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電話講真相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我參與利用手機救人項目幾年了。開始只是發短信和彩信講真相,後來利用「自動語音」,讓對方聽錄製好的真相語音,一般都是利用業餘時間幾個同修一起出去打,效果也不錯。打一段時間後就很依賴手機講真相,只是三退人數不多了,當然聽完三分鐘語音的眾生不少,他們聽完沒表態,我感到很可惜。顯然需要人與人之間直接溝通才能幫眾生解開心結,真正明白真相才能得救。

法對我的要求提高了,我不想用錄音講真相了,而想乾脆直接撥通電話給對方講真相。但周圍沒有熟悉的同修做,心裏沒底。一年前一同修願意和我配合打對講電話,她發正念我講。

開始不知怎麼開頭才好,電話一接通,我就心跳、緊張,沒說幾句對方就掛電話了,再打不接了。第一步很難突破。我倆多學法,多發正念,互相鼓勵。同修整理出明慧刊登的面對面打真相電話的交流文章,我們將其做成小冊子,特別注意開頭一段如何講,然後背熟真相稿,請師父加持,這樣在反覆撥打當中,積累經驗,也就越來越會講了。終於從每小時能勸退一人慢慢增加到兩三人,再到六七人不等。我倆堅持對打, 2016新年那天居然勸退十四人。

對打過程中也暴露出很多執著:退的人多一些,就起歡喜心,退少就沒信心。碰到罵人的、威脅的、讚揚的、感激的等,我的心也會隨著被帶動。開始怕心重,怕對方掛電話,怕電話不安全,怕講不好而救不了人等等。

有一次打電話,對方套我的話,我聽到他在錄音的異常聲音,我心裏有點怕,但又想跟他講真相,其實心態已不穩了,效果也不好。他一直在罵人,聲稱明天就有人來找我如何如何,就把電話掛了。我立刻坐下發正念,讓他的錄音作廢, 不讓他造業,但心還是不穩。晚上煉功時師父的法打入腦子:「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第二天我照樣出去打,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種干擾,但心還不坦然。

師父看我這樣,夢中點化我:一隻狗要來咬我,剛到跟前,我用手輕輕一掃,它的嘴就裂開了。醒來後我覺得自己悟性差,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通過學法明白:「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要突破這個怕。以後對打再碰到公檢法的人,我也能坦然地勸退了。

公檢法的人也是要被救度的生命。有個人接了電話說,他甚麼都沒入過,又說你是要錢要甚麼儘管說,他以為我是來騙錢的。我就真誠的跟他說,現在騙人的很多,騙財騙色,但沒人來騙你平安吧?佛度有緣人,人不能反神佛呀,神佛願好人平平安安,這個電話是為你的平安而打的,災難來時平安才是福呀!他明白的一面被喚醒,連聲說:「哦,哦!」我說現在人們都知道「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們的網絡媒體被封鎖了,共產黨是西來幽靈,馬克思、恩格斯都是西方人,講無神論,戰天鬥地、破壞我們中華的神傳文化,文化大革命是革文化的命,三尺頭上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知先生有沒有入過隊呢?他說,我當兵35年,黨團隊都入過,我是派出所的,別跟我講這些了,別浪費你的時間和話費。我心裏很坦然,一心想他明白真相,我說你在派出所也好,公安局也好,這是你的工作,但是命是你自己的。「天滅中共」是天意。我幫你起個化名,跟頭頂的神佛退,你說好就可以了,神佛看人心,平平安安就是福,希望你平安。他說:「好,謝謝你」。

