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開我家庭的淵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九五年五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煉的。二十年的修煉經歷,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沒有師父的慈悲苦度,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我家也許早就是悲劇收場了。同時我也認識到我所接觸的一切人,特別是我身邊的人,都是來幫我修煉提高的,只是各自的使命不同而已。因此我對所有的人都心存感激,善待他們,祝福他們,希望他們擁有美好的未來。

迷中的酸楚、怨恨

我們是六十年代後期結婚的。我的家在農村,丈夫是城裏人,為此他父母沒少嫌棄我,還時不時的在丈夫面前挑撥是非。丈夫是個極其孝順的人,對父母的話是言聽計從,從來不打折扣。記得他第一次打我就是他媽唆使的。那次是在他媽家,我不記得當時為甚麼事和丈夫爭了幾句,他媽就在旁邊大聲叫著:「××的,沒用的東西,你是男子漢啦!」丈夫心領神會,撲上來對著我的頭「啪、啪」就是兩巴掌。從那以後,丈夫打我就是司空見慣的事了。

孩子不到一歲就被奶奶帶進城了,從此孩子接受到的就是仇視媽媽的教育。每次過年全家團聚時,孩子見了我的面,從來都不喊我一聲媽媽,甚麼話都不和我說,根本就無視我的存在。有人問他是誰生的,他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是奶奶生的」。而且孩子還經常無緣無故的傷害我,有時我坐在那裏好好的,他會突然跑過來在我身上揪、掐、或者打一下之後就跑到他奶奶那裏去,我是一聲都不敢吭,要是說了孩子甚麼,那就是一場戰爭。後來我生了女兒,女兒四、五歲時又被她奶奶帶回來了,也接受著同樣的教育。一年寒假回家,我穿了一件藍色的綿綢罩衣,到家不久,女兒就拿來一把剪刀,趁我不注意把我的罩衣剪了一個大口子。當時我抓住女兒的手問:「誰叫你剪的?」她說;「是奶奶叫我剪的。」

婆婆去世後,為了照顧公公,我們就調進城裏來了,這樣我的頭上又多了一座大山。公公性格古怪,脾氣暴躁,看甚麼都不順眼。我有時下班回來沒有喊他,他就會用刀拍著砧板(他在做菜)大罵:「××的,沒有家教的東西,進門人都不喊!」這時丈夫倒是不作聲了。只要公公有點不高興,丈夫就會找我的茬。比如公公吃完飯,丈夫要給他盛,他把筷子一摔,說聲「不吃了!」這時丈夫就會對我大吵大嚷(其實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要是分辯兩句,他就會怒火中燒,對我拳腳相加,這樣的事時有發生。有時頭髮被他一把一把的揪掉,有時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

經常是這次的氣還沒有消,下次的衝突又來了,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惡性循環著,加上我們之間從來沒有過交流與溝通,使得我心中的怨恨越來越深,有時真想和他拼個魚死網破。但為了維持家庭的表面完整,為了不讓孩子受到傷害,我只好苦苦的支撐著。

修去對丈夫的怨 我們家祥和了

當我拖著疲憊的身心在人生的苦海中無力的掙扎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挽救了我。我有幸得法,成為師尊的弟子,從此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大法修煉之路。

修煉後,首先面對的就是家庭這一關。剛開始修煉時,丈夫還不是太反對。可在九九年邪惡迫害後,特別是兒子幾次進京上訪受到迫害,丈夫就承受不住了,時不時的拿我出氣。我有時覺得他太過分了,心裏也不平衡,但想到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在心中默默的念幾遍也就過去了。有一次他為了一點小事要打兒子,我在旁邊勸了幾句,他就大發雷霆,衝過來就想打我,嘴裏說著「都是你惹的禍,××今天連你一起打!」當時我也急了,但沒有像以往那樣以牙還牙的回擊他,而是像在天安門廣場證實法那樣,雙手高高的過頭頂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誰知剛喊了一句,他立馬就蔫了,只見他低著頭一聲不響的向房間走去。這樣的事發生過兩次。

有一年臘月,他同學要我們到他家去,在路上我們買了幾斤鯽魚,回來放好後就去了他同學家。晚上回來時已是九點多了。到家後,他就要我殺魚,我沒有聽他的話,就到房間裏去了。他就跟在我後邊威脅我:「你今天不把魚殺了,我讓你睡成了算你狠!」我不理他,他就氣急敗壞,上來對著我的臉左右開弓一連甩了五嘴巴。我坐上床,他就把我的被子抱了扔到外面去。當時我心中已沒有了對他的恨,只是覺得這個生命很可憐。他這樣對我,覺得解恨,還以為自己是強者呢,卻不知道自己造下了多大的業,失去了多少德。之後我也向內找了,發現自己還是有隱藏很深的怨恨心、逆反心。找到了我就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

