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點講真相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現在我將多年來在景點講真相的體會向師父和各位同修做個彙報。

我於二零零六年來到海外,第一次到泰國的景點講真相,內心深處格外的珍惜。因為在這個自由的環境裏,能讓中國大陸的人看到大法的真相,真的那時感覺很幸運和幸福。

那時候我跟姐姐經濟很緊張,不能每天兩個人同時去講真相,否則生活就難以維持。每次我去講真相,就更能感受到師父的加持,在那個酷熱的天氣裏總是被一種強大的能量包著,沒有感受到泰國的酷熱天氣。

有一段時間物價上漲,我們搬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為了節省開支,我就跟姐姐說:我在網上講真相,你去景點吧。一天晚上我清晰的做了個夢,夢見我的一個小學同學對我說:她要是不出國,永遠都不會知道法輪功真相。

如果不是夢到這位同學,我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想起她。我知道這是師父告訴我,出國的這些中國遊客都是來聽真相的。於是,我就又開始去景點了。後來有一段時間,有免費的公交車,那段時間我就可以天天去景點講真相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我們開創的環境。

我來到了芬蘭後,也同樣去景點講真相,之後又參與了媒體講真相,因為忙,夏天的時候我只是偶爾去景點講真相,直到去年五月份,我的電腦和網絡不斷出現問題,媒體講真相進行不下去了。我就向內找,到底哪出現了問題。我覺的應該每天去景點講真相,那裏有許多有緣人等著得知真相。

一、用真相廣播給中國人講真相

聽一個西人同修講,芬蘭有個中國人必去的景點。我跟姐姐去這個景點考察了一下,覺得這是個好地方,因為是公園,我們還可以展示功法。從那天開始,我們倆每天來到這裏煉功,發真相資料,勸三退,我們也擺上了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英文橫幅,一些外國遊客看到後,主動在制止活摘器官的徵簽表上簽名。

後來有西人同修和幾位中國同修也參與進來,西人同修不會說中文,他們就煉功,讓中國遊客看到外國人也在煉法輪功,很多遊客主動拿真相報紙。我們煉功的人越多場越好,中國人、外國人都感到很震撼。

慢慢的,我們發現了這個景點的特點:早晨中國遊客很集中,最少在一個小時內有四、五個團,多的時候有二十車,但停留的時間短,我們發報紙、勸三退來不及,於是我就播放真相喇叭。很多中國人被導遊灌輸拿報紙危險,或是說我們這些人都是被雇佣的等等。廣播講真相的效果非常好,遊客們聽完廣播後,有的自己主動來拿報紙,還有的也不去照相了,站那一直聽,也有膽子小的,就站在我身邊假裝照相,藉機聽真相。

二、在講真相過程中實修自己

播放真相廣播,讓人們得知真相的效果好,但也實實在在的讓我在這個過程中修自己。

在歐洲,人們習慣了安靜。最開始播放真相廣播的時候,對於聽不懂中文的外國人來說難以接受。一時間矛盾都集中到我這裏,衝突不斷。我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要求自己做好,每次衝突我都會問:自己是不是哪裏做的不好?哪裏需要改進?是不是聲音真的大了?有時不明真相的人衝我吼,我也會感受到挫折,第二天就很不情願的來到景點播放真相廣播,可是往往總是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遊客一直在聽,還主動拿真相資料,也有的人主動跟我說話,問問題,我一一解答他們的疑問。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鼓勵我做好。

有一次我講真相時被一個中國人罵,第二天就不是很有正念的在播放真相廣播,這時一個大陸的同修來到我跟前,激動的跟我擁抱。那個阿姨說,「終於見到你們了!」然後她給了我一張大陸同修講真相用的真相幣,我一直珍藏著這張真相幣,我覺得那是師父在我講真相受挫時,安排大陸同修來到我身邊,鼓勵我繼續做好救度眾生的事情。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怕心,怕播真相廣播別人不理解等等。

後來,我根據實際經驗,總結了播放真相喇叭的方法:應該在哪個地方播放,怎樣避開外國遊客和導遊,甚麼時候大聲,甚麼時候小聲,有風的時候怎麼播放,等等。我和同修早晨到景點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測試聲音。我根據中國人的癥結不斷的改進播放內容,我和同修配合製作真相廣播,後來同修又建議明慧廣播電台製作了景點講真相的錄音,我也將我們播的部份錄音發給明慧網,提供給全球同修。一些同修又將很好的錄音發到了歐洲真相平台,供我下載,我真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是個整體。

漸漸的周圍的環境都變了,導遊也知道我只給中國人播放,也沒爭議了。一些個別的周圍居民,最開始對我們播放真相錄音很反感的人,後來經一個同修跟他們講真相,他們也都明白了。其中有一位愛爾蘭老人一直對我們很不友好,後來同修跟他講真相後,現在每天他散步時都要來跟我打個招呼。一位住在芬蘭很多年的導遊,他對大法並不排斥,但他不喜歡我播放喇叭。今年一個大雨天,早晨很早他就帶團來到公園裏。那天中國人很多,有二十幾車,一個外國團都沒有,我就可以將聲音放的很大。這時這個導遊聽到聲音,回頭驚訝的看著我說,「我以為這大雨天,而且這麼早,你不會來了呢。」走時他對我說,「你是風雨不誤啊!」我也認真地跟他說,「我知道你風雨不誤,我也得風雨不誤。」從那之後他再也不排斥我的真相廣播了,有新的廣播內容時他也會站那認真聽。

