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負責人到底應該甚麼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近來參與了一些地區協調方面的事情,發現有爭、搶地區主要負責人的現象,而且很嚴重,使整體四分五裂,在救人和抑制邪惡方面不能擰成一股勁兒發揮更大的作用,很痛心。這樣的同修實際上走的是舊勢力安排的道路卻不自知。

每個同修都知道在修煉中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是怎樣判斷自己是否走了舊勢力的安排,怎樣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怎樣才能否定得了舊勢力的安排呢?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在矛盾面前真正用師父的法指導自己提高心性、拿出無私無我的言行。可是難也就難在這裏。我發現爭、搶地區協調人的同修和支持他們這樣做的同修,往往是用人的理和同修之間結下的同修情來指導自己的言行,而不是用師父的法對照自己。

不是他們不想用師父的法來對照自己的言行,而是根本就不明白師父所講的關於主要負責人的講法,法理上稀裏糊塗的,那根本否定不了舊勢力的安排。

當我接觸到本地區這種爭、搶主要負責人的現象後,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師父關於主要負責人的講法,才發現千百年來形成的滲透到人的骨子裏的人的理真的是時時刻刻都在左右著不精進的修煉人,脫去人的這層殼真的很難,如果不能在法上真修、實修,走師父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真的就只是一句空話。

認識誤區一:在常人社會中,我們都知道有一句話,叫做「能者居之」。就是一個職位要由有能力的那個人來做,沒有所需能力的人應該自動退下來,讓給有能力的人來做,這叫讓賢,也叫有自知之明。所以有的同修認為某某做地區主要負責人不合適,沒有能力,那他就應該自動退下去,讓更有能力的同修來做地區主要負責人,那麼我覺得自己有能力,或我覺得某某同修更有能力,那就應該由我來做地區主要負責人,或那就應該由某某更有能力的同修來做地區主要負責人,這不對嗎?

這就是人的理,而不是法理。如果不理解法理的話,我們可以參照一下給法做鋪墊的神傳文化──《西遊記》和《封神演義》。

《轉法輪》中,關於主要負責人到底應該甚麼樣,師父給了六個字來形容:「《封神演義》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沒本事,可元始天尊讓姜子牙封神。」[1]這六個字就是「又老又沒本事」。這句話中同時也點出了另一層法理,那就是:該由誰來做總協調人,可不是誰認為自己更有本事,或認為誰誰更有本事,就可以做的,那是在大戲開演之前,就已經定好了的。其人是帶著使命來的,而且師父也講了:「造就一個人、一個生命,在極微觀下已經構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質。」[1]也就是說,你表面看這個人,覺得他「又老又沒本事」,可是,這個人在下世之前,師父已經賦予了他做好一個地區主要負責人應該具有的必要的生命成份和素質,但是是在「極微觀下」賦予他的,很可能這些素質不在表面顯現,或者也可以這麼說,做好一個地區主要負責人的素質,根本上與我們用人心所揣測的素質是不一樣的,所以很多同修從表面上看,從表面上觀察,覺得沒發現這個地區主要負責人有甚麼特別的地方呀,怎麼就讓他當了地區主要負責人呢?在人心的主導下覺得不能理解。

我們先來看看《西遊記》這部神話小說。西天取經,這就是一個項目,項目參與者有唐僧、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都技能高強,尤其是孫悟空,七十二般變化、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再加上一條如意金箍棒。這四人中最無技能的就是唐僧,肉眼凡胎。可唐僧才是項目負責人。

為甚麼這麼安排呢?恰恰是唐僧的「無能」才最後成就了孫悟空的鬥戰勝佛。孫悟空一開始甚麼樣呢?可以說本領高強但是任性妄為、性急暴躁、無法容忍,生氣了就掄起金箍棒。這樣的人能成佛嗎?經過十四年的心性魔煉,經過九九八十一難,最後才使孫悟空終於將魔性全部修掉,變得脾氣溫和,遇事不再暴躁,事事為唐僧考慮,師徒之間再無任何猜忌,和唐僧心心相映。而且經過九九八十一難才使孫悟空具備了成佛所必需的威德。可以說,沒有唐僧的「無能」就沒有孫悟空的成就。

