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國樂團中修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是師尊親手建立的「天國樂團」成立十週年。回首在這個項目中走過的這十年,點點滴滴修煉上的收穫都讓我倍感珍惜。

十年時間中,有幾次印象深刻的神奇經歷,其中有兩次是發現自己練習基本功的時候覺得很高興,但是這兩次的高興卻是截然不同的。

第一次發生在參加這個項目不到一年的時候。有一次排練時,我意外的被同修表揚了一下打得好,心裏美滋滋的。第二天,很主動的練習基本功。練著練著,我意識到自己心裏特高興,就在想:我為甚麼這麼高興呢?原來是因為被表揚了一下。我主動的練習基本功,是希望提高技術以後還可以聽到讚揚。這不是為了「名」在做事嗎?!

意識到這個不好的念頭,我開始努力清除,並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聽節拍器上。慢慢的,腦子裏靜下來了,再一會兒腦子裏空空的沒有了任何思維,然後發現四肢、身體都和周圍的空氣溶在一起,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了,特別舒服的感覺。真實發生著的這一切讓我太驚訝了!師父在《轉法輪》裏面講到的打坐入靜時的最佳狀態,我怎麼在練習小鼓基本功的時候出現了呢?!後來真的只剩下腦子裏的一點點意識,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還有就是能感覺到丹田部位的震動和節拍器是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從此,不僅我自己的節奏變得更準確,而且辨別節奏是不是準確的能力提高了許多,差一點點都能知道,這對我日後在技術上幫助同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知道,這個能力是師父給的。

大概五、六年前,我和其他的鼓手們一起練習基本功。我又意識到自己心裏特別高興,就在想:不就是練習基本功嘛,為甚麼這麼高興呢?那是一種來自心底的愉悅,輕鬆而快樂。仔細體會,鼓槌打到鼓墊上的一瞬間,竟然敲擊出無窮的樂趣,而且每一下和每一下擊打出的樂趣都是不同的,人間沒有那樣的詞彙來描述那些無窮的美妙樂趣,只能是感受著,左右手不停的擊打就是在一個隧道中螺旋式的前進著。原來這個空間看上去很似枯燥的基本功練習,在另外空間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兒!

由此我認識到,打擊樂組的基本功練習,聽上去枯燥,做起來也枯燥。但是,當我們無所求,就是想努力提高技術從而把這個項目做好的時候,會收穫從天而降的喜悅,感受到修煉的神聖和奇妙。

還有一次是和我的節拍器有關。二零一三年七月初,師父給我們派來了專業指揮,大家都特別高興。指揮到樂團沒多久,跟大家提出每天練習基本功的要求。

最開始的兩、三個星期,我一點兒基本功都沒練,有點兒著急了。我把每天半小時的基本功練習,看成是修煉中的一個有形的要求,總是做不到的話,那不就是修煉上落下了嗎?於是下決心一定要開始練習,再沒有時間也得找時間。

一天晚上,像往常一樣,做完事情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多了,我還是決定練基本功。不努力的話,就總也不會有突破。那天雖然很晚才休息,但很高興自己終於邁出了第一步。最開始的幾次比較不容易,需要擠時間練習,慢慢的,基本功練習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安排出練習時間也不難了。

一個星期天,我按照上課時老師發的教材在家練,逐漸增加節拍器的速度,當速度上調到120,也就是單手每分鐘打240下時,我明顯感到技術上遇到了大難關,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突破。我想:沒關係的,需要多長時間都沒有關係,我會好好練習,一定要突破。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安排出時間練習,不敢懈怠,第三天還是練相同的內容,練一會兒提高些速度,再練一會兒再提高些速度。當我感到跟著一個比較快的速度有些吃力的時候,停下來看了一眼節拍器,上面顯示的數字是:132,眨眨眼再仔細看看,是132,沒看錯。我心裏咯登一下,瞬間想到:「糟了!我的節拍器壞了!」我扔下鼓槌,仔細檢查節拍器,好像也沒壞。我調慢速度接著練,當再次練到感覺吃力的速度時,停下來看看,還是顯示132。

突然,我想到:難道真的就是132?要是這個速度有點吃力,那打120應該就不覺得吃力了吧?我把節拍器調到120,跟著這個速度試了試:果然一點兒不費力,不僅不費力,反而覺得很輕鬆!這真是太意外了!原以為不知道要努力多久才能突破的技術難關,竟然就這麼過去了。當我終於相信自己過了這個技術難關的時候,真是太開心了,不過瞬間就意識到:這是師父給的!

