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救人中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師父修煉十八個年頭。這麼多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直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有酸甜有苦辣,也有剜心透骨的去人心執著後的提升。當然感受更多的是:眾生明白真相後的那種幸福與快樂。

一、不負使命多救人

我深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人是我們的使命,因為我們下世前與主佛簽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們才能來到世間成為令眾神羨慕的生命──大法弟子!

八年前因遭到迫害,我提前退休了。打那時起我幾乎把自己的一切全都用在了修煉上了。這是因為我的一切都是大法師父給予的。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多救人,與身邊的同修配合救人。

這幾年通過同修們大面積的講真相,城裏的世人基本上都聽過了,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越來越多。我與同修商量下鄉到空白地區及學員少的地方講真相救世人,我們計劃從不同方向一個村一個村的講。我們騎著摩托車到偏遠的山區送資料、講真相。

山區離我們遠的有一百多里地,往返路程就要兩、三個小時,開始那裏的人受謊言的毒害,講真相不聽、給資料不接,有的就說不識字,甚至打電話構陷,這樣的事情在去年的一年中就發生過四次。

記得一次我與同修在往回返,中午我們剛從山上下來,有一警車迎面而來。我突然意識到,有人打舉報電話了。但在心裏還是正念否定它,不允許邪惡幹壞事。因為路很窄,警車與我們擦車而過,坐在摩托車後座的同修回頭一看,警車開始掉頭了,我倆大聲喊:「師父救我們!」多虧正好路過一個村莊,我馬上拐進一個胡同,摔倒了又爬起來,同修連拉兩家的門沒拉開,接著拉開了第三家的門,我們進了一戶人家。

戶主大姐對我們這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有戒心,不敢留我們,待我們平靜下來說明真實來意後,戶主大哥在裏間聽到聲音,睡眼惺忪的出來對我們說了聲:進來吧。然後又回屋裏睡去了。那時正是中午休息的時間,看起來大姐也很想休息,說下午還要去澆地呢!我與同修互相對視了一下,然後我和大姐說:大姐這個時間打擾你們,太對不起了,大姐你先休息吧,我們到院子裏去暫留一會。大姐說院子太熱了,我和同修邊說邊走到院子裏,找了個馬札坐下,這時的大姐也完全沒有了睡意,又給我們洗了一些黃瓜、甜瓜端了出來,與我們一起坐下了。這讓我們有機會給大姐全面講了真相,大哥也起來了,給他們全家講明了真相做了「三退」,四十分鐘後我們謝了大哥、大姐,離開了那個村莊安全的回家了。

還有一次我與另一同修騎摩托車到山區講真相,正好是收小麥季節,大道兩邊全是曬小麥的,我們先到預定的村子一邊發資料,一邊講真相,從村子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兩邊曬小麥的人也少了,我們邊走邊講,在這過程中甚麼人都能遇到,有信的有不信的、有恐嚇的、有感謝的、也有被邪惡控制不理智的。

我們一路上邊講、邊發、路上有合適的電線桿就貼不乾膠,就在我們離家還有四十里地時,同修剛貼完一張不乾膠,就有一警車向我們駛來。在警車剎車掉頭時,正巧路西就是個村子,我倆迅速的騎車左拐、右拐拐進一戶敞著門的人家,甩掉了警車。半個小時後我們感謝了這家人,順利的離開了。那天我們勸退了九十四人。回到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我沒顧上吃飯,首先給師父上香謝謝師父!師父:沒有您的呵護,我們做不了任何事。沒有師父的呵護,我哪能走到今天呢?