那麼,豬八戒和沙僧為甚麼最後成不了佛呢?個人理解,是因為豬八戒有很多執著心沒有修掉,而沙僧修不成佛,除了其自身的根基和悟性外,沙僧付出的成度不夠,威德也不夠。

反過來再說唐僧。他真的那麼無能嗎?鍛煉這個西天取經項目的負責人,是從天上就開始了,唐僧是如來佛的大弟子,根基深厚,轉生到中國東土之後,從小就安排他在寺院中修習佛法,他父母的魔難可能就是那麼安排的,否則的話,誰家願意自己的寶貝兒子一出生就送到寺院中去修行呢?雖然他是肉眼凡胎,可是他修煉的心意堅定,有力的穩定著這個西天取經的項目。可以說,沒有唐僧的堅定信念西天取經的項目也就無法最終完成,也就是說實際上是唐僧在穩定著這個項目,把持著這個項目的發展方向,使這個項目能朝著既定目標一直走下去,不至於走偏,這就足以了。也就是說地區主要負責人只要證實法的路沒有走偏,沒有把整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帶偏,有能力在不同階段決定整個地區證實法的走向就可以了,並不需要地區主要負責人把問題考慮的多麼特別特別的全面。

在看《西遊記》的時候,誰都認為孫悟空是第一主角,都知道他最能幹,雖然他不是項目負責人。可是如果孫悟空從頭到尾一直執著自己的能力,看不上唐僧;如果孫悟空認為自己能力更大、動了一念想要取代唐僧的話,那可壞了。天上地上各路神仙誰也不敢出手去幫助孫悟空了,因為那是犯上、攪局,逆杵和破壞神佛的安排。

一件事情師父要是不認同的話,那所有的正神包括護法神都不敢再管。這個時候舊勢力就會乘虛而入,這樣的同修就歸舊勢力管了,舊勢力就會不斷的加強他的這一念:你做的對,你做的對;就會讓這個同修認為負責人越來越不行,越來越有問題,得我做,或某某能力多大呀,應該由他來做,我得幫著他做,否則這個項目不就完了嗎!

他覺得他在對整個地區證實法的形勢負責,他在圓容師父所要的,他在助師正法,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在舊勢力的操縱下了,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實際上都在起著破壞項目進程、分裂整體的作用。記得一個同修寫過這樣一句話,在正法修煉過程中,被火熔煉過的不都是真金,還有石頭。

其實還是學法上出了問題,把做事當作了修煉。沒有對法清晰的認識,拿甚麼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操控呢?你都不知道哪條路是正路,怎麼走呢?

認識誤區二:常人中講一個先來後到。比如說一個職位,本來有一個人坐,可是這個人中間出了一點事情,被迫離開了這個職位一段時間,這個職位不能空著呀,那麼就會有人替補上去,過了一段時間這個被迫離開的人回來了,怎麼辦呢 ?先給回來的這個人安排一個別的位置吧。常人社會就是這樣處理問題的,哪個單位都是。如果回來的那個人還想恢復職位,大家就會覺得這個人太不地道了,心怎麼就這麼放不下嗎?大家就會去同情第二個人,看不起第一個人,這就是常人的理,不是法理。

試想一下,唐僧在整個取經過程中經過了九九八十一難,很多次被妖精抓走,如果說,唐僧被妖精抓走一次,就替補上來一個主要負責人,再抓走,就再替補上來一個主要負責人,再抓走,就再替補一個上來。而且每個替補上來的「唐僧」在原來的唐僧回來之後,都不肯把位置讓出來,那天上的如來佛和各路正神能認同嗎?

認識誤區三:看到兩派人馬爭的轟轟烈烈的,起了反感心,哪邊的項目我也不參加,我就走好自己的路。這種認識問題的角度站在個人修煉的角度上講,可能是正確的,但是站在整體配合的角度上講,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

舊勢力想要達到的目地是甚麼?就是破壞整體配合,因為師父在正法進程中安排了、並且不斷的強調要形成整體,要互相配合好。那麼舊勢力就要在這上面設關設難來考驗大法弟子,看大法弟子能不能按照師父所說的把自我放下、整體配合好。

認識誤區四:我不管甚麼之爭,具體的證實法的項目擺在面前,我得配合或者我們是從邪惡的黑窩裏一起走出來的,我得幫他。

有的就是被同修情矇蔽了雙眼,黑窩裏生死扶持走過來的,那是誰說也不相信的。大法弟子風風雨雨的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眼看著正法就要走到最後了,就要歸位了,救人的事那真是做了一大堆,可是到了最後幾個難走不過去,卻對整體配合起著破壞作用,那能圓滿嗎?

我也看到了,很多這樣的同修,學法上早就出了問題,發正念嚴重倒掌,解體不了自己空間場中那些操控自己的邪靈爛鬼。唯一的辦法,是把一切事情都放下,集中學法、煉功、發正念,救度眾生,只有這樣做,才能突破舊勢力的干擾和利用,從新走回來。而那些有意無意起到支持作用的同修也要把握好自己,才能真正幫助了同修,才能幫助了自己,否則你也在舊勢力的安排當中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