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從死亡線上把我救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在近二十年的風風雨雨中,要說的事兒很多,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下面把師父從死亡線上把我救回來,我闖「病業」關時的教訓及體會寫出來,願對同修有所幫助,讓師父少為我們操心,少為我們承受。

一、念不正招來的禍

那是零九年夏天,一位老年女同修得了淋巴癌,在天津手術康復後,來我家說了此事。不長時間,我就突然發現我左乳房上有個核桃大小的包,她一摸說:「都這麼大了!」我說:「沒事兒,大不了我也去你住的醫院弄掉它,之後到大連姪女家住幾天回來,誰也不知道。」說完後,覺得這念不對,就發正念否定它,幾天後包就沒了。但過了一些時候,在左乳房的下面又出現一個包。也沒引起我的重視,心裏想:我修大法了,有師在有法在,不會有甚麼事兒!認為修大法就上了保險了。結果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包越長越大,後來到了二零一三年就天天流血。

二、沒有及時曝光邪魔,釀成大禍

我在病業假相愈演愈烈的情況下,也沒有找同修交流,在法上提高,曝光邪魔;而是用人心對待:反正不影響做「三件事」和正常生活;面子心作怪,我是老弟子了,出現這樣的狀態多丟人;自以為是,覺得就是與同修說了,能解決啥問題?怕心,怕對大法有影響,怕失去生命……正因為有很多的人心作怪,我的病業假相越來越嚴重:開始是扶著牆一步一步挪到附近商場講真相救人;後來走不了了,女兒、兒子換班拽著我每天去商場講真相;再後來,拽著也走不了了,孩子就開車送我到商場,講完真相再送我回家。

就在二零一五年大年剛過,我就一步也走不了了,再也沒有下過樓,不能出去救人了,生活也不能自理,我痛苦極了!

三、走了常人的路更是禍上加禍

就在二零一五年正月,我一步都不能走的情況下,才引起我的重視:舊勢力真狠啊,不但不讓我救人,還要置我於死地。怎麼辦呢?我當時心態很不穩,就想用常人的辦法,住院看看我的腿怎麼了,用點藥好了就行了唄,這關就不過了。結果在住院的幾天裏,本來高壓一百三十,後來就增高到一百八十,吃甚麼藥也下不去;原本面貌端正的我,幾天後就嘴歪眼斜,飯也吃不進去,往外流;腿不但一點沒好,還多了其它毛病;另外更可怕的是,醫院告訴我是乳腺癌晚期,擴散到全身,只能活兩個月了!

真是禍上加禍晴空霹靂,弄的家人、朋友都心神不寧,一時間陰雲籠罩著我的家庭。病業的折磨,我也一度出現放棄生命的想法。

四、慈悲的師父點化我,救了我

在醫院住了半個月,很多同修紛紛去醫院和我交流,切磋,我在法理上有了提高,心性也開始轉變,我之所以這樣,是走了舊勢力的路,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舊勢力才如此的迫害我,我悟到來醫院這正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一個神怎麼能找常人去治病呢?多住醫院一天,就離師父遠一天,離法遠一天,離整體遠一天,離同修遠一天,就沒有我的活路了!

同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坐車旅遊,遊山玩水,回來時,車開走了,我沒趕回來;去車站坐客車,一轉身同伴就不見了,只剩下我一人,那孤獨可怕的感覺,真是無以言表啊!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必須放下常人的執著,在常人的路上多待一天都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師父為我的承受。想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我淚流滿面,悔恨交加,我真是不爭氣啊?我還是師父的真修弟子嗎?就這樣怎麼跟師父回家?

由於痛苦的折磨,我的精神壓力很大,正念一再不足,多次有放棄生命的想法,只因為太痛苦了。還是師父及時的喚醒我,在一週內就四次把《洪吟》中的法打到我腦海裏,每次都是凌晨四點左右:第一次是「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時隔二天又打給我「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我在夢裏接出了後二句。又隔二天是「了卻人心惡自敗」[3],最後的一次是「眾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4]。師父第一次把《洪吟》的詩句打給我,我知道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跟師父說:「師父啊,我錯了,我怎麼能放棄自己的生命呢?那不是舊勢力想要的嗎?是舊勢力高興的,可是卻傷透了師父的心,慈悲的師父怎麼傷心也沒放棄我,我真後悔啊,請您放心,我要奮起直追,抓緊師父的手,往前走,不回頭,我要跟您回家!」

