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阜新地區受迫害情況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一日】自去年以來,遼寧省阜新地區持續發生迫害,前一段時間,中共又以訴江為由,迫害、騷擾大法弟子,對救度眾生造成了嚴重影響。阜新地區現在為甚麼會這樣,我想將自己的點滴思考和所悟與同修們交流一下。

個人認為不單純是被迫害同修自身有漏,我目前悟到的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一、部份同修之間存在間隔,沒能真正形成整體

部份同修相互間由於對法理的認識不同,或者誰看誰不順眼等等,長期存在間隔矛盾,相互不配合,導致阜新地區沒能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兩個同修存在矛盾,並不單純是兩個同修的事,它會造成整體出現一個裂痕,如果很多同修相互間存在矛盾,那麼我們整體在另外空間上就會存在很多裂痕、間隔,整體被割裂成很多小塊,這樣,每位同修就等於處於孤立的狀態,導致邪惡很容易下手。

二、對否定舊勢力的法理認識不足

個人在和一些同修的交流中發現,一些本地的同修對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認識不足。比如,當聽到一個同修遭迫害,經常有同修,第一念不是否定這個迫害,而是找同修的問題,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現在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舊勢力安排的,是干擾師尊正法的,作為大法弟子,就是全盤否定,作為助師正法的法徒,怎麼能讓干擾師尊正法的邪惡安排得逞呢!當我們面對迫害,指責同修,甚至說:他有甚麼甚麼嚴重的執著,能不遭迫害嗎?這種思維,不等於和舊勢力一樣了嗎?不等於站在舊勢力一邊了嗎?在這種認識下,恐怕發正念也難有威力,因為功是受我們思想控制的,我們的認識沒到,功也就到不了,因此也就很難清理掉迫害大法同修的邪惡因素。

三、不能向內找、修自己

當聽到一個同修遭迫害的消息時,很多同修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同修一定有問題」,而不是向內找自己,也沒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在干擾正法,立即正念去否定。

我們從師尊的最新講法中悟到,一個同修遭迫害,不一定是這個同修本身有漏造成的,也許是舊勢力為了考驗其他大法弟子而做出的邪惡安排。

阜新地區幾個主要協調人近兩年先後遭迫害,一位同修被迫害離世,幾位同修先後被非法關押。面對這種情況,我想我們每一位同修都應該向內找一找自己,比如有沒有對某位同修過分依賴、過分崇拜的心,是否曾經對某位同修過分的讚譽從而導致其滋養了人心,當發現同修心性上有不足時是否及時幫助了同修。

本地一位協調同修被迫害離世了,這位同修是大家都公認的熱心腸,非常能幹,幾乎「有求必應」,給資料點同修提供耗材、送貨、維修機器,等等。於是,長期以來,部份同修對他產生了很強的依賴心,買耗材找他,機器壞了找他,要書要資料找他等等,很多同修在很多事情上依賴著這一位同修。不僅如此,還有同修還對他產生了崇拜心,甚至達到唯命是從的程度,很多事如何做都聽他的。

師尊曾開示:「甚至於不管我們有的學員有沒有執著,它挑選一個人,覺的對這一個地區的人有考驗,對別人的心性提高、信念有考驗,它會把這個修煉人弄死,讓這個大法弟子早走,動搖著其他人的心。那這樣做看起來是不對的,但整體上它是佔理的,因為你們這麼大一批的修煉人,不考驗、不用根本的考驗能行嗎?所以它是佔理的,所以對你們來講真的是非常的嚴肅。」[1]

當然,由於很多同修的過分崇拜、聽從,不知不覺中,也讓這位協調同修滋養了一些人心,加之大家都找他,致使他太忙,因而沒有時間學法。這些也導致這位同修個人修煉狀態上也存在一些不足。可是,大家想過沒有,這位同修的那些自我膨脹的人心,以及忙得沒有時間學法的狀態,是不是大家促成的?那麼我們是否都負有一份責任呢?

這位同修去世後,我非常非常的痛悔、非常非常的自責。因為,早就看到同修一些狀態不對,但是抹不開面子,沒有和同修正面交流,沒能對同修的修煉負責任,其實就是保護自己的私心,想要維持表面的平和友好,怕說了以後,對現在非常好的關係造成影響,是巨大的私心,害了同修。

四、整體協調方式存在不符合法的地方

阜新地區,一直延續著迫害最初時的工作方式,幾個協調同修各負責一大片,耗材統一供應,資料點一有問題就找協調同修來解決,協調的同修長期以大包大攬的方式工作,資料點同修也形成了很強的依賴心,要東西就伸手,有問題就找人,當然,證實法的工作基本上都沒有耽誤,這是協調同修非常負責任做到的,但是,這種工作方式,卻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各資料點同修失去了在克服困難的過程中提高和建立威德的機會。

而協調同修對工作的過分承擔,又導致自己非常的忙,很少有時間學法、煉功,個人修煉狀態難以保證。另外,部份同修對個別協調同修過分崇拜,甚至言聽計從,這種對待一個同修的不正確態度,也在不知不覺中,滋養了協調同修的一些人心。

資料點同修的過分依賴心、協調同修不知不覺中滋養的人心,這些都成了邪惡鑽空子的地方。

反思過來,我們地區的協調方式是不完善的,但是,這並非單純是哪個協調同修的過錯,這麼多年來,包括我個人在內的很多本地同修,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教訓是非常慘痛的,一個協調同修突然離世了,還有幾位主要協調同修陸續被非法抓捕、關押,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因此,建議每個資料點都儘量獨立起來,從進耗材到機器故障處理等等,儘量自己、或者一個學法小組、一小片的同修獨立來完成。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