三、學好法 修好自己 圓容整體

在播放真相錄音的過程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身的修煉狀態真的是很關鍵。我的狀態好,遊客聽的效果就好,反之則不好。所以我每天儘量保持一個好的修煉狀態,早晨儘量把五套功法煉完。因為習慣了做媒體熬夜,晚睡晚起。後來改成早睡早起,最開始五點起來都有點難,到現在早晨四點十五分開始煉功。當然也有堅持不好的時候,這一點跟那些老年同修比,做的很差。早晨煉完功,感覺就很踏實地去講真相,然後回來學法。

自一九九七年修煉以來,我最大的干擾是自身的思想業,它讓我學法煉功總是思想溜號。我得每天想辦法讓自己學法入心。我就背法,背得很慢,但很受益。雖然背一小段,甚至一首《洪吟》,都能讓我很快不胡思亂想。學法思想溜號,真的很苦,感覺很多執著心蜂擁而上,跟同修有矛盾時很難向內找。

今年前段時間在景點講真相,我跟一個西人同修意見不同,她認為我跟中國人放喇叭是在強加於人,而且聲音很大。在我播放真相、很多中國遊客正在聽真相的時候,這位同修讓我站在一個地方不能動,而且調到很小聲,只有我自己能聽到,當時我就守不住心性了,覺得好不容易外部環境都已經正過來了,我們內部同修又來干擾,一時委屈抱怨就都上來了。事後,我給另一位協調人打電話,訴說心裏的不平。

接下來的兩天我想:你覺得我聲音大,那我就去另一頭,不讓你看到我,也聽不到我放。但心性問題並沒得到解決,然後又有其他西人覺得不妥,甚至覺的我們不應該放真相喇叭。我就更來氣,就更不向內找。不向內找那就沒有路了,越想越覺得別人不好,身體都很累,打不起精神來。後來我想:不能這樣呀,這是修煉呀。

星期五集體學法,我感覺自己坐在熱屋子裏要窒息了,沒辦法,離開房間,自己在戶外學習《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說:「就是大法弟子有錯誤不願意讓人說,誰也不能說,一說就炸。對時不高興別人提意見,錯了也不高興別人說,一說就不高興。這個問題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了。」[1]

再繼續學,師父說:「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你們在座的有幾個在突然間有人指著鼻子罵你時能夠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幾個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指責心不動而找自己原因的?」[1]

學到這裏,我的心一下子就平復了,我還是那個老問題,表面很溫和,其實最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還是那個求名的心在作怪。同時也覺得這段時間自己講真相盡力了,也有了經驗,外面的環境也變了,我的心裏放鬆了,自我也膨脹了起來,再加上這段時間學法又是質量不好,自己的這些問題積攢到一起,才讓邪惡因素鑽了空子。找到這些自身存在的問題,我真的很慚愧。

我繼續每天去景點講真相。星期六,大家在講真相時集體配合的場都不一樣了,早晨我剛到就有一位大陸遊客主動過來說想煉法輪功,問我有沒有《轉法輪》,還想要煉功的書或光碟。那天很多遊客都在主動拿真相報紙。一位瑞典同修主動跟中國人講真相,那個中國人英語不好,同修把我拉過來讓我講,我沒說幾句,那個人就同意三退了。

沒過一個星期,同樣的考驗又來了。一位同修說我不應該拿著喇叭跟著遊客走,應該把喇叭放到固定的地方。我這次相對平靜,但還是說我一個人照顧不了這麼多團,所以有時就得跟。我沒說完就來了個旅遊團,我去播放錄音,一個人對我大罵,還說了很多對大法不敬的話。當時我也沒因為被罵而覺得委屈,只是在想我到底哪沒做好,讓眾生沒得救。

那天回來,我跟一位同修交流,她說她當天的心態也不好,看到一個阿姨講真相的方式她都不接受。我也說到自己對其他同修講真相的方式有想法。想想那天大家都在互相排斥,那個場是擰勁的,怎麼能救了人呢?!

我決定放棄一味強調自我的做法,跟同修商量把真相喇叭放到固定的地方,看看效果如何。同修每天上班前來到公園,和我一起,放一個半小時左右的真相喇叭,效果真的不錯。有的人一直在我們跟前不走,有的人乾脆就坐到放真相喇叭的椅子上聽,還有一個人找到同修要三退。

一位同修,在得知外國導遊不理解我們放真相喇叭的情況後,主動寫了中文短稿,說明我們為甚麼要用這種方式告訴中國遊客法輪功真相,她還找到不同國家的同修,把這個簡短的說明翻譯成了七國語言,打印成展板,放到真相點。結果這個展板發揮了很大作用,有的外國遊客專門對著這個展板照相。

這又讓我深深的體會到放下自我、圓容整體的美妙。我理解,一個人證實法時,師父要我們是頂天獨尊的神;整體講真相時,師父要我們形成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協調一致才能法力更大。

這兩次親身經歷,讓我認識到了師父早已在法中講到了我們會出現的問題,法中甚麼都有,必須多學法學好法,才能向內找到自己的問題從而修好自己,在救度眾生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我還有很多的不足,需要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不斷歸正自己。謝謝師父給予我救度眾生的機會,我會更加珍惜!

以上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