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助師正法的大法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今天在這裏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得法的經歷以及得法後發生的幾件事情。

一、我得法的經歷

剛剛來到加拿大的時候,我對一些未解之謎和神奇的現象非常感興趣,而且那時候父親給我拿了一些同修寫的文章,裏面多次提到了師父和《轉法輪》,所以我非常想看師父寫的書。那時候父親對我說讓我先把同修寫的文章看完,再給我看《轉法輪》。

在之後不久,我和同學一起去當地的童子軍訓練營參加活動,在活動結束之後,我們剛剛要上車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地上有一些特殊的紙,問帶我去活動的同學家長,才知道是加幣,我撿起來之後就立刻把它交給了那裏童子軍的負責人,請他把錢交給失主。回到家之後,爸爸聽我同學家長說完這件事之後非常高興,說要給我獎勵,問我想要甚麼,我說,就把《轉法輪》提前給我看吧,就這樣我得法了。

二、信師信法化解危險

在我七年級下學期的時候,一天下午快下課時,一個同學和我鬧著玩兒,一起互相拿著鉛筆打鬧,他一不小心把手裏的鉛筆扎到了我的眼睛裏,我當時先是嚇了一跳,但隨後就想到了師父說的:「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想到之後好像不太疼了,然後我到廁所一看,甚麼事都沒有,眼睛也好好的,而且連紅都沒有紅,我就知道是師父保護我了。後來我想起來還有點後怕,要不是當時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的話,還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呢。

三、推廣神韻 不怕辛苦

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寒假的時候,父親帶我去西雅圖發神韻宣傳材料,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推廣神韻。到了那裏,每天早上先煉四十五分鐘的動功,然後就出去發材料了。開車的路上,我們大家一起背師父的《論語》,到了指定區域就背上三摞、拿上一摞分頭去發。西雅圖是個山城,發的時候經常要登梯爬坡,每天八、九個小時,就帶些餅乾和水,偶爾還滑個跟頭,爬起來接著掛。堅持十天下來,雖然很累,但既做了證實法的項目,也增長了見識。在西雅圖的同修叔叔說我「認路能力很強」;另一個同修伯伯也說我「很能幹也能吃」;還有一個看到我爬上很高台階給他家門上掛神韻材料的白人老爺爺對我說「你得到了很好的鍛煉」。

四、加入小弟子講真相平台

我是在二零一三年四月加入小弟子講真相平台的。我們那裏只有二、三個同修,而且只有我一個小弟子。因為父親上班回來的比較晚,為了給我創造一個好的修煉環境,爸爸幫我加入了全球電話組大法小弟子講真相平台。剛剛加入的時候我讀法讀的比較快,錯的也很多,後來父親提醒我說「讀法的時候認真一點,別讀的太快。」聽了之後,我讀書的速度也就減慢下來了,錯的幾乎也沒有了。

在平台上學了一段時間後,聽了不少小同修打電話的稿子,自己也用同修發來的稿子練習著念,然後就試著開始打電話了。剛剛開始打的時候我還有些緊張,但後來慢慢打得多了也就好了,有的時候也可以根據打電話時遇到的問題更改稿子,以便更好的勸三退,救度眾生。雖然有時好幾天都沒有人退,但只要讓他們每次多聽一點,他們得救的希望就大一些。我在以前的時候,一遇到空號就直接換到下一個電話去打了,但有一段時間經常遇到空號和打了一遍後再打第二遍就變成空號的電話,我們和阿姨說了這個情況後,阿姨說可能是網絡的緣故,建議我們多打幾遍也許就可以打通了。我試了一下,果然管用。我想,只要是我們領到的電話,肯定是與我們有緣的眾生。

在我們這個小鎮裏,父親因為要上班,所以沒法和我一塊煉功,我就在平台上找有時間的小同修們和我一起煉。剛開始的時候是煉四十五分鐘的動功,然後隔天再煉三十分鐘的靜功,後來一位小同修說煉三十分鐘的靜功太短了,想煉長一點,所以我們就把第五套功法加長到了四十五分鐘,但我那時候才剛剛開始學煉五套功法,所以沒辦法堅持四十五分鐘,而且腿經常滑下來,我就想起來,我在暑假上明慧學校的時候,一位老師說可以把腿綁起來,這樣就可以堅持長一點了。所以我就找來了一件小了的衣服把它捲起來做成一根繩子的樣子,再把它綁在腿上,慢慢就能堅持了,之後我們逐漸的又把動功和靜功都加長到了一小時。

五、在洪法項目中增強責任感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小鎮上除了我之外只有兩位同修,等我得法修煉一年後,父親就帶我一起洪法。我們在去年七月舉辦了真善忍美展,那時我正好放暑假,父親就派我陪埃德蒙頓的叔叔一起開車去接畫,我一路幫助發正念;之後參加裝卸、布展、發介紹傳單,很多人都來看了,看過美展的人我就發給他們一朵同修做的蓮花。從卡爾加裏和埃德蒙頓來支援的同修都住在我們家,我們每天展覽時輪流在門口煉功、回家一起學法,感覺非常好。

美展期間父親申請了煉功點,在美展結束之後我們就在美展場地外開了小鎮上第一個洪法煉功點,每週六都去洪法煉功。記得有一次我爸的車壞了,我們就打出租車去洪法,結果那天一下子來了二十多個人來學功,我覺得是因為做對了,師父鼓勵我們。

去年舊金山法會回來後,我們覺得應該更抓緊救人,經過聯繫和一個多月的等待,父親同修終於拿到了洪法需要的批准,在小鎮主要的活動中心開了第二個洪法教功點,每天放師父教功錄像的光盤。雖然我上學不能參加,但也幫發正念支持。

除此之外,父親同修還鼓勵我出小鎮外去參加洪法活動。去年加拿大國慶日那一天,我去到了埃德蒙頓洪法,打算在參加完那裏的洪法之後再去卡爾加裏參加天國樂團牛仔節遊行。在去那裏的前一週,因為我天國樂團的曲目只練全了一遍,會背的不到三分之一,怕吹不好影響到天國樂團的分數,就不想去了。但父親同修非常希望我能去參加這個一年一度的洪法活動,並增強責任感、鍛煉獨立能力。但怕影響到別人,所以我就老找藉口不去。後來父親找到一位天國樂團的同修,說了這個情況後,那位同修說願意參加,不吹小號,打鼓或者舉橫幅也行,但我又覺得時間太緊了,打鼓的鼓點肯定學不完就又推掉了,但要舉橫幅的話又不用學,還能順便練號,就答應了。

來到埃德蒙頓和同修們在省政府大樓前洪法,我加入了集體煉功,煉了兩遍動功和一遍靜功後又和同修一起給有興趣的人發介紹大法的傳單。後來過了中午,吃完午飯又煉了幾遍功,發完正念就結束了國慶日的洪法活動。

隔天我到了卡爾加裏,先在同修家裏住了一晚上,然後第二天早上就去到了天國樂團住宿的學校,把東西放下後,和同修們一起練了行進的節奏和拿橫幅的姿勢,並找了兩位吹小號的同修練習基本功。第二天上午,天國樂團的同修們一起坐車去遊行地點進行最後一次排練後,就開始了兩個多小時的遊行。我們隊伍走到之處不時響起喝彩和掌聲,看到眾生的熱情反應,我心裏特別高興。

遊行過後我們又打算去一處地方演奏,可因為我的腳痛,所以有點不想去,但轉念想到了師父說過:「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兩個多小時的遊行都扛下來了,再多加個演奏肯定也能堅持下來。

經過這次的洪法活動,我理解到洪法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會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

以上是我的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