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每次看神韻晚會,我都很羨慕神韻演員們在舞台上用純善純美的演出展現大法美好,喚醒世人的良知。其實,大法弟子在世間的表現就像是在舞台上表演一樣,宇宙眾生都歷歷在目。前幾天我卻因為一件小事對父親發火,我感到自己發脾氣的時候就像一個小丑一樣在舞台上表演。通過這一次魔性的爆發,我開始認真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在現今的中國大陸,由於傳統文化的缺失,「家」在很多人心中已經不是溫馨、安全的港灣,父母和子女之間的關係被黨文化的因素變異的沒有長幼尊卑的禮儀,家長覺的孩子不好管教,孩子在家覺的沒有自由,很多孩子的願望是長大後趕緊離開家去呼吸所謂自由的空氣。我也是有著類似想法的過了而立之年的「孩子」。

很小的時候因為父母管教嚴厲,我的內心對父母有了「怨恨」,甚至抑鬱到有了自殺的幻覺,就在那時我得到了法輪大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破解了我心中的重重迷霧,我知道了人活著的意義,明瞭了生命的歸宿,得法之初的興奮與激動讓我放下了內心的執念。當沐浴在法光中的我在返本歸真的路上快樂前行的時候,九九年「七二零」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了,時時面對邪惡的瘋狂,我心裏就是想著怎麼證實法怎麼救人,世間的一切都離我很遠。

回首過去,我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自己沒有實修。大法的法理是指導自己修煉的,而我往往用法去對照別人的言行,用法理「修理」別人而不是「修煉」自己。因為自己的記憶力比較好,所以交流的時候法理說的頭頭是道,但是那是師父的法好,並不代表自己修煉的好,所以感到自己的修煉狀態像是漂浮在半空中,沒有紮紮實實的基礎。

當環境變的寬鬆,我回到父母身邊時,我所有的人心都暴露出來了,由於對「名」的執著,我開始掩蓋,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執著。直到和家人爆發了矛盾,我覺的一切都無法再掩蓋,我不能成為那種走近大法卻沒有走入大法的生命,我在師父的法像前歷數自己過去的種種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我對師父說:「我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要和師父回家,我要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

為了找到修煉如初的狀態,我開始靜下心來大量的學法,加長發正念的時間;同時和父母曝光了自己內心的種種執著,其實對父母的怨恨都是生活中很不起眼的小事累積的,父母對我付出了一百份的關愛,只是我的內心想得到的那一份沒有滿足,我就覺的父母沒有給予我想要的關愛,由不平衡演變成怨恨,最根本的原因是「私」。因為私,我不能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因為私,我不去考慮別人的感受;因為私,我執著於自我的喜好和安排。其實不是父母的言行使我產生了怨恨,而是父母的表現觸動了我生命中為私的因素。

找到自己的執著,我不再糾結事情表面的對錯,而是遇到問題就是想自己的哪顆心被觸動了,這顆心背後的根源是甚麼,意識到後我就發正念清除這些變異的因素。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並大量學法後,師父幫我挖走了那些像花崗岩一樣堅硬的執著,我的內心充滿了輕鬆和愜意,我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修煉不再漂浮在空中了,有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以前我的頭腦中會反映出一些強烈的為私為我的念頭:在修煉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自己還配修大法嗎?總是跌跌撞撞的,自己修成這樣還能和師父回家嗎?這些思想翻滾上來時,心就像被甚麼東西噬咬的感覺,好像整個生命都要被吞噬了!真切體會到一個沒有希望的生命的那種絕望和悲涼!

當我思想中激烈的反應這些念頭時,我就強迫自己靜心學法。讓我感到心緒翻騰的物質使我學法時不能入心,我就對自己的主意識說:「這些思想不是我,我就要通過學法徹底歸正這些變異的因素。」學法時如果思想溜號,我就讀出聲來,一字一句的讀。

通過大量的學法,在師父慈悲的點化下,我找到了消沉背後的因素─對圓滿和自我的執著。最初,我是抱著一個超脫三界不再受輪迴之苦的願望走入修煉的。通過學法我在理性上明白了:我的修煉不是為了個人的解脫和圓滿,是為了我代表的也是對我寄予無限希望的無量的天體體系的眾生,我的修煉決定了那些眾生的存留。

然而對「名」的執著、對自我的執著、同時對師父沒有百分之百的正信,使我在遇到具體問題時不是想到:「師父需要我們怎麼做?我們要圓容師父要的。」而是先想自己的得與失:「我怎麼這麼差勁啊!別人會怎麼看我?」師父要我們跌倒了別趴著,找到自身的不足,否定舊勢力的這一切安排趕緊爬起來前行。

在師父的苦心安排下,我偶然接觸了幾位同修,她們敞開心扉的交流讓我豁然開朗,我突然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對弟子的無量慈悲,師父的慈悲比母親對孩子的愛還要洪大寬容。師父說不會放棄一個弟子,就是要把我們度成,只要正法沒結束就給我們機會,師父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就是等待不爭氣的弟子和救度更多的世人。

其實,這一切魔難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們也要從根本上否定。通過大量學法和發正念清除「消沉」、歸正自身為私的變異因素,我在證實大法的路上又體會到了久違的精進狀態。我體會到「魔難」不能成為我們修煉路上的絆腳石,而是把魔難墊在腳下成為我們向上昇華的台階。摔的跟頭只能讓我們更成熟,把以後的路走的更穩更正!

隨著自身的不斷歸正,我感受到自己的心態變的更加平和,容量也在擴大。我切實感受到了師父講的:「所以要講心性,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心性上來了,別的東西都跟著往上上」[1]。伴隨著個人修煉狀態的調整,講真相救人的效果也越來越好。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