記得還有一次,天氣不好。如果不出去(救人)就會感到今天的時間又這樣浪費了,俗話說:「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了」。想到此,我還是帶上雨衣單人騎摩托車出發了。剛進村來到一戶人家,就下起了雨,戶主很熱情的讓我把摩托車推進去,我給他們一家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雨還繼續下,我經過戶主的同意,把車放在他家,然後我就挨家挨戶講真相。雨越下越大,人們有三三倆倆的聚在門樓子底下正好聽我講真相。我又來到一家,正好有七、八個人在過道裏打撲克,我一一的給她們做了三退,這時從正屋裏出來一個中年男人,兇巴巴的對我嚷:你年紀輕輕的怎麼幹這個?不做好事我就打電話!我面帶笑容平靜走過去告訴他:大哥你看我哪像幹壞事的?我是來教她們幹好事的,你看「真、善、忍」哪個字不好,就江澤民反對真、善、忍,好人哪有反對的?大哥你說呢?當他聽我反覆的說「真、善、忍」三個字馬上改變了態度,不好意思笑著說:好那我就不打電話了。這個生命了解了真相,心裏升起了善念。我又來到一家街門口,男主人明真相後連聲說謝謝!我說就謝我們師父吧!他那一百零一歲的老母親招手再讓我坐會。因為我還有很多人沒救完,我跟老人握手告別。

那天,我就這樣一戶一戶的走著,身在雨中可心卻享受著眾生得救後的喜悅。等我回去推摩托車要回家的時候,戶主家裏又來了一大幫打撲克的人,我又給他(她)們一一做了三退,戶主看我一大兜子的資料送完了。問我:你們的錢是哪來的?我告訴他:都是我們自己省吃儉用省下來的。他豎起大拇指說:你們法輪功真了不起!這個雨天我收穫可大了,一共有四十五個生命明白真相得救了。當我回到家裏時,丈夫已經做好晚飯在等我了。

這樣的事太多了。隨著正法的推進,明真相的世人也多了,經常能聽到感謝聲。記得有一個黨員,我給他講真相,他說我看就你們法輪功行,你們裏邊有能人。我隨手拿出一張寫有「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告訴他這五個大字誰看了誰好,看見的人不能大聲念也會默念,誰念都會得福報,我就貼在這個電線桿上,告訴他你好好看護著不要讓人撕掉了,會功德無量的。他爽快的答應:好!我家就在這住,我幾乎天天在這裏。

還有一次我與同修到山裏講真相,我們分頭講,我到一戶人家那個大姐明白真相後,給我一個大蘋果,我告訴她:我不能拿你的東西,大姐說了好些感謝的話把蘋果硬給我塞進兜裏了。回來的路上同修說回家給師父供上。謝謝師父!因為在去這個村子之前,上個村的人要打電話舉報我們。回到家,我給師父供上了大蘋果,還上了香,叩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不管環境怎樣變化,我們救人的心決不動搖。

二、救人路上險象環生 整體配合營救同修

另外,我們還以學法小組為整體做好救人的事。我所在的學法小組從成立到今天已經有五個年頭了,同修們的年齡從三十到五十多歲之間。我們來自本地區的東南西北方向,是大法把我們連在了一起,共同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們來自不同的家庭,通過我們對法的認識、提高,突破一切阻力,我們做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做到了人人都是資料點,人人都是協調人。我們長久堅持的有四人,多者無限,可所謂是聚之成形,散之為粒。

我們每週有一次集體晚上開車到鄉下發資料,去的路上我們都默默的發正念,清理所到之處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干擾因素,回來的時候我們齊背師父的《論語》及其他經文。平常可以自由組合兩人或一人騎摩托車到發過資料的村莊再去講真相,這樣效果較好。我們其中有兩位同修家中有上小學的孩子,每次發資料不管早或晚他們都要等媽媽平安的回來才能睡。記得,去年快要過年了,白天我們同修六人一起出去到百里外的空白區講真相,被村文書構陷,有兩位同修遭綁架,其他同修第一時間利用各種途徑查明瞭構陷人的信息,及時曝光並通知各片同修發正念,加持被綁架的同修。還有一部份同修陪著遭綁架的同修家屬去了派出所講真相要人。當被綁架同修看到我們進了派出所,眼睛一亮(過後聽被綁架的兩位同修說,她們看到我們時心想你怎麼來了呢?邪惡不是都認識你嗎?)當天晚上就有一同修不配合邪惡,在送去拘留所被拒收,正念闖出。另一同修由於認識上的差距,在所謂十五天拘留書上簽字,默認了他們對自己的非法迫害。我們整體發正念,加強被綁架同修的正念,又在星期三接見日有同修陪伴家人去拘留所與被關押同修交流、溝通,告訴同修不能默認迫害,不能承認十五天,我們不應該在這,使被綁架同修轉變了認識,並囑咐同修不要為了她浪費大家們的時間,她會做好的,六天後正念回家。又從新投入到講真相救人的行列中。