第二天我平心靜氣的與他交流,坦誠的說出了自己存在的問題,他也就不像以前那樣生悶氣了,家裏的氣氛也越來越融洽,冷戰徹底結束。

近年來他有時也會突然生氣,說我怎麼怎麼不好了,我都能當時就承認自己的不對,然後再向內找,發現一般都是自己的歡喜心引起的,覺得他近來在某方面做得很好了,心裏暗暗的高興,就被邪惡鑽了空子。修煉真的是非常的嚴肅啊!

現在我們家和修煉前比,真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家裏那種冷冰冰陰森森的氣氛一掃而光,夫妻間有了開誠佈公的交流。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還很樂意的為我做事,有時我的mp3、收音機或鐘錶等東西不好用了,只要給他說一聲,他馬上就給修好了,從來不拖拖拉拉。

環境變了,來家裏串門的人也多了(以前從來沒有人來我們家串門),而且來的人都能感受到我們家的祥和與美好。去年我們老家公安局的朋友(原先我們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長,已明真相)和另一個朋友來我家玩,就在我們家過夜。第二天早上起來,他大發感慨:「哎呀,我昨天晚上睡的真舒服!我在家裏從來沒有睡過這麼好。這真是法輪之家、平安之家、有福之家!」不到一個小時,他連說三遍,可見他的感受之深。臨走時還在說「我以後要是睡不好了,就到你們家裏來!」

放下對兒子的情

兒子由於從小就接受著仇視媽媽的教育,長大後一直和我沒有話說,有時我找他說話,他也是愛理不理的,因此我們之間也就沒有溝通。直到他妻子生孩子的那一天他才喊了我一聲「媽」。修煉後,也沒有多大的改變,無論是煉功或學法,他從來不和我到一個小組,即使他要跑很遠的路也在所不惜。

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後,兒子的承受也很大,幾次進京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被送精神病院迫害。一次為避免邪惡的綁架,從三層樓上跳下去……歷經種種魔難,都沒有改變他堅修大法的決心。遺憾的是在送洗腦班迫害後走了彎路,之後很長時間都不能醒悟。看他這種狀態,我也十分著急。除了默默的用正念加持他,也和他正面交談過,可他就是不想和我溝通。

一次他坐在我的電腦前,我就走過去坐在他旁邊,給他回憶了他得法之初的精進,洪法時的熱情,進京證實法的義無反顧,身陷囹圄時的堅定不移……希望他能珍惜自己走過的路,珍惜自己曾經的付出,珍惜這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我聲淚俱下的講了個把小時,可他一個字都沒有回應我。見他這樣,我只好請他學法小組的同修提醒他、幫助他,但收效甚微。

有一段時間他每天下班後都要去打一、兩個小時的乒乓球,看著時間在他身邊這樣白白的流逝,我覺得非常可惜,但又不好直說。一次我問他每天打球是不是固定的球友,誰知這一下可把他惹火了,他說:「甚麼都要問,這你也要問,問了就跟別人說,別人的事你又不跟我說……」等等說了很多很多。我等他說完了,馬上說:「哦,是我錯了。你不歡喜我問你,我以後就不問你了,你可別生氣了啊!」之後我就向內找,發現是自己的人心太強了,他是不是固定的球友與修煉有甚麼關係呢?想說甚麼就說甚麼,為甚麼這樣拐彎抹角呢?再說也許是我在歷史上欠過他,到底是甚麼原因,可現在我也不明白啊!就在當天中午我休息的時候,剛剛閉上眼睛,就看到了這樣清晰的一幕:他坐在那裏,非常氣憤的對別人說:「她用刀砍殺了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們之間的因緣關係。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儘量善待他,決不觸動他的負面因素。在家務活中,他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從不指責他。生活上,我盡力幫助他,且不厭其煩。在修煉中有甚麼體悟或網上有甚麼好文章也主動和他說。漸漸的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間隔越來越小,現在他已能配合我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了。

在這裏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我們雖然不能溝通,但他對我的幫助還是很大的。特別是電腦方面,如出現故障或有甚麼疑難問題等,只要告訴他一聲,都能及時幫我解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