接著跟他講真相,一提到法輪功他又不想聽了,我心裏發正念,讓這個生命明白的一面起作用,要聽,要明白!感覺自己的話一句句打入他腦中。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從92年到99年就有上億人在修。後來江澤民妒嫉,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他說他們警察也一直在探討法輪功,法輪功還是好的,但好多假的。我告訴他:法輪大法在中國被迫害十七年,不但沒被打倒,反而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是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人破壞不了佛法,但人會造業。相信你是個有思想的人,想想我為甚麼打這個電話?我冒著危險給你打這個電話,不求回報,只為你好。人不治天治,現在中國沒有天理,但以後就不一樣,以後法正人間的時候,你就會更明白。今天我送先生三個字:「真、善、忍」,做個說真話、善良、忍讓的人,做好人一定有好報,同化法輪大法有福報!很開心跟你打這個電話,祝你平安,幸福!他真誠的說:「謝謝你送來平安!」

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有好的修煉狀態和心態才能救得了人,真正救人是師父,是大法。相信法的力量,我就在學法上下功夫。開始對打電話後我開始背《轉法輪》,越背越快,半年背完一遍了,現在背《洪吟四》,背完再接著背第二遍《轉法輪》。我明顯覺得,如果今天法學得好,修的好,聽電話的人就特別多,退的也多;反之,如果今天不修口,聽的人少,掛電話的就多,罵人的也多,真的是自己的修煉狀態造成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先修好自己。

對打時語氣和聲音很重要,剛開始打時我繃著臉,語氣很硬,不善,眾生不愛聽,退的少。我就找原因,注意修去生硬、強勢、灌輸(強迫人家接受)和語速快的黨文化。學法時師父的法也在不斷指導我做好。比如師父回答學員問題時說:「其實我跟好多地區電視台、電台我都講過,我說洛杉磯學員廣播時的語氣很適度,不是太硬,也不是太軟,很平和。當然不是表揚你,別驕傲啊。就是說,我們儘量的做的平和一點,比較好。常人說甚麼的都會有,很難做到五味俱全。有的人願意吃辣的,有人願意吃酸的,有人願意吃甜的。我們就以這種平和的面貌示人,就這樣。」[3]學了這段法,我就不斷聽自己的錄音,不斷改進。要求自己做到平和,語氣不軟不硬,語速稍慢,吐字清晰,柔和沉穩,而且一定要面帶微笑,所以我一直都是微笑著打電話。同修聽到我的錄音說,感到我是笑著講的,說聽起來像是台灣人在講話,很柔很親切很慈悲。其實我平時講話語速很快,也不是很柔,但一拿起對打電話,自然就進入狀態,慈悲心就出來了。

我平時注意搜集明慧講真相交流文章,有些稿子背下來,針對不同情況破眾生的心結。打電話不知對方是誰,是甚麼身份?心想不管你是誰,法度有緣人,不執著。有緣的人就能得救,效果就會好。

開始我用普通話對打,但廣東有很多方言,方言地方的人一聽到是外地人,不愛聽,掛電話的也多,有時打一上午也沒退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後來我就試著用廣東話(俗稱「白話」)來講(我廣東話講得不好),開始不懂如何用廣東白話說,就多聽廣東話自動語音,學著說,儘管講得不太流利,但退的人多了,也就有信心了。有一次用廣東話講完真相,問對方聽懂了沒有?她說聽明白了!你不是講白話的也能講成這樣,不錯的啦!我覺得是師父在借她的口鼓勵我。現在我用廣東話越講越順,還覺得比講普通話更好講了。

有意思的是,對打時經常碰到同修,有同修回答:我也是做這個項目的。有的掉隊好久了,接到電話很激動,我悟到可能是師父通過這個形式來喚醒他。有個曾被非法判刑七年的同修接到電話後叮囑我注意安全,他回來後沒有走出來。我都與他們交流,鼓勵他們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別錯過萬古機緣。

開始講真相,有求數量和結果的心,真相也講的膚淺。今年師父的新講法出來後,我改變觀念,不管對方是否邪黨成員,都把基本真相講給他們,以講清真相為主,讓眾生聽一個明白一個,不求數量。

在師父的看護下,我一步步走過來。我知道自己跟做得好的同修比差得好遠。通過這次交流我找出不足再精進,做好三件事。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