想到此,前一刻帶有人心的高興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在心裏不斷的提醒自己:這都是師父給我的!這是師父給的!由此我聯想到:不論是製作節目,還是做銷售、搞技術,當我們做得像個大法弟子的時候,師父瞬間就把做好這件事情應該具有的能力給了我們,而且給的是最好的。

真正用心提高技術的過程中,時常伴隨著修煉上的許多體悟。老師上課的時候,告訴我們:鼓槌離鼓面的距離分別是三寸、六寸、九寸,對應著不同的弱音、強音。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隨意想打多高就打多高。當知道有這樣的要求時,我一下明白了:要想做好一件事情,首先要歸正自己的行為,自己正了,吹出來的音符、打出來的鼓聲才會有漂亮的形狀,才能打動人。那麼,要想自己做正了,這不都是修煉上的事兒嗎?!說到底,要想提高技術,還是首先要在修煉上提高,一切都和修煉緊密相關。

我體會到打鼓也如同跳舞一樣,是有韻味的。基本功沒練好的時候,就好像是用一根硬邦邦的大骨頭在敲鼓,雖然能敲得很響,但是那個聲音乾巴巴的並不悅耳。基本功練到一定程度之後,兩隻胳膊揮動鼓槌時,外柔內剛,有力度同時也有韌性,打出來的聲音既威武又動聽,富有感染力。

曾經有一次排練「法輪大法好」這首曲子時,我聽到的不是音符,而是所有的樂器在快樂的唱著「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我興奮的把這奇妙的感受告訴身邊的同修,同時想到:我們能夠吹出悅耳的音符,那些樂器也很開心。反過來說,如果跟了一個不努力的修煉人,吹出來的聲音不好聽,那個樂器一定很沮喪。總之,修好自己是基礎,有了這個基礎才有把事情做好的可能。

在協調過程中闊大胸懷

參加這個項目至今,最大的感受是在協調過程中,不斷的用大法來對照自己的言行,修出更寬廣的胸懷。

我做協調工作第一次印象深刻的是個教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位小鼓手的出勤長期不好,我打算給她些壓力好讓她重視起來。結果她跟我說:要不然我就退出吧。我真是嚇一跳!給她壓力是希望她能做好,不是讓她退出啊,她要是真退出了,這不是我的責任嗎?!我趕緊跟另一位小鼓手聯繫,把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請她出面去和那位小鼓手交流,因為她們倆比較熟悉。

這件事情讓我認識到,協調是要講究方式方法的,這種給壓力的辦法是人的辦法,所以收不到好的效果。在以後的協調工作中,我根據自己對每位隊員的了解,採用不同的方式,當面說、打電話、發郵件、發短信,或是請其他隊員幫忙。溝通時也要根據具體的情況,從不同的角度來溝通。

多年來,我的協調工作做得有成功也有失敗。能夠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去協調時,就會有收穫;在人心帶動下去做事時,就會摔大跟頭。

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一天,我和一位新隊員通過短信溝通。當看到她還在為一直沒有做好而找藉口時,有些不耐煩了,心想實在不行退出算了,於是拿出最後一招兒「激將法」,硬碰硬的說:既然你的時間這麼有限,還不如專心把另外那個項目做好。她當然看得出來我是勸她退出樂團,結果一個短信接著另一個,把我灰頭土臉的數落了一番,最後把我歸到了干擾她助師正法的舊勢力那兒去了。

