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幫我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我今年八十歲了,只念過三年半書。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法力無邊,在師父的加持下,沒有辦不到的事情。於是初次動筆寫下我這篇修煉心得。

我得法前,身經苦難,性格懦弱,全身都是病,心態悲觀;得法後,師父把我身體淨化得無病一身輕,我千恩萬謝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

修煉一開始,兒媳就成了幫助我修煉提高心性的主角。

一天中午,我坐在客廳門邊,邊給孫女織毛衣,邊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旁邊坐著小保姆(兒媳的姪女)。這時兒媳和她妹妹回來了,她妹說,把聲音開大一點,我們也好聽聽呀。我心裏想,這倒是好事,聽了今後你就會知道怎麼樣做一個好人了。我就把聲音開得稍大一點。兒媳大發雷霆:「要鬧哇,好,我來鬧,看哪個受得了!」她立即將一對一米多高的大音箱打開,放香港歌星的演唱光碟,亂七八糟的鼓樂聲震耳欲聾,震得窗玻璃都在顫抖。我想來了考驗了,就沒動心,只有一個念頭:「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1]修煉前我有嚴重的心臟病。我就雙手合十,心裏呼喚著:「師父啊,我不怕,這是在檢驗我的承受能力。她是在幫我轉換業力,提高我心性呢。」我一直坐著沒挪窩。她妹和姪女受不了了,躲到別的房間去了。過了十多分鐘,她妹實在看不下去了,出來把音箱關掉了。

我在給兒媳帶孩子做家務,可是因為我修大法,兒媳總是百般刁難我,竟然還要攆我走。當時我沒有地方去,她就把我攆到樓頂上一個堆放雜物的棚子裏去住。因棚頂高又冷,我自己買了一個烤火爐,兒媳見我買了一個新烤火爐,她就拿一個只有一根電管的用壞的烤火爐把我新買的換走。我想換就換吧,我是修大法的,吃虧是好事。

她妹和妹夫不交一分錢,在這白吃,她的兄嫂、姪子來了也都住這,而她父母就住在一個單元裏,可甚麼都要我來伺候。我每月還給她交400元生活費(那是1997年)可她還嫌少,還要我多交300元。

修煉後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消業很厲害,我住在棚子裏,她不給我飯吃,我就強撐著去煮飯,她就硬把我弄去一個私人診所,說怕我死在屋裏。我對醫生說,我這不是病,我是修大法的,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消業,是要吃點苦。醫生檢查後對我說,你確實沒病,就是很虛弱,沒吃飯,打點滴補充能量。第二天,我喝了三大杯滾燙的開水,吐出了一大包很濃的像冰一樣涼的東西。就這樣折磨了我幾十年的頭痛病一下子就沒了,但身子還很虛弱。醫生打電話叫我兒媳接我回家。她不准我回家,醫生要關門,我只好討了醫生的一根拖把竹棒,一步一步的拖著回家爬上十二層樓頂。

一天早上四點,我去煉功點煉功,由於沒注意,左腳踩上了一塊冬瓜皮,右膝關節跪在了地上,當時覺得右膝關節不對勁,但我想到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就在心裏說,我是大法弟子,沒事的。我站起來繼續走,上了天橋,還要爬幾百步石梯,這時關節痛得不能動了,感覺腫起來了,我知道是邪惡在阻擋我去煉功,我就雙手合十求師父:「師父,我今天就是爬也得去煉功點煉功,請師父幫我。」不一會,師父幫我了,我覺得關節暖暖的,似有東西在旋轉,大概十來分鐘,腫消了,不那麼疼了,心裏直謝師父,又求師父讓我的傷能承受得了,不能讓我兒子兒媳看出來,否則他們不但不准我煉功還會說不敬師不敬法的話,那就會造大業啊。

煉完功,回到家,剛忍痛爬上十二層樓,兒媳又要我到幾百米外的菜市場去燒豬腳的毛,我說叫她姪女去吧,她說不行,非得我去,還得買菜回來。孫女好像也要趁火打劫,非要跟我一起去,出門就叫我背著走。心性上的考驗,身體上的考驗一起來了。回來時,我脖子上掛一包菜,背上背著孫女,後邊手上還提著一包十多斤重的豬腳,一走一拖的。我心裏明白,這是我的難,我以前可能對別人不好才會遭這樣的罪。

二零零七年夏天,孫女要去海南旅遊,還非要我帶她去,兒媳叫我把她媽也帶去,她媽雙腿疼痛,走路很慢,手也痛,眼睛視力也不好,耳朵又聾,這一老一小的吃喝拉撒全都成了我的事,心裏有些不悅。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

師父開示:「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我心裏平靜下來。

在十多天的旅途中,上船下船,上下跳板,走沙地,都是我把她抱上抱下,攙扶著走。一路上,我抽空給她講真相,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後,孫女衝她媽說,「要不是我奶奶,外婆連飯都吃不上。」她媽自己也說我把她照顧得如何好,兒媳聽了有些感動。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本地區連下暴雨,二十二日下午四點我發正念,定中看到:漫天大水,水已過半山腰,水裏各種生命拼命的呼叫著,水浪之兇猛,發出強大的撞擊聲,水邊出現有好幾千米長,幾十米寬的泥紅色的鐵板,有些人被水神送上鐵板,但不多,我兒子和孫女在鐵板的頭邊,兒媳在鐵板邊的水裏掙扎著,兒子伸手去拉她,一個浪就把兒媳衝開了,父女倆在板頭哭喊,無可奈何。我們大法弟子全都在空中,各自坐在一朵白色的蓮花上。我看到她好可憐,就想再救她一次。我叫她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水勢太大,她根本聽不到我說話。突然我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我從來不會這個動作的)對著她的右耳,兩手指發出一道很強的藍光,直入她耳朵,她馬上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字還沒出口,水神就把她托起放到我兒子和孫女之間,這時她才說出來一句從未說過的話:「媽媽,我錯了!」

我在空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還不趕快向我們主佛叩謝救命之恩!」板上的人大聲齊喊:「謝主佛的救命之恩!」水還沒退去,但沒再往上漲。這時我突然想找師父,我抬頭向高空望去,師父在高空中,師父好年少,好慈悲,大法弟子們個個都年輕漂亮。

我去兒子那裏把這件事情講給他們聽,兒媳當時眼圈紅了,含著眼淚。我一說三退,全都退了。

自那以後,兒媳也開始煉法輪功了,還介紹給她大嫂煉。她大嫂又請了《轉法輪》和教功碟,煉功音樂專程送到河南老家的哥哥處,叫她哥哥也煉。兒媳的母親也開始修煉大法。現在她的腿、手都不痛了,能做家務了,飯量大增,幾年都未吃藥了。

我這些年經歷了兒媳及家人由不了解大法到認同大法,自己得法修煉並介紹別人修煉的過程,都是師父在法中啟悟我,我自己修煉提高心性後出現的神跡。

我體會到,為了完成大法弟子來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就要首先學好法,真正的修好自己。

註﹕

[1]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