在發生綁架的一週時間內,我們整體配合,發揮整體的力量。我們共去了三次構陷同修的村莊、鎮駐地(往返六百里地),給構陷同修的村文書講真相;家裏的同修及時的製作出給某某村父老鄉親的一封信、不乾膠,發到每家每戶及他們周圍的村子;又把訴江大展板貼到了他們村莊的政務公開欄內;待我們第三次去的時候訴江展板依然紋絲未動,那天晚上是個大霧天,能見度只有幾米,道旁的樹都看不見,車走的很慢,倆位同修打電話給孩子不要等了睡覺吧,可家裏的孩子一直聽到媽媽的平安聲,才安靜的入睡了。我們那天回來後已經深夜了。雖然很辛苦,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感覺到:為了同修能早一天平安回來,我們值得!

那幾天由於曝光及時,據知情人透露,通過郵局發給構陷人的信件從全國各地四面八方郵寄過來,據說構陷人的朋友接到資料後,馬上打電話給構陷人說:「伙計你怎麼幹那個事啊?」眾生都在覺醒。

像以上這樣的例子,很多。每當發生迫害事件,我們都是第一時間,組織營救。減少了同修被迫害的程度。但儘管我們盡心盡力,幾年來,當地還是發生了幾起被邪惡綁架判刑的例子。救人中每當發生干擾的事情後,我們都向內找自己、修自己、歸正自己,爭取能在今後的救人中避免邪惡事件的發生。

三、相互配合 修去人心

有一次我們六人晚間開車到鄉下發資料,我們根據自己的心性、心態,看見人就講,沒人時就發資料。到了村頭還有一群人,可我的資料發完了。另一同修沒發完也回來了,我看同修的兜裏還有資料,我說那邊還有一大群人你發了嗎?她說:沒有。我說:把資料給我。我不假思索的拿上資料回頭給街頭乘涼的十多人發了。第二天同修問我:昨天你向我要資料時,有沒有顯示心?我說:沒有啊!因為我正發到那兒沒有資料了。同修很誠意的告訴我:當時自己有怕心沒有過去。回家後我想為甚麼同修這樣問我呢?是不是在我的潛意識中確實存在著顯示心,自己都感覺不到了呢?再一想,那時我應該叫同修和我一起去發,既達到了互相配合,又能削弱我們各自的人心。再深挖自己:發現我這個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埋藏的很深。我真心的感謝同修的直言,使我能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在救人的路上我們互相配合著、鼓勵著!修去了很多人心。

在下鄉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過很多感人的事情,這裏就舉一、二例:有一次,我們開車來到一山村,同修各自分頭逐戶講真相,中午了我來到一戶人家正在吃飯,大娘趕忙起身讓我吃飯,我一看她窗台上有新年掛曆了,我說大娘你們有掛曆了?坐在身旁的大叔說:是你們同伴在大街上發的。他家裏還坐著一個外人,我就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並告訴他們我們是來給你們送平安的,知道大法好的人都能得救。聽說我們是大老遠從城裏來的,他們都很感動。大娘一再謝謝我:並熱情的讓我吃地瓜,還說:我們山裏的地瓜好。我說:現在都在家吃飯,我們快抓緊時間逐戶走走。大叔告訴大娘說,她們好幾個人呢,意思多給我們幾個。大娘的熱情,使我不好再推脫的接過了,她給的好幾個大地瓜。回來的路上同修們吃著大娘給的地瓜,美美的、甜甜的。真可謂是「苦中有甜」啊!我們就這樣享受著眾生得救的喜悅,美極了!

