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無情亦有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下旬的某一天早晨七點左右,有一同修來了,她也沒吃早飯,我準備做早餐。開煤氣時「轟」的一聲,我一下成了一個火球,我沒有害怕,趕快把氣閥擰緊,火也很快熄滅,我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沒有了,只剩下一條短褲衩,額頭、鬢角的頭髮燒得只剩下髮根。但身上的膚肉卻完好無損,連一個紅印子都沒有,不痛不癢。

站在廚房門口的同修嚇的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沒有任何行動,直到看到我身上沒有衣服時,才反應過來,趕快給我拿了衣服披上。我們感激涕零:是師父保護了弟子,化解了一場災難。過後我打電話給老伴,告訴他此事時才感到後怕。他聽說後馬上趕回家,檢查液化氣罐,才發現液化氣管子上有一個被老鼠咬破的小洞,如果不是師父保護,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次的神跡使我想起了一九九六年的一次經歷。那時我剛修大法三個月後的十二月初六,我和老伴去市裏請大法書。我們坐的汽車不知怎麼開到湖裏去了,我坐在司機並排的座位上,汽車頭幾乎立起來了,其他的人都逃出來了,只有我和司機還沒得救,我是個又矮又胖的老太婆,卡在座位上,脖子已經和水在一條線上,老伴和逃出來一車人都嚇的出不了聲,不知該怎麼辦?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一瞬間就跳到了岸上,全身水淋淋的,也不覺的冷,身上直冒熱氣,也不覺的怕。直到兩個多小時後才坐另外的車回到家,老伴一個人去市裏請書去了。

到家時,發現家門口坐了一群不認識的人,他們見我就問:「您是某某某嗎?」我趕忙說:「是,你們是……?」「我們原來是學佛教的,聽說你學法輪功後,從一個癱瘓病人站起來了……」

我熱情將他們讓進家,並說:「等一下再講我的故事,現在我要先換身乾衣服。」說完我才進臥室換衣服。出來他們才問我為甚麼全身濕透。我就將我去市裏坐的汽車掉進湖裏的經過說了一遍,並把我得法的經歷給他們說了一遍:在三十多歲時,我就得了高血壓、子宮肌瘤,老病沒好,五十來歲又添了眩暈症、風濕性關節炎、骨質增生,發展到後來吃不得飯,睡不得覺,兩條腿和兩隻腳都撐不起自己的身子。吃了幾十年的藥也看不到希望。一九九四年起索性臥床不起了,那日子就是人們常說的叫「生不如死」。

一九九四年,就有人向我介紹法輪功,由於受無神論的洗腦,我對氣功啦、修煉啦一概拒絕,根本不相信,認為那不過都是騙錢的罷了。

我的一個好朋友是個癱瘓病人(高血壓中風)。一九九六年,她去一個法輪大法學員家看了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去的時候是家人用擔架把她抬到學員住的三樓上的,看完再抬回家。看到第七講時,她就自己走回家去了。這個朋友來到我家,說法輪功如何如何好,叫我的家人也送我去看錄像。

礙於情面,老伴喊了車陪同我去看錄像。我一進那個場,就開始睡覺,師父講完了,我也睡醒了。連續三天都是如此。到了第四天,我就不想去了,說:「這個師父要是講得好,我怎麼會睡覺呢?」老伴說:「你原來睡不得,現在能睡了,也是好事。」老伴又和我坐車去了。我想:自己好歹也是個國家幹部,連功法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問輔導員是否有書看?輔導員給我請了大法書和一張師父的法像。

我對這個功又產生了懷疑。師父說:「我這裏不是講的玄天玄地的,我們在座的許多老學員知道這一點。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1]當時我又覺得師父說的玄,這是不可能的事,現在想起來我的悟性真低。

雖然如此,我倒是天天堅持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回家還看書。看著看著,就打噴嚏、流眼淚。看到第七講時,全身發冷,都冷到骨頭縫裏去了。老伴著急喊來了醫生,給我看病拿藥。我心裏想:這藥不能吃,反正傷風感冒也死不了人。如果吃了藥,就分不清我的病是吃藥吃好的,還是李老師給拿掉的。等老伴倒水讓我吃藥時,我就把藥丟掉了。

