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做協調工作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首先向做協調工作的同修道一聲:同修,辛苦了!身為協調人大家都知道,既要修好自己,還要帶好身邊的其他同修,共同做好師尊交給的三件事,責任重大。因此我們每一位協調人都在認認真真的、盡職盡責的履行著這份沉甸甸的責任,真的很辛苦,可以說能夠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是我們大家最大的心願。

為了完成好這個心願,我們除了一如既往的用心做好協調工作外,還應該靜下心來找一找我們心性中存在的不足,去掉它,使我們的協調工作做的更好,令師尊更滿意。下面我想本著這個基點與同修交流一下,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主要是想從「證實自己」這個角度談一談,因為諸如幹事心、顯示心、妒嫉心、名利心等等很多人心的表現都源於此。大家理性上都清楚的知道,我們的一思一念本應該基於「證實大法」,而非「證實自己」,然而平時我們一些人還是不知不覺的犯本末倒置的錯誤,這究竟是為甚麼呢?

一、「證實自己」這顆心的根源來自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

師尊早就講到:「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1]

由此可見它根深蒂固的淵源所在,這一點也正是新、舊宇宙的本質區別所在。那麼可想而知,是「證實大法」還是「證實自己」這絕不是一件小事,在修煉上是個嚴肅的原則問題,而且它帶來的負面影響遠遠超過一般的執著心。

身為大法徒我們都有一顆不惜生命捍衛大法的心,然而由於自身修煉的不足,無意中使人心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這是何等痛心的事啊!每每想起師父的詩詞:「閉目入鼾斷心煩 醒來萬事操不完 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2],那種來自生命深處的痛悔無以言表。回首師尊「七﹒二零」以前為糾正我們修煉路所寫的篇篇經文,以及正法序幕拉開後的各地講法,師尊苦口婆心與聲聲呼喚無一不是在喚醒我們大法徒之本性覺悟。協調人有平時的協調基礎,在同修中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所以很容易給整體帶來波動。這麼多年以來舊勢力一直都在操控人心重的協調人幹著惑亂整體、破壞大法的勾當。譬如明慧編輯部曾經接連指出的《你是修煉人嗎?》、《演講亂法》、《出發點》等等一些現象,當我們看到這些問題之後都會被其嚴肅性與普遍性所震驚,也有人陷在具體事中對文章指出的現象覺的難以理解。

是啊,舊勢力那種所謂的不惜生命「助師正法」的表現又何嘗沒有迷惑芸芸眾生呢?然而不管其表現的如何冠冕堂皇,在師尊面前,在大法面前,其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一覽無遺。也正緣於此,舊勢力所為之一切皆不能被師尊與大法承認,而且被視為破壞,那麼也就是說,舊勢力堅持的是被淘汰的命運。

因此,明慧編輯部所指出的那些亂象及深刻的教訓真的應該引起我們每個同修的深思啊!特別是作為協調人,真的是自己修不好會影響一大片啊!

二、執著於自己在大法中證悟的理

記得曾經有個同修對我說:「我看你沒有『證實自己』這顆心」。當時我說:「此言差矣!對於任何一個沒有完全同化大法的生命來說他想做到不『證實自己』都很難。」一提到「證實自己」可能很多同修都會聯想到身邊那些性格很「剛」的同修身上的不足表現,甚麼剛愎自用、自以為是、自高自大等等,而忽略了那些性格很「柔」的同修身上隱藏的堅持自我、自私自利的東西。總之,大法層層無盡,任何執著都需要在大法修煉中儘快捨棄,但是過程中,同修之間能夠相互配合、互相圓容、取長補短就顯得非常重要。