看著這些短信,我陷入沉思:雖然被刺激之後她要開始努力了,可是我這真的不是個好辦法,因為同修負面的東西反應得很激烈。說到底,用人的辦法不行啊。我在溝通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心不善,再想一想為甚麼心不善?因為對這位同修有很大的成見。這位同修在加入「天國樂團」的過程中,對於參加哪個聲部挑三揀四,看到她用這樣的心態對待師父親手建立的「天國樂團」,我真是又傷心又生氣。我們每一位隊員,都很尊重這個項目,因為是師父親手建立的;根據樂團的需要,分配在哪個聲部都行,都要求自己努力做好,與這位隊員的言行截然不同。

這次矛盾發生後,我想到師父說的:「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1]看看我自己,別說使對方落淚,從對方的反應就知道我說的話離大法的要求差多遠了!

我反思自己,師父說,「你不能夠隨便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你要能守住你的心性。」[2]在你一言我一語的碰撞過程中,我明顯意識到自己的人心起來了,可是並沒有管住自己,在人心的帶動下說一些鬥氣的話。我也知道自己對同修有成見的心是不對的,如果不是因為對她耿耿於懷的話,事情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轉念又想到,我已經努力,在平時排練時不顯露出心中的不滿,再要讓我對這樣一位不尊重師父親手建立的項目、又不在項目中努力的同修和顏悅色,心懷慈悲,真是太難了!可是師父說了:「修,就是修自己」[3],所以,難,我也得修自己啊!

今年參加中國新年遊行前,每一位隊員都要考試新曲子,通過了才能參加遊行。這位隊員沒通過,所以遊行名單裏面沒有她。她三天前剛剛高興的告訴我,身份通過了,以後可以去加拿大遊行了;三天後得知遊行名單裏沒有她,於是發短信給我,說自己不是這塊料,要考慮退出。看到短信,鑑於之前的教訓,便提醒自己要做好,我跟她講了一些具體的情況,先消除誤解。不管對方再說甚麼賭氣的話,我都及時抓住自己的人心不讓它起作用,而是守住心性,平靜的回覆。

我發現當自己平靜的時候,能夠通過對方說的話,找到她的心結在哪裏,回覆的時候就知道如何能夠打開那個心結。過了沒幾天,這位同修又是發短信又是打電話,主動要求找指揮補考。四﹒二五那天,她又站在「天國樂團」的隊伍裏參加遊行了。

協調大人還好說,協調小孩我卻是一點兒經驗都沒有。二零一三年八月中旬,我遇到協調上的新課題。一位十三歲的小同修想加入「天國樂團」,團裏安排他打大鼓。

小同修參加排練從來不遲到、不請假,就是回家不練基本功,對我提的一些如何練習基本功的建議,都有他自己的理由給搪塞過去了,比如剛開始的時候,我說給他一付鼓槌,回家練習基本功,他跟我說:用筷子就行了。這還真是讓人有點頭痛,他畢竟是樂團中的一員,每個人的修煉狀態、技術好壞,對整體都是有影響的,我該如何引導他真正成為這個項目中的一份子?

後來想到那些上學的小學生,老師不是常常都需要和家長聯繫嗎?對,我跟他的家長聯繫。一是幫助家長了解自己的孩子參與的是甚麼樣的一個項目,再來也讓家長清楚這個項目的基本要求,幫助督促、提醒孩子遵守規定。我也注意向家長詢問小同修學法的情況。

幾個星期之後,我開始給他上課,從最基本的樂理知識開始:每個音符都長甚麼樣子,它們之間的關係是怎樣的,等等。再根據他的情況,留非常具體的家庭作業。兩、三個星期後,我們第二次上課。之前教的內容,他一點兒都沒記住,於是又重新溫習一遍,再三叮囑,要把這些基本知識記下來。除了上課,我也跟他在修煉上交流。第三次上課,他的腦子裏還是空空的,好像我們從來沒有上過課,我終於沒守住心性,著急的說:你是個小孩兒,可你畢竟是大法小弟子啊!作為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如果總是這樣,你甚麼時候能參加遊行呢?我重複了一遍同樣的內容,還幫他做了筆記。

