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多月 從生死病業關中闖過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我今年六十三歲了,在大法佛光普照下,我精神抖擻,紅光滿面,身上有使不完的勁。

同修,你可知道?二零一四年底,我先生因心臟不適,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有百分之九十的血管阻塞,要裝心臟支架。我頓時人心上湧,急(情)火攻心,六神無主,失了方寸。雖然每天照樣學法煉功,可已經心不在焉了,還時常要看電視連續劇消磨時光,安撫那慌亂的心……

舊勢力邪惡生命虎視眈眈的盯著了我修煉中的漏,即刻鑽了空子。我的身體開始不適,天天便血,來勢很猛。我心裏清楚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決不承認它,並徹底的否定它,清除它。「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1]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便血大爆發,我也不當回事,照樣陪先生去配藥,在回家的路上,感到下身不對勁,我趕緊回家,直奔衛生間,大量的便血,我吃力的走進房間,坐在椅子上想休息一會兒,一下子暈過去,失去了知覺。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叫我,我一睜眼,見先生、女兒都焦急的圍在我身邊。我說:「怎麼啦?」他們說:「你剛才暈過去好幾分鐘。」「沒事」我脫口而出:「我不是病,你們不要送我去醫院」。從此家裏人再也沒提「醫院」兩個字。

同修知道這事,天天幫我發正念。尤其是C同修,每天在我住的樓下發正念。看到我臉色蒼白的像一張白紙,都哭了好幾回。C同修在回家的路上總想:「為甚麼同修會有這麼大的病業關?」想著淚水禁不住往下淌。回到家,她女兒就勸道:「媽,不要難過,給同修阿姨多發正念吧。」

我用正念看問題,根本不想「病」這個字,我頭腦很清醒,這是邪惡給我製造的劫難。邪惡要我按它的路走,我就不配合。我走師父安排的路,因為我牢記師父的教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站準了基點,我知道了該怎麼做,不配合它,抵制它,清除它。

我堅持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女兒陪我在外走走,我下身像在冰窟窿裏一樣冷,這是邪惡想讓我進被窩,我就不配合。就這樣虛弱的身體一天天見好了。

過了半個月,第二關又來了。一天,我感到身體發冷,晚上發高燒,比上次更厲害,不能吃飯,飯在嘴裏,嚥不下去。一星期只能喝水,人日見消瘦。鄰居看見我,都關切的說:「阿妹呀,你信法輪功不錯,你只一口氣了,走了我們都心疼。」我對他們說:「我知道,我不是病,我心裏明白,謝謝大家!」

當時舊勢力很邪啊,把我的手指鎖起來,後背抽牢,不讓我煉功。我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我啊,我一定要抻上去。再苦,再痛,我不怕,我一定要煉功,我要學法。」發正念,煉功一天沒間斷。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定能幫我度過這難關。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艱難的闖過兩次病業生死關。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對大法堅定的心,師父把我的業力拿掉了。過程中家裏的親人,左右鄰居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先生以前有過對大法不敬的行為,這次終於自願寫了「鄭重聲明」,表示了悔改的決心。這四個多月生死病業關中,我體會到在魔難中,在過關中,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按照法去做,相信師父,堅定正念,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也深深體會到法的偉大及嚴肅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