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同修過病業關中修心明法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近年來,我地有少數老年同修出現嚴重病業假相,又長時間過不去,而有些是與我有緣的同修,這樣在師父的安排下,看似偶然間,就有同修告訴了我了。而我又是二零零六年冬,被同修幫助,才很快闖過「病業」關的人。所以,我也把每次幫同修的過程當作是一次修心悟道明法理的好機會。下面我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近年來在幫過病業關的同修中的點滴體會。

一、幫人要幫到心上 澆水要澆到根上

今年元月偶然遇到一個同修,她告訴我××同修住院去了,讓我去看看她,我想既然讓我聽到了,就不是偶然的, 而她在醫院裏人多耳雜,講話不很方便,怎麼幫呢?

在向內找中,我悟到自己首先要去掉怕心,幫人就要幫到實處,絕不能敷衍。在我思考的幾個方案中,我最後決定採用以實例啟悟她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的方法。

第一次去,沒找到她,因她用別人的醫療卡住的院,醫生護士查不到她的名字。第二次,我一個個病房的找,才看到她已被「糖尿病」假相折磨的面黃肌瘦,腿已開始潰爛流水。我說: 「你怎麼躺在這裏啊?」她說:「我也不想呀。」我說:「這裏哪是你應該來的地方啊!」她躺在病床上,眼淚汪汪不說話,很無奈的看著我。我說:「我這人說話開門見山,給你舉兩個我親自看到的例子,你聽後怎麼辦,你自己拿主意好了?」

例一、有位軍區司令員,因其它病住進陸軍總醫院高幹病房,特殊治療、特級護理、特等待遇;當他在住院期間,又發現了糖尿病,不久便出現小腿發紫潰爛、流黃水,糖尿病併發症狀,醫院全力搶救治療,可越來越嚴重,不到五個月就去世了。而你住這種低級醫院還想治得好嗎?

例二、有位六十九歲男同修,在監獄裏出現了糖尿病併發症的症狀,打針吃藥住醫院、越治越嚴重,兩條小腿爛出洞來在流黃水。因前不久,兩個同樣症狀的同修死在獄中,監獄賠了錢,所以怕他也死在獄中,就讓他保外就醫出來了。回到家後,我對他說:「現在你只有一條路可走,知道嗎?」他說:「我知道,只有堅定信師信法了。」他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結果他不禁口、不吃藥、不打針,不花一分錢,一個月全好了,現在還在外打工掙錢呢。

「選擇走哪條路,你自己做主好吧?」同病房四個常人病人聽後問:「你有治好這個病的好方法嗎?」我說:「有啊!就是每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誰心誠誰能好。你們可以試一試啊!」結果誰也不說話了。後來,那位同修選擇了堅定信師信法,出院後,正念正行,很快便闖過了這一大關。

二、真心去幫,法理顯現,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去年十月,離我住地有五、六里地,有位七十多歲的男同修,因類似肺癌病業關過不去,大兒子出於孝心,硬把他送進本市最好的陸軍總醫院去治,可越治越嚴重,無奈只好回家。可小兒子不幹,又把他送進本市最好的同濟醫院去治,還是無效。老伴同修又把他接回來,找幾位附近的女同修在他家集體學法、發正念幫他,一段時間後,沒有明顯效果。這位老同修就給協調人講:「能不能找兩個男同修幫幫他(本地男同修較少)?」協調人找來找去想到了我,當他們正為聯繫不上我而發愁時(因不在一個協調片區),正好我有事到那位同修家,看似偶然的就碰到了。

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可怎麼才能幫助同修堅定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的同時,也能在法理上提升上去呢?我以前幫一些過病業關的同修時,只是悟到:要幫同修樹立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不能指責埋怨;不能急躁心煩;要讓被幫的同修在發正念前加上「讓我的正念之場與同修的正念之場溶為一體」這一念,雖然每次都能起到很好效果,但是在法理上說不清楚,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第二天早上,我煉神通加持法到最後幾分鐘時,心裏又想起到底該怎麼幫同修的問題時,突然師父關於「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轉法輪》)的法理打入我的大腦,我立刻明白了這是師父點化我,讓過關的同修加上「讓我的正念之場與同修的正念之場溶為一體」這一念,就是要把被幫者與幫助者的思想連在一起的法理,在我目前所在層次面的顯現。也就是思想一定要連接上才能有奇效。

上午九點,我們到那位同修家,一開始發正念,我就告訴他,你要先加一念:「請師父加持,想像我像一尊頂天獨尊的神一樣高大,讓我的正念之場與同修的正念之場溶為一體。」然後再清理自己。