四、我被推到了協調人的位置上

二零零九年,由於邪惡的迫害,原協調人被綁架判刑,特別是拋頭露面的幾個協調人和技術同修都被判了重刑。我所在的地區協調工作幾乎陷入了「癱瘓」狀態。鄉下與市區大都斷了聯繫。那時裝電腦、修打印機只能找常人。更何況有很多事需要大家共同參與,這就需要有人來協調。當時由於迫害很嚴重,同修們自我保護的心、怕心還是很重的,雖然各自都還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可真正走出來做協調的還是寥寥無幾,因為這幾年做協調的同修,一茬一茬的都不同程度被迫害過。部份同修甚至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錯誤的認為做協調就是被迫害的對像。針對種種情況;我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開始協調;

其一、尋找有能力的同修和技術同修入手

我記得,零九年我們地區做的神韻光盤不是打盤貼的,當我見到標準盤貼的神韻光盤時,我就想:如果我們也能做出這樣的神韻光盤多好啊!眾生會更喜歡,救人的效果會更好。當我的正念出來,一心想要做好神韻光盤時,恰好明慧網上很快就發表了打印光盤貼的教程。通過這件事,讓我更明白了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當我悟到這層法理後,我決定自己必須參與當地的協調工作中來。想到後,我立馬行動,先找有能力的同修共同參與協調。讓原先有技術的同修能發揮他(她)們的作用,協調同修們能擰成一股繩,讓更多的同修能走出來救人。

協調工作可不像個人修煉救人那麼簡單。時時處處都表現出相互之間人心的碰撞。當我接觸當地的A同修,我發現該同修不僅有技術,工作能力強,又年輕又有學問,可以說A同修幹甚麼甚麼行。整體多需要這樣的同修啊!可是當我們真正在一起配合做事的時候,出現了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很多事情都事與願違。那時的狀況對我來說:用「苦其心志」[2]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了。舊勢力就利用著我們沒修去的人心,間隔、誤會、拖延浪費著師父用艱難的承受而賦予我們救人的時間。雖然那個事情做了,但是就是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事做完了還要在A同修的小範圍內起一些後「效應」。

我覺得這樣下去如不能及時歸正是很危險的,舊勢力會鑽我們的人心空子的。當時的我用人心看問題想離開此地,不想再繼續表面維持下去了,真想退出做協調的事情。

師父慈悲不斷的點化,法理中也明白我應該提高了,可就是心性不提高,沒有別的辦法就硬撐吧。艱難的參與整體上的工作,內心深處陷入痛苦之中,感覺壓力太大。由於種種原因A同修不來大組學法了。我不止一次、兩次的到A同修家交流,表面是在法上,可還是想改變別人。因此我們過後還是「我行我素」。

我很多次的想和A同修能面對面的誠心交流,可當我面對同修投來那不屑一顧的眼神時,我那顆人心又一次次的翻江倒海。有事我再不敢找A同修了。把好事當成了壞事。

我曾問自己:為甚麼在邪惡迫害那樣嚴重時,都能堅定的走過來?為甚麼這個人心就不放呢?能帶走嗎?當我從法理中明白碰到的一切都是修自己的,同修就是一面鏡子,看到問題應該反過來修自己,長時間來你錯我對的,那是修煉人嗎?師父講:「修煉人哪,大家想想,每個人在世上都走過了相當長的一段歷史過程。這個世間的理是反的,你看的是好的,在那邊看是壞的。」[3]

「你聞著是香的,那邊聞著是臭的,甚麼東西都是反過來的。在這樣一個情況下,修煉起來是很難,要想保持正念更難。但是呢,正因為這樣,才會把那些人心反映出來;做的好的就向正面發展;做的不好的、不向內心找的,就會向反的方向發展」[3]。