除了上述種種「證實自己」的表現外,裏邊還有一種不易被察覺、最能迷惑自己和別人的東西存在,那就是執著於自己在大法中證悟的理。試想就連開了悟的人都不能夠執著自己的認識是對的,更何況我們還在修煉過程中的認識呢。而且現在是師尊正法時期,所涉及的問題都是前所未有的龐雜與深廣,豈是我們連滄海一粟都不如的個人證悟所能包容的了的,因此說我們在做協調工作過程中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整體協調與個人證實法不是一個概念。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僅憑著個人所證悟到的東西去協調整體如何如何,那就成了一滴水不自量力的想去左右汪洋大海一樣,這一點是我們平時很容易忽視的。

比如我們有的協調人很願意按照常人領導工作方式做,不知不覺的加強著常人領導的作風,同時人為的障礙了更多同修的能力發揮,而且會使同修產生依賴心。師尊在《精進要旨》裏那篇〈不是工作是修煉〉的經文中就已經給我們糾正過這些問題,我們為甚麼不聽呢?

在法中師尊給我們明確了個人觀點和大法的關係,最後師尊雖然肯定了談個人感受可以,但由於我們協調人的身份應該較其他同修更嚴格要求自己才對,做事要嚴謹,三思而後行,同時也在提醒我們: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把法學透才能真正做好協調工作。說到這,我想起一個有關敬師敬法的問題:

我們有時在交流中引用師尊的話並不是抱著一顆謙卑的心態,而是把師尊的話當作證明自己悟的對的理論根據了,有時還把個人的話與師尊的話混淆在一起說。我們地區曾經有這樣一位協調同修──很有口才,大家有事都願意去找他解決,認為他法理清晰,這位協調同修也非常有熱心──來者不拒,而且他在幫同修修煉時,做了很細緻的指導:這事在法上應該怎麼怎麼做,第一步這麼做,第二步那麼做……時間一長,很多學不會在法中修的學員都對他讚賞有加,有甚者對其產生了崇拜心理。後來這位協調同修遭到了迫害,回來後很長一段時間也無法再真正走入協調。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其中的損失將來如何去面對呢。

還有這樣一位在當地很有知名度的協調同修,曾經被大家傳為特務,他本人為此事也很苦惱,心裏感到很委屈,覺的自己平時為整體、為證實大法盡心盡力的在做。後來靜下心來通過不斷學法向內找才發現其中的緣由,就是自己在協調過程中「證實自己」的心太強。認識到一個身為新宇宙特性保衛者的大法徒,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卻基於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那在人間這兒形容最為貼切的詞不就好像是「特務」一樣嗎?

我們應該從正面吸取教訓。

三、沒有擺正自己與師尊、自己與大法的關係

回首自己自一九九四年得法以來所走過的助師正法的路,感觸最多的是師父講過的:「把心擺正」[3]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這一點很關鍵,我覺的這是做好所有大法協調工作的前提,也是作為一個大法修煉人所最應有的心態與修為。

記得過去我曾一味的熱衷於法理的探討,現在回過頭來看看當初自己所談的那些令別人耳目一新的所謂法理認識,其實是一種在有求之心驅使下招來的另外空間變異生命的觀念,而自己卻陶醉其中難以分辨。為甚麼沒有對那種陶醉之心及時察覺呢?如今覺醒的我再也不敢有非份之想,平時除了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在實修心性上下功夫外,時刻提醒自己「把心擺正」,一切皆是大法所賜。

還有一點,那就是「謙卑」,它不是常人那種謙虛心理所能涵蓋的,這是大法弟子從大法中修出來的那種所特有的發自內心的對師尊與大法的無比敬畏。再有就是做任何事都以大法、大局為重,以師尊所要的為重,過程中不計較個人的榮辱得失。這些天在寫體會的過程中內心深處受到強烈的震撼。

回想過去自己及我們大法弟子因自身修煉不足而給師尊帶來的那些許許多多「特殊」的麻煩,我不由得失聲痛哭起來,痛哭中從心底不停的發出一種呼聲:所有做大法協調工作的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努力做好,成就師尊所要吧!

以上是自己近階段修煉上的一些體悟,談出來旨在共同提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