我們十個人發十五分鐘正念,學《轉法輪》四十五分鐘,結果在他身上卻起到了立竿見影的奇效。往日他常大口吐濃痰,這天六個小時,他沒吐一口痰,其它不正確狀態也一掃而空,中午在他家吃飯,他也很正常。下午切磋時,他問:「為甚麼以前同修幫我時效果不明顯?而今天發一次正念後我就像個好人一樣了呢?」

我說:我是這麼悟的,這不是我們幾個人有甚麼了不起,也不是以前同修不行。而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也是你信師信法的正念調動起來了。以前效果不明顯,很可能是因為你的不正確狀態長時間過不去,正念就不足了,你的負面思維或外來干擾會讓你胡思亂想或擰著勁,使你無法接收同修們發的功和能量。再看今天我叫你發正念之前先加的一段話:第一,「請師父加持」是讓你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就是心誠則靈嘛!甚麼是靈?就是你的正念符合法的標準了,師父不就幫你消去這一難了嗎?正如師父所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第二,「想像我像一尊頂天獨尊的神一樣高大」,這是讓你調動自己修好的一面神起來,正念更足;是讓你要有堅定的信心,不但要堅定的信師信法也要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糾正不正確狀態的。第三,「讓我的正念之場與同修的正念之場溶為一體」,是讓你的思想與同修的思想連接上,這樣呢:你能專心接收到同修打過去的能量和功;當你的能量不足以解體自己空間場的不正確狀態時,還可以借助同修的能量和功為己所用,清除干擾你的一切邪惡;假如我們這十個人中有一位是已經修到很高境界的人的話,只要我們思維與他連上,他靜下心來發一念,那不瞬間就能把所有人的不正確狀態給解體掉了嗎?這正如師父所講的:「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它就可以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2]

今天無論哪一方面起作用,你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不就瞬間解體了嗎?當然最終還是要靠你自己悟道、三件事都做到位,堵住自己的漏,不被舊勢力鑽空子,那才算修的最紮實,是吧?這是我目前所在層次所能悟到的,不知是否都在法上,不對的地方,還請大家糾正。同修們說:基本上是這麼個理吧!

三、在幫助同修中修心悟道明法理

師尊說:「真修的人沒有病,我法身都給去掉了,該做的都給做」[3]。既然師父說沒病,為甚麼有人身上會出現那麼痛苦的「病業」假相呢?其實師父也早就講明了那不是病,是消業、是長功、是悟道和提高的好事。只是我們沒有悟到而已。那不是病,是甚麼呢?我理解有如下方面:

第一、那是為了幫助我們消去生生世世、從微觀到宏觀、層層身體上所欠下的業債。師尊說:「為甚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一直到走出世間法的修煉,這是概括的講。」[4]

第二、那是身體在出功和出功能。師尊講:「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2]

既然師父說是出功的,你認為是病時,你不是不信師不信法了呢?

第三、那是我們自己那顆「怕」得病的心求來的「病業」假相。師尊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2]「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2]

第四、那是讓我們在魔難中悟道和提高心性用的反應。那「病業」魔難來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悟一悟,提高提高心性了呢?比如,我們想:

◇ 是不是要把這麼大的業力轉化成德,而長高功用的過程呢?
◇ 是不是要把它當作提高自己的忍耐力的好機會呢?「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2]一舉四得是多好的機會呀。
◇ 是不是自己最近說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煉功人標準的話和事了呢?如果是就要否定它,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 是不是自己最近三件事沒做到位,或者在某些方面走極端被舊勢力因素鑽了空子呢?
◇ 是不是自己應該捨棄甚麼執著心了的好時機呢?如:有了怕是病的心呢?
◇ 是不是自己修煉中一直沒有吃過甚麼苦,沒有過過生死關,應該補上這一關了呢?唐僧取經九九八十一難,少一難也要補上才能圓滿;我們大法修煉已近尾聲,是不是也應該闖過生死大關,從而走向圓滿的呢?

第五、那是在考驗我們對這個大法堅不堅定的。

據我接觸的同修中,很多人業力還沒消完,還懷疑這懷疑那的;還有人說:我堅信師父信大法,我不相信自己,師尊說:「真修的人沒有病」[3]。你真信了嗎?你一不舒服了就當作是病了,那不又是變相的不信師不信法了嗎?

