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講真相的心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不久前的一天,單位來人不由分說就讓我去應付省委對本縣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檢查、驗收工作。這我才知道,為應付上級下達的「轉化」指標,縣委把我列在了已「轉化」名單裏。來人教我說假話,要對省委驗收人說自己「不煉了」,還說,我要是說還在煉法輪功,那省委可能懷疑全縣的「轉化」工作都是假的,那縣領導就下不了台。

單位的四個領導輪番的來勸我,其實就是求我幫縣委通過檢查。我告訴領導我不想去,他們說是縣委定的,非去不可。

既然如此那就利用這個機會救度相關人員吧。

我就先去找縣政法委書記。我告訴他我不想去,去了就得說真話,說真話會影響你們的。這位書記說,你心裏咋想我們不管,但你得去,你到那不說「法輪大法好」就行了。

這就是當今的中共,層層做假。

我真不想去,擔心講了真相破壞了我目前的修煉環境,但又覺的不對,平時還找不到他們,這回找上門來,那不是救人的機會來了嗎?我不去面對,是怕心在作怪,我平時悄悄發資料,給感覺可以接受的人講真相,為甚麼一見領導、警察就不敢講真相了?我要去掉怕心,他們明白後,也許就不會迫害大法弟子了。是師父安排我去救人,不是應付檢查,表面是他們求我作假,另外空間看是他們求我救度他們。我修的不好,師父還讓我救人,想到這,我流下眼淚。

同修知道後,鼓勵我要好好去講。每個人的態度都很堅決,很堅定。表態很簡單,但要達到講清真相的效果,就不簡單了。

省政法委的那些書記們都是有文化的人,中共的洗腦和內部對大法的文件,加上媒體造謠,不是簡單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能打開他們的心結的。他們把「法輪大法好」當作一句口號,縣委和局裏不要我說「法輪大法好」,怕引起在場的每一個領導反感。我想,我要讓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和被迫害的苦難。以達到講真相的效果,救了他們。

於是,在省委檢查人員面前我是這樣回答他們的問話的:

省政法委書記說:「祝你幸福。」

我說:「不管政府是怎麼說法輪功的,我有權利堅持說真話,而且說真話也是一個人的基本品質。真善忍是我們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是普世價值。誰都喜歡聽真話吧,這說明『真善忍』好嘛!領導從大老遠來看我,我當然說真話才對的起領導。」

接著我講了自己因堅持修煉遭受了怎樣的迫害,警察是怎樣暴力對待我、打傷我的,我被勞教、停發工資,給家人帶來的一系列傷害等等,最後我說:「希望領導能理解法輪功。」

整個談話過程中我用大法修煉者應有的祥和慈悲,不亢不卑,循循善誘,效果很好,省政法委書記說;「我看你狀態挺好的。我們來也是看看你,沒別的。」臨走時六個來驗收者都和我握手,學著省政法委書記的話說:「祝你幸福!」

第二天,我又去找縣政法委書記講真相。一進門,我說:「書記,昨天你讓我去完成的任務我完成了。現在我來給你彙報一下。」書記笑著說,「他們都給我說了,我表態了,在這件事(指我的談話內容)沒有錯與對。」並重複著我的話說;「真善忍當然好,『真善忍』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誰不知道呢。」接著談了一些生活上的事,讓我多掙錢,把日子過好。

我勸他「槍口抬高一釐米」手下留情,不要阻礙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他沒表態但笑呵呵的。看得出,他認同「真善忍」了。認同「真善忍好」當然就是認同「法輪大法好」。

事後與同修交流,有的說我是在「玩文字遊戲」,說我沒向領導表明「我還在煉」,沒有說「法輪大法好」這句話。

我的確還有怕心,講的不夠到位,要用更大的慈悲去講,能講的更清楚,更透徹。

有一同修,在派出所警察去她家要求簽字時,她把簽字的紙當場撕了,還趕年輕女警察走。女警察生氣的說,「看你齜牙咧嘴的,還是個法輪功?你還是個『真善忍』?」

還有的學員一見到常人,甚麼真相都沒講呢,張嘴就是「天滅中共」,走後常人不理解,負面影響卻挺大,真相根本沒講到位。明慧網的文章《不是眾生不想聽真相得救 是我達不到修煉標準》所說的情況很符合我們的實際。

所以,在此我想請同修特別注意講真相的用詞和心態,不要像完成任務似的,對方還沒明白呢,就說他「退了」。其實這方面的法,師父都講了。

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