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調中,放下自我走正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這些年,我和老伴同修風雨同舟,相互配合著在大法中修煉,由於迫害,我們有家不能回,單位受「610」指使,一直扣押著我們倆的工資,經濟上的迫害,也給我們的生活和修煉造成了很多難處。

有一次我和老伴回家,女兒哭著對我說:「爸!你很自私,這些年你和我媽根本就沒有管過我,你們光顧修煉,不想別人。」我聽了女兒突如其來的一番話,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我在想:孩子說的也不無道理,這些年幾乎沒用心在孩子身上,有時候確實把孩子給忘了。我把心平靜下來,好一會才說:「其實,爸爸不是不管你,我們現在很難,要是為了自己過好日子、不管別人也能做到。可是爸爸在外面是救人,如果不去救他們,將來大難來的時候,他們就會被淘汰。爸爸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別人。如果沒有大法在人間洪傳、從而給人類一次次選擇生存的機會,人類恐怕早就不存在了,還談甚麼過好日子?」不知女兒聽懂了多少,她不再埋怨了,心也平和了下來。

現在,環境已經寬鬆了許多,妻子的工資已經恢復了,生活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回首走過的修煉路,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就不會走到今天。

一、協調中,放下自我

反迫害初期,我們當地進行電視插播大法真相,很多協調人和技術同修被綁架了,整個地區證實大法的項目處於癱瘓狀態,同修們不知道怎麼做,那些日子裏,大家遇到一起都在說,我們應該這樣做,應該那樣做。同修的話在喚醒我的責任感,這時候需要有人站出來去主動做協調。

當時真的不知道從何做起。同修有的說「我會刻錄」,有的說「我會修理機器」 ……有一天,一位女同修說:「叔,我能上網下載。」當時這正是一個很難辦的事。同修接著說:「有一個地方能上網下載,但是邪惡一直在那裏蹲坑,但是我能進去。沒甚麼問題。」聽了小同修說這番話,我想,不是沒有同修去做,而是沒有把同修的能力找出來,發揮出來,這是我們應該要去溝通、協調起來的問題。

於是,我們地區各片的幾個同修到一起交流,分工承擔起當地的協調工作,有負責資料點印刷的(當時是大資料點),有負責運輸分發資料的,有負責技術的,還有負責和同修交流的等等,大約半月時間,整個地區的大法項目恢復了正常運作。

在協調工作中,要過心性關的機會很多。對我撞擊最深刻的是那一次:

當時我們地區一名同修被迫害致死了,很多事情需要大家來商量如何配合做好。於是我們約定好大家在一起交流,結果有好幾個同修不來參加。站在法上想,我們是一個整體,不是一個人的事,她們不來,我們就去她們那裏吧。於是十幾個同修去了那部份同修的地方交流。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她們說就是不交流。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說:不交流就不交流吧,就在一起學法。大家同意了。記得當同修把大法書遞到我手裏時,我手捧著大法書,心中的酸楚令我遲遲念不出聲來,一位女同修把大法書接過去讀了。

學法後,我提出大家到一起不容易,還是交流一下吧?同修還是不交流,好像有很多怨氣碰撞在一起,氣氛尷尬,我真真實實的感到協調的難處。為了不影響大法的事,我說:「我很想把大法的工作做好,但是現在很難,看看誰能來做,別耽誤了證實大法的工作。」我說完後,一個男同修說:「你不願幹不幹唄,協調人也不是誰選的。」我心裏有一種苦澀的感覺,沒有吱聲。這時一個同修說:「大哥,你先幹著,如果有合適的人選再換。」就這樣我們分手了。臨走時,我和對我有意見的同修說:「大姐,明天到我那咱倆嘮一嘮行嗎?」她點了點頭說行。

第二天,同修來了,我放下自我和一切想法和大姐交流。大姐很坦率的說:「咱們當初協調的時候是怎麼定的?咱們不是約定半月見一次面,有問題在一起交流嗎?」大姐的話使我想起來了:在協調過程中,由於年輕同修很主動,我很快就忽視了和大姐她們商量、配合,有些事和年輕同修一起自作主張的做了。

我接受了同修指出的不足,說:「就從明天開始我一定做好。」我的改變和誠懇的態度,使大姐也改變了態度,說出了一番使我很感動的話:「年輕人很主動,你還是多發揮年輕人的積極性吧,如果讓他們停下來會打消積極性,不要因為我耽誤了大家,耽誤了大法的工作。我年齡大啦,動作遲緩,以後我在後面默默的去配合,和大家一同做好就行了。」我看到了大姐那種放下自我,為了整體甘當配角的境界,也看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不足。

