天我可以靠椅墊打坐了,第六天我可以不用靠椅墊雙盤了。這天,我不修煉的女兒回家,得知我摔了後,急忙安排送我去醫院檢查,我堅定的說:「我根本就沒想過去醫院。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有神管我,你放心吧!」她看我很堅定,不再堅持送我去醫院了,說:「那我就拜託神,保祐您吧!」此後,她見我一天比一天好,說:「您恢復的真快,比去醫院還快,真是太神奇了!」

我心裏想著去景點救人,想去中國超市送《大紀元時報》,想去煉功點煉功,十幾天不能做這些事,我急的又求師父。神跡再次出現,師父在夢中點化說:「景點、中國超市需要《大紀元》,沒人送。」我立刻悟到,那不就是安排我去嗎?我毫不猶豫的在第十四天拉上資料車,裝上報紙出發了。我心情愉悅,腰突然能夠承重了,上下火車、換車雖然身體有些疼痛,但能夠承受。我原本計劃把資料送給景點的同修就回家,可是到景點一看,啊!那麼多遊客。我立即面對面的救人了,忘了腰部的疼痛,一個多小時勸退了七十七人。我帶著滿載而歸的心情,邊走邊背誦師父的詩詞:「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從這天起,我又恢復了每天去景點講真相。

九月中旬歐洲法會在維也納召開。女兒看到我面帶無限的喜悅從維也納回到家,感慨的說:「媽媽恢復那麼快,都是神的威力!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您不到一個月就可以到處走了,沒有任何治療,好的那麼快,大法太超常了,令我佩服。」

十幾年來在景點講真相,開始參與的人比較多,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同修先後離開了。當時我想,即使最後剩我一人,我也要堅守救人平台。我就這麼堅定的一念,十幾年如一日的每天風雨無阻,寒冬酷暑的堅持著。不管是來自邪惡報警恐嚇、哄攆、搶真相材料、偷資料車,妄圖把我趕走,干擾迫害我救人,也不管是來自大陸遊客的各種干擾,都絲毫沒有動搖我堅持救人的決心。我有師尊的呵護,有大法給我的力量,有同修的支持,甚麼都不怕。走到今天,我深知救人是我的使命,是我在兌現誓約,兌現我的承諾。我還要繼續努力,做的更好。

同修們,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快救人,做師父合格的弟子,跟師父回家。最後用一首小詩,結束我的發言:

隨師回家

與師結緣前世中,
隨師下界大法傳,
風邪惡浪無所懼,
廣泛救人乘法船。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