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車禍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一四年年底一天的傍晚,我與同修講完真相回家,當我騎摩托車行駛到一個丁字路口時,只聽到「砰」的一聲,我和摩托車被撞出二、三米遠,我趴在了地上,摩托車扣在我身上。原來我被一輛白色越野車從側後面撞了。

司機下車拉起摩托車,又要拉我,我感覺腰動不了,我說:「小伙子先不要拉。」我當時腦中閃過一念:我講真相、救人怎麼會出這事?不管怎樣,我就求師父救救我,並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

過了一會,小伙子又拉我,我站起來了,但腰鑽心的疼,渾身乏力,說話只能斷斷續續的,我感覺站不住。我看到小伙子的車門開著,我幾步走到車門處坐下。這時我看到開車撞了我的兩個小伙子無奈的立在車的旁邊,我想我要藉此給他倆講真相,我說:「小伙子不用害怕,沒有事。」其中一個小伙子聽我說沒有事,趕快從兜裏掏出二百元錢,對我說:「阿姨,我口袋就裝了二百元錢,你拿著買點甚麼。」我說:「小伙子你把錢收回去,我不會要你一分錢的。」小伙子瞪著眼睛不解,我接著說:「因為阿姨是學法輪功的。如果你覺著阿姨是個好人,那我告訴你所有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把這兩個小伙子都給做了三退。講完了,我想摩托車後備箱裏還有兩本真相小冊子,這時我完全忘了自己腰的疼痛,去拿小冊子,分別給了兩個小伙子後讓他們走了。

小伙子走後,我的摩托車怎麼也發動不開,無奈我又求師父,「師父我還要到店裏開門呢,求師父幫幫忙。」蹬了幾下,一發動車開了,神奇的是摩托車被撞飛出二、三米遠,只是兩個保險槓撞癟了,反光鏡沒有一點損傷。於是,我騎著回到了我的生意店裏。

這時腰仍鑽心疼著,我心裏有一念,甚麼也不能給我耽誤,我該幹甚麼幹甚麼,這點痛對我算甚麼,甚麼也不是!因為我們開的是餐飲店,主要是我們夫妻二人幹,丈夫做菜,一般是我切備料和上菜。被車撞了,我不想告訴丈夫,我就像平時一樣,切菜、上菜,端著菜時我就有意挺直腰。疼時,我就默念:我是大法弟子,這點疼算甚麼。但切菜、上菜的空隙,我就趕緊在門旁的一個凳子上坐坐,丈夫看我的臉色蒼白,就問我怎麼了,我說沒甚麼,他一再追問,我說是我不小心摔倒了。吃飯時,丈夫說:「今晚上,甚麼也不要做了(指我學法、煉功),早點休息。」我說:「不行,我得儘快恢復。」因為我心裏想著,要儘快恢復,我還要出去講真相。我知道大法弟子的儘快恢復就是學法煉功而不是休息。

我先回家了,坐著想是甚麼原因讓我出了這樣的事。回家不久,與我一同講真相的L同修來了,我告訴了她我被車撞的事,她說:「我早就想和你說一件事,你講真相時至少兩次你說過,我們是冒著生命危險(指被抓等)告訴你這個真相。」我聽後覺著我是有一點求危險的漏,我又找了有對利的執著等,L同修說,這個不至於讓你遇到這樣的事……可我再也找不出其它原因了。

同修走後,我就開始煉功,當煉到「頭頂抱輪」時,就感覺像有幾百斤重物向下壓我,壓的我有點承受不住,我不知道是舊勢力的干擾還是師父的考驗,我就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和請師父加持。因為疼痛,一晚上沒有睡覺。早上我起床做飯,丈夫說:「能行嗎,我做吧。」我說:「不用。」我用手叉著腰到廚房去做飯了。就這樣被撞後,家務、工作,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按原來的循序,一切沒有耽誤。

在被車撞的第二天,丈夫晚上回家問我:「感覺怎麼樣?」他說完,我真的感受一下,甚麼甚麼地方還疼,結果第三天全身都疼起來。上小組學法,二、三百米的路,我腿疼的要歇四次左右。學完法,我知道我這個狀態不對了,想到丈夫的問,我的感受,這像是在求。以後我再也不感受了。從此,我真的把這一切忘了,該做甚麼做甚麼。這樣五天左右完全康復。

這期間,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腋下夾著一個公文包,手裏拿著一大串鑰匙,夢裏知道這一大串鑰匙是總經理給我的,總經理讓我管理一個大的辦公室,我從坐著的一大片人旁邊繞過,這一大片人的眼睛齊刷刷的朝向我,我心裏有點美滋滋的感覺,走到一張辦公桌,拿鑰匙開了一個抽屜,見抽屜內有顆芹菜,然後夢醒了。醒後,我知道是師父在點悟我,我找到了讓我這次摔跤的根本執著。

在被車撞的前不久,我把我一點點從怕的恐懼中走出來講真相的經歷寫出來投到明慧網,在某期的《明慧週刊》交流文章的第一篇登出來了。幾位熟悉的同修讀後,大都說寫的真好,我聽後謙虛一番,心裏很受用、舒服。想著夢境,「鑰匙」,師父告訴過我們講真相是一把萬能的鑰匙,鑰匙是開鎖用的,眾生的一個個心結不就是一把把鎖嗎;夢中「誰給的鑰匙,總經理」,真正能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不是我的口才、我的智慧,而是法。即使口才好,有智慧一切也是師父給的,我高興、我歡喜,不是當成功勞是我自己的?而一個常人的思想,一個常人的身體能做了甚麼?歡喜心、貪天之功,這個執著可太大了。我想到常人說的一句話,一瓶水不響,半瓶水晃盪。修煉的根基太不紮實了,真是有愧。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和無所不在的呵護。

包括以上車禍後我的正念,其實也是師父的有序安排,讓我幾年前見證我姑姑脊椎骨被摔斷,學法煉功十六天痊癒;聽到同修親口講手腕粉碎性骨折學法、煉功三十天康復,使我先知道法的好和超常,讓我有要告訴眾生,救眾生的願望,救人的願望又給我動力,再自覺在法中歸正,我的表現是有了符合法的正念,因此魔難就被迅速破除,一切是這樣水到渠成。

從自己這次車禍闖關的經歷,以我現時心性的層次體悟:所以會遇到魔難,一是舊勢力鑽空子強加的迫害;二有師父的將計就計對我們的慈悲點悟和呵護。面對舊勢力的迫害,我們要全盤否定、清除。一是同修本人或需同修協助加大力度使用神通發正念堅定的除惡:個人有漏,有師父和法歸正,任何生命不配干擾,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二是本人從行為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一思一念上把這個魔難看小,就像它根本不存在一樣,然後該做甚麼做甚麼。三是無條件對照法向內找自己的執著,舊勢力能干擾得了是因為我們有漏了。四是基點一定要擺正。不能為突破魔難而做一切,這樣做是為私的,符合的是舊宇宙的理,魔難不會被破除。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1]「當你遇到劫難的時候,那慈悲心會幫助你度過難關,同時我的法身看護著你,保護你的生命,但難必須讓你過。」[2]

如果我們在魔難中,我們還有一個強烈的願望:能想到佛法洪傳,有多少眾生因為中共謊言對佛法犯罪將面臨淘汰,救人是我的使命,我不能救人不行啊,這個心是為他的,是慈悲心,我想這就是正念,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一切,魔難也就會煙消雲散。

個人的一點淺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