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安排 丈夫轉變了角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自從我決定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丈夫對我的干擾就越來越多。剛開始,他以我夜裏十一點多鐘起來發正念,三點多又起來煉功,鬧得他休息不好為由經常和我鬧。說的許多話,當時聽著覺得字字都是鋼針,紮的心疼;還有兩次,他夜裏出走,大冬天的滿街轉,兒子不放心只好也跟著轉,弄得兒子也無法休息;還提出要住敬老院。最後,矛盾的焦點都集中到我這裏。

以我當時的心性,面對這種局面覺得真難支撐。好在師父一直沒丟了我,我心中大法的那盞燈也一直亮著。我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不能跟他鬧,我是大法修煉人,應該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可是這種強忍是多難過啊,實在忍不住還是要還他點臉色。

雖然我不斷的學法,知道這些現象的背後是舊勢力在操控他干擾我修煉,同修也幫我發正念清除,可是自己從小到大養成的自傲、說話做事獨斷專行,從不願也不能聽一句不好聽的壞習慣,在黨文化的作用下,表現出欲除卻難的現象。我常對著師父的法像流淚,覺得走出這個困境太難了。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抓緊了學法,讓我看到了自己一顆一顆不正的心,自己也抓緊了發正念,清除自己各種不好的心,清除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家中的情況也稍微有好轉。

有一天,學法中又讀到「我們好多人都遇到過這個情況,沒有想一想為甚麼。你幹別的事情他都不怎麼管你,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2]我突然感覺一震,以往學法對照自己的修煉環境,老是以為丈夫是在幫我修煉,自己應該對他好。可是這一次我好像才認識到,舊勢力安排他幫我修可是卻要讓他承受很多業力,舊勢力不就是讓他以幫我修煉為名義造業,而最終被淘汰嗎?他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怎麼會不生氣,怎麼不憤怒。這讓我加深了對舊勢力邪惡的認識,也讓我的慈悲心湧了出來。

我給師尊的法像上香,發出一念。求師父加持,我不要舊勢力的這種安排,求師父安排丈夫走入大法。我只在師尊的安排下堂堂正正的修煉,我也會盡力的幫助他。

從那以後,我也加緊了自身的修煉,凡事都找自己的原因,避免他造業,從生活上思想上處處關心他,每天吃飯時,圍繞著各種社會現象,我把師父講的法,在我理解的層次上再潛移默化的講給他聽。後來,我提出每天晚上學法半小時,他同意了,我從心裏高興。他只要能學大法,他就會改變。當這種學法的機制定下之後運轉起來,很快,他的狀態越來越好,大法的威力真大啊!

今年訴江開始後,學法小組同修通過學法,都認識到了這件事情的重要,我也覺得應該做,就堂堂正正的去做。晚上吃飯時,我問丈夫:「你一直認為你雖然沒煉法輪功,可是你也被迫害了,那麼這次我控告江澤民,你願意參加麼?」他隨口就答:「那幾年我過的是甚麼日子啊?我被迫害了我為甚麼不參加?」之後我很快寫了訴狀,他也毫不猶豫的在控告書上按了手印。當我順利的從郵局出來,我流淚了,師父的洪大慈悲,引領著我和他走入了未來。

從網上看到惡人以「調查」名義騷擾訴江的學員。我想到他是個常人,能否在這一輪中堅定的走過來,於是我又以一種並不在意的態度對他提醒,保持正念,真有人來查來行惡,咱也不怕,本來就是堂堂正正的,來了正好講真相。我的正念,我的堅定感染了他,他也贊同:就這樣。

平時,他都不看大法的資料,我想到他平時吃飯前總要喝點酒,喝酒時總喜歡有人說上幾句話,我就買了一個放像機,卡裏裝的全是大法的資料,飯菜弄好了機子也擺好了。

就這樣,一個月看下來,有一天他提出想煉功,他終於想走入修煉了,我由衷的高興,我發的願在師尊的呵護下終於有了回應。

師尊說:「既然是這樣,眾生都是為這法而來的,就應該正面的圓容於法,不能強加於法、強加未來。也有許多生命在舊勢力的安排下在這過程中應該起負作用,但是他並沒有起負作用,也就是說他還能夠救度。你們在講清真相中,大法弟子在做著自己應該做的這些事情中啊,我告訴大家,很大一部份你們就是在救度他們。」[3]與師父的講法對照,大法弟子家庭中的許多成員是不是就有那一部份中的應該被救度的人啊,我想大法弟子在家庭問題上應該多重視了。

現在丈夫每天出去遇到朋友,路人,閒人,他最愛講的就是「真、善、忍」。他還會送點真相資料給別人,他真的改變了角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