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奇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我的小名叫「尼姑大個」,當我長大懂事時,就不喜歡別人再叫我這個名字了 ,因為覺的這名字不好聽,後來才知道我的名字是有來頭的。

一、七分錢救命的大個老太太

媽講她生我那年家裏非常困難,爸爸又不在家,我生下來後她就病的臥床不起了,家裏沒錢,哪能顧的上我呢。而我出生後連哭都不會,像死孩子一樣,媽媽也有氣無力的。媽媽讓比我大十來歲的姐姐把我扔出去。姐姐照顧媽媽忙碌了一天,到晚上就累的睡了。

到了第七天,家裏來了一個大個子的老太太,她說是來村子串親戚的,她說,聽說你家生了個孩子就過來看看。我媽高興的請她坐下。她看了我一眼驚訝的說:這孩子怎麼了?媽媽說,生下來就不會哭,也不會吃奶,我讓大姑娘把她扔了,可孩子累了一天到晚上就睡了也沒扔出去。

大個老太太看看我,說長得還挺好看的呢,買點藥吃沒事兒,能活!我媽媽說哪有錢啊!老太太說:我有,我有七分錢。說完了,老太太就出去花了七分錢買了藥回來給我一點點的餵進去。

就這樣,老人天天來照看我和我媽媽,直到滿月。後來我真的好了,媽媽病也好了,能下地了。她看到我們都好了非常高興,之後就再也沒來過。

後來媽媽去找她,問遍了全村,誰也沒聽說過有這樣一個老太太,更別說看到了。媽媽為了感激和紀念這位老人的救命之恩,我們住的村子叫尼姑屯,就給我起名叫「尼姑大個」。後來我家搬走了,我們還回去打聽過多次,都說根本就沒有見過這個人。

聽媽媽這樣一講真像神話一樣傳奇,真想知道那位老人是誰?去哪裏了?

二、神仙裁縫

因我從小體弱多病,所以沒有上過學,冬天圍著火盆聽媽媽和奶奶講故事。當我二十多歲時就去姐姐的服裝店幫忙,幫著姐姐幹點零活。一晃幾年過去,姐姐結婚了,我就自己撐起了這個店。

在這一段時間裏也發生過一段傳奇故事。姐姐走後我並不會做那些尖端的服裝,只會做一般的很簡單的服裝和褲子,但我很用心學,儘量的做到讓顧客滿意。一次一位顧客要做制服,那時剛流行穿制服,可我並沒做過,但我也接了這個活。我用心的去儘量試著做,做好後顧客真的很滿意。後來膽子就大了,甚麼活都敢接了。

一次一個顧客想要我做結婚禮服,我一次西服都沒做過連扣兜都不會,還是不知深淺的收了這個活,而且時間還很急。接到手我心裏就沒底了,不知能不能給做好,晚上我也不回家、在琢磨。

那時冬天屋裏非常冷,凍手凍腳的,自己又有點害怕。我想著要是去買點煤,晚上燒一陣還能好過一點。可煤場賣煤的老闆知道我只買兩袋煤時就說不賣,太少了。我無奈的往回走。這時過來一個老頭說,姑娘你跟我來,我賣你兩袋,我有。

就這樣我跟在老人的後邊拐彎抹角的來到一個胡同,心裏還有點忐忑不安的怕是個壞人。我就遠遠地推著車子跟著,也不知走了多遠,就聽老人說到了,老人就拿袋子給我裝煤,我要幫他裝,老人說不用,這煤太髒別弄你一身,你進屋暖和暖和吧。

我就順著胡同來到了屋裏,可屋內讓我驚呆了,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不起眼的地方會有這麼多高檔的服裝,整整齊齊地掛了一屋子,而且都是西服,布料都非常好。可以說都是高檔的。

我正看的目瞪口呆時,老人進來了,我急忙問,老大爺這是誰做的啊?老人說是他做的,你想學嗎?我教你啊!我高興的說想學想學,你教我吧!當時就跟老人學了起來,學會了扣兜和裝襯裏子,不會的都跟老人學了一遍,心裏特別高興,我接的活不愁了我會做了。

感謝了老人推著煤回了家,到家後我輕鬆地把禮服做好了,人家來取時還很滿意。我真慶幸我好像遇到了神仙一樣,關鍵時幫了我,就像做夢一樣神奇。

後來我跟姐姐說這事,姐姐說根本就沒有這地兒,要是那麼好的服裝店誰還能不知道啊!我幾次去找也沒找到,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不知老人去哪了。

三、大法在我身上顯神跡

直到我學了大法我才明白我的人生奇遇,冥冥之中都是有定數的。我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修煉大法十多年了。在大法中我懂得了人來自何方,為甚麼來當人。回想我的人生,從小到大都很苦,生活的很困惑,很累,但冥冥之中又覺的有神在保護著我。

因為我不識字,當我請回《轉法輪》,就迫不及待地讓丈夫給我念,我說聽說這書可神奇了。開始他還挺高興讀給我聽,也說這功法真好。可他不順心時就不給我讀了,我就自己趴在炕上一遍遍的翻看,心裏著急。

一天,我看累了就趴在炕上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當我醒來時再看書我認字了!不但認字,還能把《論語》背下來呢!我高興的不得了,對丈夫說再也不用你給我讀法了,我自己會讀了。他不信,我就念給他聽,他說不可思議,但心裏敬佩大法的神奇。

學法煉功後,體弱多病的我一切恢復正常,真是百病全無,走路輕飄飄的。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救了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我和同修決定進京上訪,證實大法的美好和證實我們師父的清白。我的兩個兒子才幾歲大,家裏又沒錢,背著丈夫借了二百元錢,只有去的車費也沒想沒錢回來的事兒,就和同修一路來到了北京。

到北京後天已經黑了,我們想找個旅店住下,可是找的旅店都是幾十塊錢一宿的,我們住不起。就想找個便宜的住一宿就行,我們正流落街頭,不知去向的時候過來一個人問我們,你們住店嗎?要住店就跟我走吧,我們這便宜三元錢一宿。就這樣他把我們帶到胡同裏一個很簡陋的房子裏住了一宿。

第二天我們就去了天安門,我和同修被警察驅散了,我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也被抓了起來,和很多同修關在一起,有的同修被打被罵。警察問我們是哪來的,我們誰也不說,最後給我們買了去石家莊的火車票。

到了車站後,我沒有錢再買回家的車票,又餓又睏的我就躺在客運站裏的長椅子上睡著了。睡的正香時,一位掃地的老大爺把我叫醒,焦急地說姑娘你去哪啊?我告訴他之後他急忙說快走,那的車快開了,我還沒清醒過來呢,老大爺拽著我的手就往去我們方向的車上跑,直到把我送上車。我剛上車,車就開了。也不知道老人姓啥,老人拽我過檢票口連票也沒要,就這樣沒花車票錢就順利的到家了。

到家後我丈夫做好了飯菜,後來我聽說我走之後他氣得不行,揚言說等我回來要扒我的皮!看我順利的回來了他也挺高興的,還對外人說看看我媳婦去北京正法啥事兒沒有,順利的回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