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子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寫一寫我們這一大家子在大法修煉中的故事,證實法輪大法,並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姥姥看到了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

那時姥姥不舒服有一段時間了,舅舅帶著她去醫院做檢查。檢查的結果是宮頸癌晚期,全家都很難過。舅舅又帶著姥姥四處治療,但是效果不明顯。姥姥可能很快就不行了,醫生很委婉的表示:「回家吧。」

找了個小道上的人給姥姥看,人家也說不行了,準備後事吧。

舅舅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就從大法弟子那裏請來了師父的講法錄像讓姥姥看。姥姥不看,因為姥姥多年前就入了佛教,說人家讓不二法門。舅舅不管姥姥說甚麼,就在電視上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姥姥坐在床上說不看,舅舅讓家人和他一起把姥姥抬到沙發上。沙發正對著電視,姥姥把身子背過去,還閉著眼睛。

突然,姥姥很激動,說她看到了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說錄像上說的都是真的。

姥姥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了。

當時全國各地有許多煉功點,我們就在一個煉功點附近租了個房子,在那裏照顧姥姥。姥姥每天在家學法,然後到煉功點煉功。在煉功中,姥姥的天目看到了許許多多神奇的景象。一個月過去了,姥姥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生活能自理了,不需要別人照顧了;又過了一個月,姥姥的身體完完全全康復了。

大法給了姥姥第二次生命!後來姥姥就一個人去煉功、洪法,不需要家人陪同了。隨後我們這個大家庭中的很多人陸續都走進法輪大法修煉。

心想事成

好長時間沒有去看望奶奶了,那天隨著爸爸去看望奶奶。到了第二天上午,我想下午要學法,應該趕回城裏參加學法。中午去叔叔家吃飯的時候,叔叔告訴我村裏有個孩子要開車進城,我可以坐他的車回去。我當時就想,是師父看我真想去學法,就安排人送我進城的吧。

等坐上車與那個男孩閒聊時才知道,他原本第二天才需要進城的,但不知為甚麼,他今天突然就想進城。這下我更確定了這是師父的安排。車到了城裏的學法點,剛好是開始學法的時間。我內心真的感激師父,也更加相信我們只要有這顆心,真的師父都會給我們安排。救人更是這樣。

血流如注,一張衛生紙止住了

過年,家家都要包餃子。姨夫正在剁餃子餡,突然,豎在牆角的案板不知怎麼就倒了下來,正好砸在姨夫剁肉的刀上。刀挺鋒利,把姨父的手指頭切掉了三分之一。血不停的往外冒,菜板上滿是血了。

大哥嚇壞了,到處找雲南白藥也沒找到。姨夫當時心裏一直背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1]。看大哥半天也沒找到雲南白藥,姨父就對他說:「別找了,你先給我拿張衛生紙來吧。」

大哥給了姨夫一張衛生紙,然後接著找藥。剛過了一會兒,姨夫讓大哥不用找了,他的手不流血了。說來也是奇怪,手指被切去那麼大一塊,剛剛還血流如注,這麼快就不流血了。都說十指連心,可是姨夫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只是到第七天的時候痛了那麼一下,說也就是一分鐘吧。後來這個指頭慢慢長好了,除了留下一道印痕,和正常手指一模一樣。

鄰居有個人剁肉把手上的皮削掉了一點,還疼了好多天呢。

優曇婆羅花開在我家

一天我的弟弟在擦車時發現,車的門框上長了些東西,怎麼擦也擦不掉。我小姨夫去看了看大聲說:「這是優曇婆羅花啊!」我小姨夫是記者,在我們鄰市報導優曇婆羅花的時候他去看過,所以認識。

優曇婆羅花是仙界聖花。《佛經》卷八《慧琳音文》中說:「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所以此花為天上之花。根據這幾年的報導,花已開遍世界好幾個國家和地區。

這下全家可高興啦,都覺得優曇婆羅花能在我家盛開是我家的榮幸,是師父在鼓勵我們,我們要好好精進。

發生在我周圍的神奇事太多了,一下子是說不完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