五、提高心性,闖過二次難關

第一關就是出院。孩子不同意,醫院更不同意。怎麼辦呢?一邊求師尊加持,一邊發正念解體把我困在醫院迫害的舊勢力及黑手爛鬼,同時每天都有同修來看我,幫我發正念。大家輪班幫我解體邪惡,保持每天都有同修陪伴我。在師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孩子們的態度緩和了,於是我就堅決的表態:「再不讓出院,我就不吃不喝,你們看著辦吧!」於是當天就辦出院了。

第二關是是否吃藥的問題。出院時開了三千多元的藥,我是百分之百報銷,醫院就使勁給我開。兒子怕我不吃藥,就囑咐保姆,規定每天吃藥時間,種類,寫在筆記本上,每天他們要檢查。我要求保姆配合我,保姆怕擔責任不敢,我就說:「我給你寫個字據,不吃藥是我的決定與你無關。」她才同意。二天後協調人來看我,談了自己的體悟,就是這樣瞞下去,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再說怕孩子不高興,不也是對「情」的執著嗎?我覺得有道理,應該用法理來衡量,決定跟兩個兒子公開談明白。我還是求師尊加持,讓同修幫助發正念。

我與兒子談論一個多小時,他們出於孝心都不同意,都哭著求我,我們娘仨哭了一陣,我跟他們說:「兒子啊,你們的孝心不但我知道,單位、鄰居都知道,你們是媽媽的驕傲,是孝順的孩子,從不惹媽媽生氣。修煉大法,被非法打壓後,你們承受壓力,還是支持我,媽媽感謝你們,媽現在的病業都是假相,都是我心性上有問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大法是好的,不修大法就沒有你媽我啊!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管著我,你們儘管放心,甚麼事兒都不會有。媽媽的個性你們也知道,甚麼事都是自己說了算,我這輩子最開心的就是選擇了修煉之路。不管遇到甚麼大風大浪,就是沒後悔過。你們就讓我走我喜歡的路吧,一切交給我的師父,去留由師父說了算。不管後果如何,我不怨你們,你們支持我修煉也是積了德了,對子孫後代都有好處。如果非讓我吃藥,就是走了常人的路,常人就是應該生老病死的,那你們就沒媽了,那是一定的。」兒子止住了哭,大兒子還沒等開口,老二就說:「哥,別說了,就讓媽走自己選擇的路吧,要不咱倆會後悔一輩子的。」就這樣,過了第二關。

在一粒藥沒用的情況下,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好,特別神奇的是,在我胳膊不能動的日子裏,法輪一直給我調整,左三圈兒,右三圈兒的轉,我的胳膊在均勻的畫圈,不緊不慢的,常人都看得出來,兒子說,我也學學怎麼轉,他的胳膊怎麼也轉不出我的狀態來,他不停的說:「真神了,真神了!」二十多天胳膊痊癒了,法輪也不來調整了。更神奇的是我現在能坐起來了,扶著椅子在客廳裏走個五六圈,能在餐桌前與家人一起吃飯了。親戚、朋友無不稱奇,沒有不讚歎大法好的!尤其是兒子。

回想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來這大半年的激烈闖關的日子裏,整個過程都離不開師父的保護,每當我遇到難關過不去時,困惑時,解不開時,迷茫時,師父都安排同修及時來幫我,明晰法理,在法上解開心鎖,衝出迷茫,闖過難關。我已深深的體會到在大法的整體環境中得到師父的保護、加持的幸福。藉此我也告誡同修,當身體出現不適或闖病業關時一定要正念正行。

1、要及時向內找,及時和同修交流,不能人為的滋養邪魔。

2、敬師敬法、信師信法是根本。(信師信法有時還是停留在口頭,在具體事上有打折扣的時候,一思一念,時時事事都要看自己是否信師信法,是否在法上。)

3、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分清哪個是師父所要的,就是按師父的要求做,不是師父所要的那一定就是舊勢力安排的,堅決不要、否定。

4、在闖病業關時,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向內找、同修交流、(看明慧文章、同修當面交流)都要做。要統籌安排好,不可偏廢。

5、要有自信,珍惜生命,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無上榮耀的自豪感,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締造的特殊生命,誰也動不了,邪魔爛鬼甚麼也不是,只有在法中才能保持正念。

點滴體會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叩拜師尊,感謝師尊給了我新的生命,也感謝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