當我們彼此向內找、放下自我時,很尖銳的矛盾一下子就沒有了,好像甚麼沒發生過一樣煙消雲散了。

二、路艱難,需要我們走正

二零零四年之前,我們地區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比較嚴重,甚至有一些在家的同修不願和流離失所同修接觸,好像這些人不安全。那時我們地區做的資料,幾乎都是流離失所這部份同修承擔著。由於供應的面大,同修學法時間相對比較少,在家同修多數是等、靠、要。那時提意見的多,矛盾多。後來資料點逐漸遍地開花後,更多的在家同修承擔起了做資料,分擔了流離失所同修做資料的擔子,隨之迫害相對減少。

但是迫害還是時有發生,資料點常常被邪惡查房、盯梢,綁架,甚至有的剛剛租下的房子也會很快被邪惡發現,房子就這樣丟掉,損失很大。針對迫害,我們向內找,發現是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例如:一、租房子講條件、比環境;二、個別大法弟子的行為有問題;三、不能走一條自食其力的修煉路;四、用做資料的錢租房,那是救命的錢。我們就這些問題進行深刻交流,多數大法弟子都意識到了,嚴格要求自己,有的去打工,有的想各種辦法自食其力。

一次開協調會,有個同修提出不同意這樣,她說自己沒有經濟來源,要不拿做資料的錢租房怎麼管這麼多片?而且她還做那麼大的事。這個同修堅持自己的做法,結果在二零零四年年末被邪惡綁架,而她負責的幾個資料點都被邪惡破壞。她在看守所裏才醒悟過來自己錯了。

一次次慘痛的教訓,使我們真的認識到修煉多麼嚴肅啊,不能在法中講任何條件。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是我們必須無條件遵守的原則。到現在,我們地區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和因迫害沒有經濟來源的大法弟子,幾乎都能自食其力,既解決了溫飽問題,還能在盈利的情況下拿出來一部份錢投入大法,遠離了經濟迫害的陰影。

手機項目在我們地區已經用三年了,發短信、彩信、語音、對打講真相等都是我們同修相互配合、共同走過來的路。剛開始時,是由一兩個同修負責購買手機卡,多人使用。後來同修們認識到,師父希望的不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成熟,而是更多的大法弟子都成熟起來。如果我們只是幾人大包大攬,就會把同修的修煉的路給擋住了,這樣會使同修滋生求安逸的心,等、靠、要的心,對修煉不一定是好事。所以我們最後定下來由各片同修自己去購卡,走自己的路。

剛開始購卡時是有些難度,經過同修的不懈的努力,很快的就都解決了手機購卡問題,而且由於我們走正了修煉的路,所以市場上賣手機卡的商人會不斷的供給我們多種手機卡。現在我們做任何項目,不是簡簡單單的考慮如何做,而是考慮如何在項目中修好自己,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去做好大法中的各個項目。

回首走過的路,真的是用一兩句話都說不完。修好自己,走好、走正修煉的路,對修煉的人是多麼的重要啊。

三、做協調的體會

我和同修協調配合所走過的路,就是我修煉提高、走向成熟的過程,在這過程中,我也有自己證悟到的體會:

1、協調是修煉,不是做事,學好法是做好大法中的各個項目的保障。

2、協調是溝通、是商量、是配合,不是按照自己的意願要求別人、指使別人,更不能有高高在上的心。做事不宜主觀臆斷,聽聽不同的意見和想法,共同做好。

3、協調過程中需要正念和智慧,需要耐心、要無怨無悔,矛盾時、不相讓時退一步,不陷在事情中看問題,一段時間後就會有變化。

4、協調過程中要把握做好三件事的主線,不能偏離,不偏激做事,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有的時候需要有主見,在大法原則問題上要持嚴謹態度,一定要有自己在法中正悟的理,不能無原則的退步。以法為師,共同走正走好修煉路。

5、正確看待身邊同修的不足或犯了錯誤的同修。同修在修煉中有人心的表現,應該寬容、理解,鼓勵同修放下包袱,不自悔;多看同修的長處,給同修一個寬鬆的時間去悟、去改正,幫助同修放下執著走過低谷。做協調有分歧、有矛盾是正常的,如果都能向內找,看自己,包容別人的不足,矛盾就是提高的因素。

6、修煉應注重實修,這是基礎,自己修好了,在正法中就能發揮比較好的作用。修煉人有不足,發現了就努力改正,不給法造成損失。向內找、修好自己,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能忽視的主要問題。

以上是我修煉做協調工作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