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工作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

一、第一次擔起協調的責任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惡鋪天蓋地,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突然消失了,同修們見面都不敢說話,各自回到自己家中學法,找個交流的環境都很難。我心裏很迷茫,這怎麼修啊!該怎樣做呀?當我看了耶穌傳和釋迦牟尼修煉故事以後,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考驗,那時候還沒悟到全盤否定舊勢力。只知道應該堅定修煉。悟到以後我就主動去找同修,有時在大街上見面,我也叫住同修跟他們交流,鼓勵他們放下怕心,這是考驗。

但是幾個月過去了,同修們還是不能在一起學法交流,我很著急,那時候還沒有手機只有座機,但是大家都說座機被監控了,想到同修的狀態,我也不管這些了,我心裏想,神做事,人管不著,然後拿起電話就開始給同修打電話,把同修叫到我家。

那天來了二十多人,但是大家都很怕,有的同修開始都不敢說話。但交流後變化還是很大,大家感覺很好,去掉了很多怕心,互相鼓勵。在一九九九年年末,我又一次把同修叫到我家,當時也是二十多人,大家一起在法理上交流應該怎麼做,怎麼面對這件事情。最後都表示要在法中堅定的修下去。當時把同修叫到一起真是不容易,現在說起來很輕鬆,在當時環境下壓力是相當大的,隨時有被抓的可能。

說考驗,考驗真的來了,其實是迫害開始了,一九九九年末,邪惡對我地區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大抓捕,新年前我地區就抓捕三十九人。我因為沒有悟到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也就沒有意識到應該反迫害,在正月初八也被轄區警察帶走,被關進當地第二看守所,一關就是五十八天。出來後不久,於六月十九日又一次被綁架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訪,我們是五個同修一起去的,在北京天安門金水橋和天安門周圍掛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很快就回到了當地。回來以後,我跟同修交流,很多同修都想去,於是我於十二月,又一次進京上訪。當時一共有八個人同往,但是中途六個人被抓,只有我們兩個人順利到達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抓,被送回當地看守所關押,十二月末被勞教一年,送進了萬家勞教所,二零零一年末我出獄回到家。

二、叫醒身邊的同修 整體提高上來

在幾次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悟到,大法弟子集體反迫害力量非常大,也就是形成整體非常重要。我也悟到這場迫害是師父不承認的,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出獄後,我著急跟同修切磋,希望大家認識上來,應該站出來證實法。可是回到當地,看到同修們的狀態不是很好,有的在家裏偷偷學法,有的放棄修煉了,有的因法理不清邪悟了,還有被邪惡利用出賣同修的……看到這種情況我非常著急,於是就有一個願望,叫醒身邊的同修。

我所居住的小區一九九九年之前共有七十多名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以後沒有幾個敢出來的,我當時根本不懂得甚麼叫協調。就知道想辦法,找同修,跟他們切磋交流,看看他們誤到哪裏了?然後在心性上提高上來,堅定修煉。我抓住一切機會,到同修家裏去找,在街上碰到也跟他們交流,鼓勵他們。一個一個的叫,一個一個的找,這期間遇到的難度是很大的。

開始我自己做,後來我和其他幾個同修配合一起做,大家一起去做叫醒身邊的同修,不長時間,我們所轄小區大法弟子狀態越來越好。我和幾個同修配合,印資料、發資料、傳遞資料,和同修交流,忙得不亦樂乎,我的家裏幾乎每天都有大法弟子來,我們經常在一起學法發正念。互相配合,形成整體,發揮整體的作用。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有的邪悟的同修也回到法中來了;一些不精進的也開始精進實修;由於怕心不修的也逐漸的回到大法中。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積累了一些協調的經驗。

因為我有「叫醒身邊的同修」這樣一個願望,師父看到了,師父加持我,讓同修找到我交流。於是我們五個同修擔當起了對整個地區的協調工作。

那時候協調起來很艱難,因為各片的同修都形成了小圈子,不願與外界溝通,原來的輔導員還都在默默的協調著自己那一片的同修,一聽說要把整個地區協調起來,覺得難度很大,加上互相之間的不信任,更是難上加難。同修之間的排斥接觸,認為接觸多了不安全,有的把同修當特務,戒備心很強,不願意交流,怕出危險,因為當時環境下,明慧網上經常出現大法弟子交流被抓的消息。特別是做真相資料的同修都是單線聯繫。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在法上認識到:資料點的同修適合單線聯繫,為了保證同修的安全,不暴露身份。但是平時交流,誰也不會問及誰是做資料的,互相不說誰都不知道。大法弟子交流,整體提高是必要的。

經過幾次交流,對每個人心性的提高都有好處,對形成整體更是必不可少的。有很多同修從一九九九年以後就沒有過這樣集體交流的機會,大家坐在一起切磋,感覺非常好,特別是在一起發正念,能量場非常大,每個人都溶在其中,真是得到了淨化一樣。

我們悟到,大法弟子互相協調、形成整體是師父要的。同時我時時告誡自己:你不是甚麼領導,就是一個聯繫人,張羅人,跑跑腿,說說話而已,但是責任重大。因為師父說了:「其實負責人也是召集人,也是修煉中的普通一員,為大家服務的人,多付出的人。」[1]

三、我們當地走的是整體協調的路

由於大陸環境與國外不同,在當地證實法的項目中,都是在不斷的摸索中,做每件事都需要在法理上明確才去做。因為都是在修煉中,所以很多證實法項目需要整體配合,我們大法弟子在協調中,一個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每個人都把自己悟到的法理拿出來,大家都能認可的,就去採納。因為修煉不是做事,也不是大幫哄,所以我們當地協調人不能個人做決定,每個項目配合都需要大家交流,在法理上達成共識才去做,如果爭議很大,認為不在法上就不能做。

