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大法的要求踏踏實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所有的美好,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用語言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謝。

我家以前在東北,因單位虧損,一年多不發工資,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九,我帶著一身病背著幾個包,一家三口像逃荒一樣,來到河北這個城市租房住下。我在月子裏得了一身病,天天沒有精神,度日如年;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才能和丈夫一起打工掙錢,買了樓房,在這裏定居了。

一、在工作中按照大法標準要求自己

我在建材城上班當保潔,我時時按照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建材城共三個廳,其中一個廳工作量大,三人一個廳,三個月輪換一次,輪到我們幹工作量大的廳不換了。我們說,經理分的也不公平,說話不算數,咱們都幹三個月了,多累。當時我還勸大姐,別生氣,不換就幹吧,我幫你。

嘴是這麼說,心理並不平衡,妒嫉心、埋怨心、怕吃苦的心,這些人心出來了。我知道是該去這些心了,知道該提高,就提高不上來,就是過不去。雖然心裏沒過去,但我幹完活幫大姐幹活,大姐說,太謝謝你了,我說:「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我要不煉法輪功,我不會幫你幹的,我以前很自私,是師父告訴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事為他人著想,與人為善。我原是自私自利的人,是大法改變了我成為能為他人著想的人。」大姐說,謝謝你師父。

我學法,學到「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妒嫉心導致惡,嚇我一跳,我修這麼多年,連善者的境界都沒到,更不用說覺者了。這個妒嫉心太可怕了,妒嫉別人輕鬆,自己怕吃苦,埋怨經理,說話不算數,自己心理不平衡,這不是妒嫉心的強烈表現嗎?找到這些心,不要這些心,放下人心和觀念,我明白了,心性提高上來了。

我是打工族,在家學法時間有限,我每個月只有二天假,在單位我不計較個人得失,把衛生打掃乾乾淨淨,受到領導表揚,她們看到我的言行,都說我人好、脾氣好、善良,我就給她們講真相,她們認同大法。環境開創出來了,我利用工作之餘,學法聽師父講法,看《明慧週刊》,他們都知道但沒人管我。我有時背法,用法來歸正自己。

二、在家庭中實修自己

我丈夫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離世,親戚們都來了,晚上親家公說:「喝慶功酒。」小叔子急了說:「我哥剛死你就喝慶功酒。」就要打親家公,被我哥拉住。第三天出殯回來,中午吃完飯。別的親戚們都走了,親家公沒走,他說:「一個兒子好分家,倆個兒子不好分家。」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兒媳婦在她父親帶動下,也加緊逼我又算賬又要錢,兒子當時也沒有說話,我說:「該給的錢都給了,不該給的錢不能給你們。」說完回自己屋了。

兒子跟進屋,跟我說:「媽,我叔走時說了,你媽歲數小讓她再找一個。」我一聽這不是攆我走呢嗎?「你爸剛走三天屍骨未寒,你們又要錢又要房啊!你休想,我心裏只有你爸一個人,你別想攆我走。這房子是我買的。我煉功身體好了,才能掙錢買房子,我以前病多吃藥的錢都沒有,何況買房?」兒子趕緊說:「媽你就在這住吧,以後沒人趕你走,存摺你自己拿著。媽,你都修大法了,別和我們一樣。」

兒子走後,我傷心的哭了,心想,以前兒子不這樣的,現在怎麼變成這樣,自己兒子也不行了,怨恨兒子不孝順,怨恨兒媳婦,怨恨親家公。我妹妹勸我,我就哭,天天想不開,心裏過不去。我在學法學到「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我明白了,不再怨恨兒子、兒媳婦、親家公,我要不學大法,我是無法活下去的,無法承受的,早被他們氣死了。

我以前性格內向,不愛說話生悶氣,誰要是傷害到我,就記恨一輩子。是大法改變了我,我才能原諒他們

三、在矛盾面前不動心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親家母來我家,親家母倆個女兒在這邊,大女兒在村裏,親家母在我家住的時間多,她抽煙很勤,滿屋子都是煙味,我不願聞煙味,心裏很煩。當時知道該提高了,就是提高不上來。我白天上班挺累,晚上吃完飯就學法。

有一天,親家母說:「你看書眼睛怎麼沒瞎呢,這房子別看是你買的,房子是你兒子的名,不是你的。」我說:「這房子是我買的,是我兒子結婚前買的,不是結婚後買的,你上法庭告你也沒有理。我煉功身體好了,才能掙錢買房子,我以前在月子裏得了一身病,吃藥的錢都沒有,何況買房,誰也別想得到,別想趕我走,這是我的家,我家的事不用你管。」她說:「有人能管你。」我說:「沒人能管我。」她說:「警察能管你。」我說:「警察也管不了我,只有我師父管我。」我在心裏背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親家母不說話了。

我學法,學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我找到了,煩心、急躁心、氣恨心、怨恨心,怨恨親家母想來爭我的房子,找到這些人心,我想我該提高了,不要這些人心和觀念,要放下自我,慈悲對待親家母,看她挺可憐的,她也不容易。這時我一點怨恨沒有了,天天面帶微笑和她說話。

親家母的變化很大,她說:「你別和我女兒一樣。」我說:「大姐,我煉功,我不會怨恨她的,我會好好待她的,你就放心吧。」有一天她說:「我要走了,別人我都不惦記,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都五十多歲的人了,也不是歲數小了,你白天上班晚上學法,早上煉功,睡覺這麼少,身體不就完了嗎?」我說:「大姐,我煉功身體好,你就放心吧。」

今年七月份親家母來我家,她很驚訝說:「你怎麼一點沒有變老?還和以前一樣!」我以前和她講過真相,她同意三退。

我是幸運者,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改變了我的命運,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慈悲苦度。我有很多不足,和精進的同修比還有很大差距,離大法要求差的很遠,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用法歸正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實修自己多救人。

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明慧網!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