第六、在修煉中無論你遇到再大的魔難和痛苦,那都是好事。你當成好事了嗎?好在哪兒你明白了嗎?有位同修說的好:當我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的時候,我總把它當成好事,因為它不來,我也看不到摸不著,感覺不到,它來了,正是我應該抓住這個好時機,好好向內找向內修,勇猛精進修去它提高上去的好機會。如:我老家農村有位女同修,六十多歲,老伴和兒媳去外地打工去了,兒子因修煉法輪功被人構陷冤判三年,關在監獄,只有她和八歲的孫女在家,孫女上學,她種地。前年深秋,她連續七天發高燒,燒的全身起紅皰,且奇癢無比,她把它當作好事,堅強的忍著;親戚鄰居都勸她去醫院看看,她卻堅定的信師信法,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自己的漏,找到一個否定一個,身體上好過一點,到第七天時,她想: 難道這是我要過的生死關嗎?是讓我放下對肉體的執著嗎? 好!放!當她很坦然的放下生死之念,把生命的去留交給師父做主的時候,瞬間全身的不正確狀態消失殆盡。

當我回到老家時,她這一關已過去五天,晚上她與同修帶上孫女到我家來談她過關的體會,我看她與以前又黑又瘦的她判若兩人,因為她臉上的皮膚白裏透紅,又細嫩又光滑,簡直比她八歲孫女的皮膚還細膩;我真為她能闖過此生死大關而高興。假如她去了醫院,不但業沒消成,又壓進生命的深層中去了,更重要的是無法提高心性、提高生命的境界和層次。師父講:「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2]。這痛苦不就變成了最好的好事了嗎?

第七、當大的病業關來了,可能是天定壽命已經到了?點化我們要放下生死闖過去呢?如果真是天定壽命已經到了,還不知更加堅定信師信法、正念正行,更加勇猛精進闖過去;而是當成「病」去醫院緩解痛苦,可能就會出現兩種結果:如果你的天定壽命沒到,是能暫時緩解痛苦,可是那就把本來應該消下去的業力又壓入到生命的微觀深層次中去了,將來還要返出來,甚至更重。另一方面,如果你的天定壽命已到或已過,立馬就會出現生命危險;因為那時在這一個問題上,你已不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了,已經降為了常人,常人就是生老病死,那時魔也不會放過你呀!據我所知,有兩位同修就是到醫院後,一週就失去了人身的。

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才能闖過生死大關。那時不但延長了天定壽命,而且也可以提高生命的境界和層次,何樂而不為呢?!

第八、那是我們平時小關沒在意,日積月累成了難以逾越的生死大關。

第九、那是被別人盲目崇拜或盲目自滿被舊勢力利用了弄走的。當某位協調人或某位同修那方面做的比較好,就有些人盲目的崇拜她、誇獎她、跟她學,學人不學法;有個別人在證實法中做成一件或幾件好事後就飄飄然了,覺得自己了不得了。致使舊勢力抓住把柄把她弄走。

有的修的不錯的同修突然失去人身,有的則突然被弄進邪黨的監獄,是很痛心的事。

第十、那是自己有漏了,被舊勢力鑽空子造成的魔難。

目前有少數同修執著於結束的時間,其實這十幾年、二十年的修煉時間,回頭一看不就是一瞬間嗎?

有人執著於圓滿、執著於自我,一思一念首先想到的是維護自己不被傷害。甚至有的三件事做不好,甚麼都怕,怕被干擾、怕失去執著、怕失去人身等等;才被舊勢力有空子可鑽。

當前邪惡的舊勢力正在利用訴江案,大面積的「回訪」來檢驗修煉人的心性,據我所知,我地就有坦坦蕩蕩的寫幾封控訴狀沒事的;有根本不願意寫的;有在同修的幫助下自願寫的;有因怕心而在同修的鼓勵下被動寫的;有因不簽字而被拘留的;有堂堂正正到派出所講真相救人沒事的;有正念正行拒簽的;有害怕邪惡威脅簽字承認是「誣告」的;更有不承認是自己寫的控告狀的等等。那些簽了字的、不承認是自己寫的同修,在這次大的考核中,你沒交出修煉人合格的答卷;這不是師父說你不行,也不是舊勢力說你不行,而是你自己說自己不行,到結束的那天,你叫師父怎麼辦呢?你還有改過的時間和機會嗎?同修啊! 你悟到了嗎?

我的體會是:幫人就是幫己,悟到才能提高。真心去幫,法理顯現,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真正放下了生死之念, 那生死就再也與你無緣。

由於我自身的修為不夠,近年來,我曾幫助過兩位類似癌症、三位類似糖尿病併發症的五位同修,有三位堅定了對師對法的正信和正念闖過了生死大關,堅定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而有兩位雖然師父一再延長了她們的壽命,給她們機會卻還是沒闖過來,她們的離世雖有多種原因,可是,畢竟讓我知道了,我卻沒能在法上幫她們樹立起對師對法的正信和正念,也沒能幫她們打開心結而過早失去了人身;所以我也很遺憾和痛心,因為那是師父的弟子、我的同修。我決心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配合訴江大潮中修好自己,多救人,盡心盡力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同修闖過生死大關,願大家都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一同圓滿隨師還。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