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擋不住我證實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五二年生人,一九九零年我得了腦癌,動了大手術,小腦削去三分之一。當時醫生說我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可是我命大,不但沒死,一九九六年還遇到了法輪大法:一天我在公園遇到煉法輪功的鄰居,他說:「你煉法輪功吧,祛病健身有奇效!再借你一本《轉法輪(卷二)》回家看,看你能不能看懂,能看懂的話,就修煉吧」我拿回家一看,覺得挺好,就去和他說我看懂了。他說:「那你就和我們一起修煉吧,你不能光煉功,也得學法。《轉法輪》中講得非常清楚,有病是怎麼回事?你學法就知道了!」通過和他切磋交流,我明白了,也把自己配的、吃了五年的藥,從修煉那天開始就停了,直到今天再沒因為腦癌而吃藥。如果是一個普通人,小腦萎縮都難活,可我患腦癌,因法輪大法的恩澤,仍好好活到今天。

一九九九年,我又檢查出患有子宮癌,到醫院手術時醫生都驚奇:「你的病可不是得了一年半載了,很多癌囊腫病變都鈣化了,太神奇了!」我就對醫生說:「我是煉了法輪功啊,不然的話可能早就沒命了啊。又是腦癌又是子宮癌的,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啊。」出院後我就想:「是師父再次救了我的命,大法現在受迫害,我要用我的自身實例去面對面講真相!」從此以後,我就天天出去講真相,剛開始出去講真相的時候,我的身體還沒恢復好,身子往左邊歪四十多度,由於左眼失明,右眼也模糊不清,有一次給一個人講真相,那人說:「你都給我講了六次了啊!」我就告訴右眼:「你是火眼金睛,我要出去講真相救人,你好好配合我啊!」

剛出去講真相的時候,我歪著身子,橫著的腦袋只能到對方的胸前,我就湊在跟前,抬臉用自己的實例給人講三退保平安,我說:「你看看我,我是得兩個癌的人啊,先不說子宮癌,就是平常人小腦萎縮能出來活動嗎?你摸摸我腦袋是癟的,我的小腦削去三分之一啊,我還健康地活著,能和你說話,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多數眾生聽了都能三退。

二零一零年,突然間,我半身不好使了,走不了路,上廁所蹲不下,起來就滾一地,煉功左手也抬不起來,我就用右手舉著左手煉功,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能走路了我就每天下午又出去救人。當時聽說有個同修身體嚴重病業,我就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切磋,給她加持正念。她不忍我去,因為不到半小時的路程,我得走一個多小時,但是每次到同修家看到她期待的目光,我就堅持去陪她學法。有一天下大雪,同修以為我不能去了呢,但當我敲開她家門時,她驚訝而關切地說:「這麼大雪天,路多滑啊,你還來?怎麼滿臉泥雪?你摔倒了吧?」我說:「沒事兒!師父救了我的命,我來幫幫同修也是應該的,咱們是整體啊,咱們不能被病魔嚇倒,要信師信法,就聽師父的,向內找,多學法多煉功,趕快調整,好出去救人啊!」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個雨天,我出去講真相,走到一個銀行門前連摔了三次沒起來,渾身泥水,前胸、後背和大腿都是青紫色,但是我堅持學法煉功,腿疼盤不上,我也堅持盤,堅持一個月就好了。雖然我半身不好使,可我還每天面對面講真相,發光盤,風雨不誤,摔倒了,爬起來,逢人就講。天天出去,一天不停。有時,也有不明真相的世人,不聽我講,還罵我,祖宗三代地罵我,我就想:師父讓我救人,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聽師父的話!「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有時,面對面講真相挨罵時,也起爭鬥心,和常人爭執。回家後向內找就後悔,向師父認錯:「師父啊,弟子錯了,不該和常人一樣。弟子沒忍住啊。」

這些年我每天都是早上兩點二十分起來煉功,然後直接雙盤學法兩個小時。我學法一直都是雙盤,這是作為師父的弟子敬師敬法的表現啊。如今我每天上午學法,下午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我能自己穩穩地走路,身子也基本端正了,眼睛看人也清楚了。講真相一天不停,見到人就講。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就聽師父的話,緊跟師父,堅定地走在正法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