我決心修自己,接受正面教訓,不向外看,不看同修缺點,只看同修長處,只要對證實法救度眾生有利的事,利用哪種形式都行。可是當我對同修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觀念,不再去執著同修該做甚麼,不再認為同修起反作用的時候,我發現:我再不像以前那樣看A同修了,我會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我沒有了抱怨,取而代之的是善意的理解,當我再次聽到A同修對我的抱怨時,心中不起任何漣漪。內心深處那個舒服啊!是提高、是昇華、快樂,那真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能擔當起這一個地區協調工作的一支小小的隊伍,本地區同修協調做三件事的狀況有了很大突破,整體昇華提高了。

其二、共同協調發揮整體的力量

協調工作,千頭萬緒。時時都得考慮到整體的提高。去年五月,訴江開始。同修們有不同的認識,很多同修認為起訴江澤民是應該,可是擔心怕遭迫害;也有的人認為現在起訴應該是那些被關押的同修或遭受過迫害的;也有的認為沒有受迫害我不用寫;同修們帶著各種心等待、觀望。當看到明慧網陸陸續續有同修的訴狀發表時,我知道不能再等了。應該帶領同修一起做好訴江工作。

這時有同修提議針對此事應該交流。我接受同修們的合理建議,我們用了兩個中午進行了簡單交流,達成共識:認識到起訴江澤民,是天象變化;是師父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提高的又一次機會;也是到了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送上歷史的審判台,結束迫害的時候;同時讓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退出惡黨,救度更多的世人;絕不可能因為起訴江澤民,再遭受甚麼迫害。

通過交流,同修們大部份改變了以前的認識,觀念轉變了,怕心也就不存在了。當同修們能真正的從法上認識上來的時候,大批的同修開始動筆了,六月上旬開始郵寄訴江狀。可當時能打字整理訴狀的同修太少了。我們調動所有的能打字同修甚至同修的家人參與,當時有的同修家中的孩子也都參與整理打印訴狀了。我又把幾位年輕的在這方面有特長的同修集中到一起簡單的交流,加大力度整理訴狀。在這期間同修們都齊心協力,特別是有一些協調同修睡覺很少,各負其責幫忙整理身邊同修的訴狀,兩個月的時間大家沒有怨言,細心的查找有沒有落下的同修,也給沒出來的同修一次走出來的機會。這樣我們地區大部份同修在七月底投完訴狀了。通過這次訴江,真正體現出了整體的力量,也讓我看到了只要同修們能擰成一股勁,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其實我做的這一切,都離不開同修們的互相配合,有很多同修在後邊默默的配合著。當我們的資料不夠時,同修除了做好自己的項目外,抽空忙閒的再給予我們補充。當然工作中還存在很多不足,需要在以後的救度世人與實修當中去掉,在法中熔煉自己,做正法時期的合格弟子!

在這裏我也特別感謝那些為大法默默奉獻的技術同修,是你們的不懈付出,才能保證我們當地同修在正法修煉的路上一路前行。也感謝為了整體默默參與協調的同修們,沒有你們的協助、承擔,我們整體也達不到這樣的效果。還得感謝與我認識不同的一些同修,是同修的意見、看法在我修煉的路上能更加嚴格要求我自己,不放任自己,使自己的容量擴大,自我在變小。修去自大、抱怨。修出謙卑、包容。在這裏我誠心的說一聲謝謝同修們!

當然最感恩的是我們偉大的師父,是您造就了我們這些無私的大法徒;是您叫我們走在神的路上。我們會珍惜這稍縱即逝的萬古機緣,這條修煉的路,無論還有多遠,無論還有多少坎坷,我們會放下人心去面對,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遺憾,能不能達到師父要的,每一步都是脫離人走向神的選擇。我會和我的同修們,不負使命兌現我們助師正法這洪誓大願!

向慈悲的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