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協調人把精力放到教同修上網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剛讀了石家莊大法弟子的文章《所謂「總協調」的問題 - 與石家莊市全體同修交流》,感覺我必須說話了。

我是一名二零零九年才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前對大法有所了解,所以走入大法修煉很自然。若不是有九九年「七•二零」前的那點所見所聞,學員表現出的一些問題,讓我可能走不到今天。下面我舉幾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因為協調人的不當,把我父母推了出去。

這事具體時間我想不起來了。事情的大概經過是,我把父母勸退了,他們也答應和同修在一起學學法,試試。因為我和父母異地居住,就請石家莊市的同修幫忙,讓一個同修去家裏陪我父母學學法。結果可好,一下子去了三個同修!

這下可把我父母嚇壞了!我爸爸立刻拒絕了,再也不讓同修去了。事後我爸爸還抱怨我:本來說好的是一個,結果來了三個,說話不算數。從此,他們再也不想修煉了,還雙雙前來勸我也別煉了。現在,我爸爸已經走到了大法的反面。

我因此很痛心、很失望。這些同修怎麼會這樣?連常人中的守信都沒做到,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嗨,算了,可能是我父母壓根兒沒這麼大的福份,也可能是讓我去掉抱怨心,或可能是讓我凡事向內找。總之,這事黃了。

這事就是發生在石家莊市橋西區。

第二件事,傳江魔頭死了,讓大家買鞭炮放。

我想我是新來的,大家都堅持了這麼多年了,我就出錢吧。我出了相當可觀的一筆錢。本來是件好事,結果,協調同修這樣協調:這是同修的錢,你們只管放吧!那真是撿來的孩子不怕摔,在沒有人的地方放,起甚麼作用?這不就是燒錢嘛!

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事後不了了之了。

第三件事,幾台打印機一起被劫持了。一問才知道:說是為了一起買可以還價省點錢。這下省了?全沒了。假如大家自己開自己的小花(家庭資料點),自己走自己的路,有甚麼技術問題大家互相支援一下,能有這樣的結果嗎?

第四件事,可能是我出錢太猛了,做光盤容易發光盤難,零九年的神韻光盤做了很多,五年後還沒發完,我不知道這個情況,一直蒙在鼓裏。直到有一天,同修說:你發呀?!

是啊,掙錢是安全的,做神韻光盤也沒太大的危險,只有發神韻光盤需要勇氣,需要冒著危險去發。我發嗎?我明白了,修煉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同修理解成我把危險推給別人了。我發。因為沒有怕心,發起來很順手,每年能發出去幾百張。

同修又說了:還有零九年的神韻光盤,你要發嗎?啊?零九年的神韻?五年了還沒發完?開始我以為我聽錯了,後來核對是真的。這要是發出去,說明大法好還是不好?我怔住了!我開始反思自己。

莫非是我出錢太多了?同修們在艱苦的環境中修煉習慣了,突然來了我這麼一個半生不熟的小和尚,弄來這麼多錢,做出這麼多東西,誰發啊?我的表現又勾出了同修的爭鬥心、名利心、顯示心、妒嫉心、權力慾。我這是做好事還是做壞事啊?

想來想去,得不償失。乾脆,我自己做,自己發。這樣,目標小,項目靈活,隨心所欲,沒有任何積壓和損失。這樣一來,同修們就踏實了,也就都按部就班的像過去一樣安心修煉了。而且,這樣做的優點是:彼此都安全,做的東西都不一樣,對邪惡的震懾更大!

從那以後,我自製自發,甚麼季節發甚麼資料,一切按照明慧的要求做。發甚麼東西因人而異:學生、教師、公務員發翻牆軟件。認為法輪功反黨的發《九評》。給接學生車裏的人發16開本的明慧期刊。神韻光盤發給誰都可以,重點發給學校教舞蹈的老師和舞蹈系的學生們以及組織街舞的頭頭。認為法輪功搞政治的發「四•二五」真相。

我也不求多,但是目地很明確,我要讓每一個能拿到大法真相資料的人,都發出對大法的由衷敬佩。我的信條是真相越講越安全。假如現在大家都明白了,那還有迫害嗎?其實,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關鍵是我們做的符合不符合法?

有一個退休的老主任每年都來討要神韻光盤。他說:法輪功裏有能人!我原來還以為煉法輪功的都是些歪瓜裂棗的老頭老太太,鬧了半天都是些美男靚女!還個個多才多藝的!還不亂搞!好人哪!難得啊!

曾有人舉報說我利用工作之便洪揚法輪功,我心想:工作是師父安排的,我利用工作之便說明我沒有辜負了師父的苦心安排。於是,這幾年我一直這樣,前來探風的警察也明白了,明白了真相誰還迫害啊?迫害是因為迫害者不明真相。

今年「四•二五」,我發講述「四•二五」真相的光盤,和平常一樣,我製作了幾張,找了個人多的地方,發了。當晚我到小組去學法,說起這天的經歷,她們都不知道這天是「四•二五」!假如我要是和她們一樣等靠要,這個「四•二五」不就白過了嗎?

我知道我做的事很小,但是假如都像我一樣,每人一滴水,我們就是大海。小花小花,師父要求的是無脈無穴,並非轟轟烈烈。修煉是自覺的,修多少得多少,修不修都是自己的事。

「小花的缺點」是同修不知道我在幹嘛,甚至以為我甚麼都沒做。這怕甚麼?想讓人知道本身就是名利心和顯示心沒去。誰都不知道,這不正好去去名利心和顯示心嗎?再說了,要真信師信法的話,那師父看著呢,眾神看著呢,等正法結束後,得救的眾生都知道。

假如協調人能把精力和耐心用在教會每個需要幫助的同修都上網、做資料、發資料、根據自己的情況講真相救人,幫助每個同修都走出一條自己的修煉路。這樣就會授之以漁,達到互相補充的效果,展現大法真正的威力。

可能是悟對了,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因此避開了某種致命的危險並堅定了修煉的決心。

綜上所述,我想說:新老的同修們,自己上網吧!跟著師父走,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走自己的路吧!

層次有限,個人所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