第四次上課時,我拿出張紙,畫了一個closed head,一個stem和一個flag,問他這是幾分音符?看到他很猶豫的樣子,我的心裏一下涼了半截,於是又問了一遍。只見他小心翼翼的用大拇指把符尾擋住,然後看著我、帶著比較肯定的語氣說:「這是四分音符!」這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答案!我深深的吸了口氣,又長長的出了口氣,無言以對……

我們就是這樣,一路磕磕絆絆,走過了十個月。不知道從甚麼時候,小同修可以安安靜靜的站在原地,再不走來走去了;每個星期都練基本功,有時候練習的時間比小鼓手還多;他和另一位大鼓手商量好,星期六提前一、兩個小時到達排練場地,兩個人自己先練;他還堅持和住家附近的同修們早晨在戶外煉功……

大家看到小同修的進步,高興的跑來跟我說,內心的喜悅溢於言表。我把大家的話轉告給他,他不好意思的結結巴巴的說:「別,別誇我了。」我開心的對他說:「這是好事兒,大家都為你高興!把你誇得跟朵花兒似的。」旁邊的同修聽了都笑起來。我把同修的誇獎告訴他的父母,與他們一同分享好消息。

七月四號這天,通過了考試的小同修穿上唐裝、手持鼓槌、身背大鼓,作為「天國樂團」的一名正式隊員,和大家一起參加了華盛頓DC的大遊行。燦爛的陽光下,多了一位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小弟子。

每一位隊員,如果表現上有進步,了解一下就會發現,無一例外的都是因為修煉上提高了。這個團隊中的每一位隊員都是至關重要的,每個人修煉上有提高都是我們全體隊員的收穫。因為救度眾生指望著我們每一個人!

我每一次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的時候,都是會收穫大大的驚喜。有時候覺得做起來很難,真的橫下一條心,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時候,從天而降的喜悅總是搞得我措手不及,心中充滿難以言表的快樂,那是修煉昇華後發自內心的喜悅。

結語

十年來,我們聲部始終保持著師父當初建立「天國樂團」時打擊樂組的人數。大家在這個項目中一起走過的歲月,有歡樂也有淚水,有矛盾更有修煉昇華後來自內心深處的喜悅……

師父說:「師父帶領著大家做神韻實際是給大家做榜樣。我把神韻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碼在文藝領域裏、藝術領域裏,神韻唱了主角了。那麼其它項目怎麼樣?你們對自己做出的一點成績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嗎?你連配角都沒唱上,有的在唱丑角!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嗎?是師父叫你們做的嗎?」[4]

聽了這段講法,大家都決定要努力,在一個多月後參加的七月四號華盛頓DC的大遊行中,做最好的軍樂團之一。我們要做主角。那段時間,我們聲部每個星期都考試,大家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就是不能降低標準。一次次的努力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敗,有的隊員流著眼淚要退出,沒有說退出的隊員也差不多到了承受壓力的極限。

七月四號那天,當我們走完了遊行的全程後,感覺天格外的明朗,風格外的輕柔,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久違的笑容……

兩天之後,七月六號,師尊親自派來了樂團指揮。

一年以後,二零一四年七月四號,當我們再次行進在華盛頓DC的憲法大道上時,演奏了據說是遊行曲目中最難的曲子《星條旗永不落》。

今年七月四號「天國樂團」參加華盛頓DC大遊行時,將首次在美國首都演奏師尊親自作詞作曲的《神聖的歌》。

回首十八年的修煉,每每覺得自己做的還像個修煉人的樣子,心裏面會感到很欣慰,因為我在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每每修煉上遇到難關,當我覺得很難的時候,就在心裏面堅定著一念:「再難的關我都要過去,因為我要跟著師父,我一定要跟著師父!」

師父盼望著我們能夠修煉如初,我要努力,做到修煉如初。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