等看完最後兩講,我全身所有的病真的都不翼而飛了,讓我親身體驗了「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1]的感覺,這時我才知道師父講的句句都是真的,才由不信到信,開始走入修煉。

他們聽得唏噓不已,全場八人都異口同聲的表示:「法輪功太神奇了,我們也要學煉法輪功」。從此這八個人都走上了返本歸真的道路,在如此殘酷的迫害環境下,除一人沒堅持下來外,其他七人都堅守在真善忍的道德豐碑下。

另外,這次被火燒的經歷也讓我想起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俗話說「水火無情」,無情大火瞬間可以使一切毀滅,那麼王進東棉衣褲子燒爛,頭髮為甚麼還完好?裝汽油的塑料瓶在大火中為甚麼完好無損?(央視女記者承認自焚「擺拍」)。那麼已被滅火後的身後的警察為甚麼晃著滅火毯在擺著要滅火的姿式?那麼已被滅火後的劉春玲身旁為甚麼有一隻使過力氣的軍大衣之手?頭上為甚麼有一塊被彈起的重物?……其實這一切都是中共導演的,用來栽贓嫁禍法輪功。十幾年過去了,這場慘案仍然留在很多人的記憶裏,一些人仍然被中共的謊言所迷惑,誤以為修煉法輪功會使人作出極端的舉動。

但是法輪功明確要求不能殺生,強調「自殺是有罪」[2]的。自從一九九二年傳出至今二十四年的歷史足以證明法輪功的平和理性。在過去十七年的時間裏,中共在大陸的迫害仍然十分殘酷,但法輪功學員只是平和的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自己做好人的權利,同時向大陸民眾講真相,對迫害他們的人慈悲勸善。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採取過任何極端、過激、仇恨或暴力的舉動。這說明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和忍耐,這說明法輪功對個人、對社會都有善化的作用。

無論是在中國大陸和海外,法輪功學員都有正常的家庭、工作,正常的接觸各種資訊,來去自由。他們只是在正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中修心、行善、做好人,同時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民眾講真相、抵制迫害。中共卻是一個非理性的、極端的、暴力的馬列邪教。中共把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抓到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封閉式的洗腦,強行灌輸各種扭曲心智的謊言,並對拒絕改變思想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酷刑和凌虐,這才是邪教的做法。中共一直採取各種手段,用被西方社會所唾棄的馬列恐怖主義對中華兒女強制洗腦,不僅僅是崇洋媚外的邪教,更是禍害華夏的恐怖分子。

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在天安門自焚的人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導演的一齣栽贓假戲。比如,自焚過程不過兩分鐘,警察手裏出現了很多個滅火器,顯然是提前預備好的。央視播出的鏡頭有近景、遠景和特寫,而且有麥克風錄下的口號,攝影師甚至抓拍到小孩喊媽媽的鏡頭。「自焚」發生之後四個多小時,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迫不及待發布新聞指控法輪功,如此人命關天的重大事件本該由公安部門立案調查之後方可確認,一個新聞媒體何以如此目無法律、擅自指控?!甚至幾位當事人還在醫院被搶救之中,公安機關也只初步查明他們來自何地,中共新華社何以連他們自焚的動機都瞭如指掌並公告天下?!其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中國人已經被中共邪教欺騙、控制的太久了。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是通過它控制的媒體對它要迫害的對像進行一言堂的抹黑批鬥,同時偽造各種假證,煽動民眾的仇恨情緒,為大打出手製造藉口。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假、惡、鬥」的歷史。中國人不應再被中共欺騙,不應再被中共煽動去仇恨自己的同胞,包括善良平和的法輪功學員。

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走出中共謊言的欺騙,了解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腥事實。法輪功修煉者將一如既往的堅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心向善,更加努力的廣傳法輪功的真相,清除中共的謊言,讓更多善良的人們在明白真相中獲得福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