我們悟到大法是圓容的,我們大法弟子就是助師正法來的,我們所走的路就是在證實法,大法弟子從各個天體大穹來的,都是主,都是王,每個人證悟的理都是不同的,在舊法理中是不相容的,但是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證實新宇宙的法理,新宇宙的法是圓容不破的,舊宇宙的法理是成住壞滅,新宇宙的法沒有滅,到了壞的時候大法機制自動就能修補,沒有滅了。在人中修煉的大法弟子每個人證悟到的法理溶到一起就是圓容不破的。那麼在修煉中就需要每個人修去自我的東西,放下自我,把自己溶到整體當中,完全突破個人修煉框框,成為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成為新宇宙的生命。

我們當地出來做協調的人多數是當年的輔導員,經過在一起商量,把當地同修分成小片,每一片都要選出一到兩人做協調的,還分成街裏和農村,分片交流,不至於人太多,會帶來安全隱患。每次切磋完以後,各片協調人還要回到各片與同修切磋,這樣就形成了整體,需要配合的時候都能及時把各片協調人召集上來,及時溝通,在法上認識,就按照法的要求做,達到整體配合,整體協調,整體提高,這樣不容易走偏,也不會把同修帶偏。

這個過程是經過多年的努力,難度非常大,來自同修中的不理解、各種各樣的想法,這都要求協調人及時修去一些人心;跟同修交流、切磋,共同做一些項目,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克服很多困難。特別是經常出現協調人被抓,各種不同的聲音馬上出來了:協調人都被抓了,不應該協調了。我們沒有受這些負面因素的影響,繼續協調配合。

我們當地協調人定期在一起學法,法理清晰才能跟同修交流啊,十多年來一直堅持著,在各個項目中大家互相配合。我們清醒的認識到,協調人不是領導,只是有一份熱心,只是一個張羅人,比如組織同修切磋,交流,大家在一起共同配合做一些大法的事,時時站在整體的角度考慮問題,特別是一些證實法的項目需要配合,協調人就應該多付出,多配合,在整體上把握,使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路走正。但是同修不要對協調人產生依賴的心理,每個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每個人都有自己證悟的法理。

多年來,我們當地很多大法救人的項目,在協調過程中都做的很好:

1、十多年來每年世界法輪大法日和師父生日前後,我們當地都要組織同修開法會,各片召開大大小小的法會,幾乎每個同修都有機會參加,每個人都在法會中受益,心性得到提高,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

2、每次有集體配合的事情大家都能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同修,配合發正念,配合營救同修,配合到農村發資料等等。

3、在修煉中,在法理上有不同認識,大家都能及時組織交流,達成共識,整體提高。比如,環境越來越好了,有的同修就提出不用定期交流了,都知道怎麼做了,就是做好三件事。我們經過反覆切磋,悟到這種想法是不對的,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修煉中,都有人心在,經常容易放鬆,做大法的事不知不覺就成了常人在做事了,做事不等於修煉,在做事中都有修煉中要提高的因素,大家互相切磋交流能互相找到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定期交流是應該的。

4、我們當地整體配合,每個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經歷都能整理出來,上明慧網,曝光邪惡,過程中要找同修切磋,還要協調幫助整理材料,工作量相當大,同修不斷加大容量,修去很多人心,經過整體配合效果都很好。

5、當某地區出現幾個人各地演講,宣揚個人邪悟的東西,使很多同修被帶動。我們地區的整體對此在法上交流,沒有給他們市場,每個人都站出來維護法,使大法弟子都在法上清醒過來,那些被帶動的同修也逐漸的歸正了,沒有出現大面積走偏。

6、在訴江過程中,我們地區同修整體配合,及時溝通,各片同修配合高密度發正念,在訴江過程中不斷提高認識,法理越來越清晰,基點就是救人,而且作為大法弟子必須參與訴江,只是認識快慢的問題。出現各種執著都是要修去的,比如執著立案,執著經濟賠償,執著結果等等。出現干擾馬上集體發正念清除邪惡,穩步訴江,我們地區已經有超過六百人訴江了,訴江大潮還在繼續,我們地區陸續還有大法弟子參與訴江,包括一些親朋好友也開始參與了。

四、在協調中找到自己不足,心性得到提高

在十多年的協調中,我時時刻刻能看到自己與同修的差距,能彌補自己在法上認識的不足,協調人只是一個張羅人,不是領導,過程中我修去了執著自我的心,還有很強的妒嫉心、顯示心、歡喜心、改變別人的心,特別是外求的心,總是習慣看別人的缺點和不足,老想去幫助別人,這些都是強烈的執著自我。漸漸的學會了向內找,無論做甚麼事都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因素啊。

還有在協調中,需要花大量時間,有時候就忽視了家庭中的修煉,拿做大法的事當藉口,家人有意見自己忘了向內找,還認為是家人干擾自己,不找自己的原因。同修們經常在法理上幫助我,鼓勵我,使我在法中不斷提高,心性得到了昇華,感謝師尊給了我這樣的機會,通過這次法會,我又一次理清自己的思路,找到自己的不足,在今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實修,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也希望各地的同修們能夠在法上認識上來,在當地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每個人都能參加集體學法,這是師父所要的,每個人都能站在整體上考慮問題,去掉為私的心,因為我們要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

以上是我個人所悟,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