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溶入整體打電話講真相

——在電話平台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一年多來,我慢慢學會用手機往大陸打電話、勸三退。

最初聽說有一個平台直接面對警察講真相,很缺人手,我就主動提出要參與該項目。剛開始參加的時候,心理壓力比較大,不敢打,就先放真相廣播:慢慢的放下了很多人心,如怕被罵、怕電話被掛斷、嫌接通率低等負面心理,同時注重發正念解體聽真相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放廣播效果越來越好。可是開口講還是很難突破,我就來到直接打電話與大陸世人講真相的學員住處,聽她講,然後我們輪著撥打,這樣學習了兩個星期,對講真相的內容熟了,畏難的負面心理淡了,正念越來越強,心態也平和穩定了,我就在家裏利用早晚時間打電話。

在打電話講真相中我轉變了觀念,不再把警察當作特殊的生命,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以前把他們當作不可救藥的生命,都是迫害大法一夥的,認為他們根本不可能在電話中有正的表現,更不敢正面表態的。通過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爭鬥心,怨恨心,報復心,講真相時摻雜著人的情緒等等,意識到問題,在法中修去,講真相的效果就不一樣了。

有一通電話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撥打的是北京平谷法院的一個手機號,一位女性接的,對方一直在靜靜的聽,我在講真相過程很注意與對方的互動和傾聽,進而打開對方的心結,可是這個電話中對方一直沒有說話,我也不肯定對方是否在聽,就是單方面的講著真相,講的很投入,講了八分多鐘基本真相都講完了,講了三退大潮。最後我停頓了幾秒鐘,用關切的語氣又問了一句:這位女士,我剛剛講的您都聽明白了嗎?如果您有甚麼心結一定要打開,這對您真的很重要。這時聽到那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聽明白了。」繼而又同意「三退」,她告訴我她是個黨員。我真心為一個生命的正面表態感到高興。也時時提醒自己,不要讓人心和觀念,擋住眾生得救的希望。

師父說:「我是這樣想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以救人為根本,就像我剛才講的,在謊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幹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實那個生命本身不惡,那個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惡幹部。那個生命說不定還是個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黨文化謊言的灌輸下,被誤導了,他這樣幹了。」[1]

我悟到各種干擾都是自己講真相的心態不夠純淨造成的。邪惡就是針對我們還沒有修去的人心,在講真相中利用各種不好的人心和假相進行干擾:公、檢、法、醫這個群體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加上利益的誘惑,無知的迫害大法弟子。

我們對公檢法講真相起步較早,警察這個群體聽真相比較多,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大法弟子大面積講真相,告訴他們訴江大潮、高官落馬,活摘真相等,罵人、說下流話的越來越少了,理智面對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反而醫院這個系統比較封閉,需要更大範圍深度的講清真相:他們平日工作繁忙,很少接聽電話,受現代科學、醫學的觀念障礙,輕視生命,又是直接獲利者,對他們講真相難度很大。因此在講真相中,我們就要時時對照法,嚴格要求自己,向內找修好自己,不被各種不好的人心、似是而非的言行、各種瘋狂無智的假相帶動,不斷擴大容量,保持慈悲狀態講清真相,清除邪惡,多救人。

師父講:「不管怎麼樣吧,反正是我們能救的,就包括這些,我們都要去救。雖然你看他現在表現的很惡,可是你不知道,他當初可能是一個神聖的天上的神來到世間當人,是為了得這個法才來的。」[1]

有一次我給上海長征醫院(診療分部)打電話,對方開始十分囂張,說他們醫院天天都在做器官移植,法輪功來一個殺一個,免費移植不收老百姓費用,還說些污衊大法的話,我先是穩了穩心,提醒自己別被對方表面人的表現帶動,他是不清醒的,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語氣嚴肅的講了邪黨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訴江大潮、高官落馬,善惡有報、大法洪傳等真相,一共講了將近七分鐘,對方態度也從開始的囂張謾罵,轉變為靜靜的聽我講,最後說:「你說的我知道了,以後會注意的。」

訴江大潮後邪惡在各地興風作浪,綁架了不少同修,我們小組與手動廣播真相組、緊急營救組、接力撥打組密切配合,同時借助自動工具(郵件、電話、彩信、短信)成功營救了數十位同修,有效制止了邪惡的迫害,在此舉一例。

八月三十日中午,北京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北京市國保、東城區國保、東華門派出所二十多警察劫持並抄家,分別拘禁在東城看守所、北京市公安醫院。大陸同修九月一日把此消息告訴了我,希望我們在海外協助進行營救。我即刻與有經驗的協調同修溝通,了解當時掌握的情況,在同修的指導下,開始做以下工作:

1、查詢相關單位電話號碼,第一時間撥打責任單位電話,口講和廣播,要求放人。

2、分頭與家屬溝通了解細節,相關責任人電話號碼收集,推薦並協助律師溝通,增加家屬正念;

3、九月二日緊急增加了東城公安分局的區間號碼84081000-1999,一共999個電話號碼,使用自動工具和手動廣播兩種形式撥打;

4、同修協調配合,九月二日晚連夜製作了專案廣播,很大程度震懾了邪惡,相關單位上上下下都知道正在發生的邪惡迫害;

5、電話組針對重點部門,接聽較好的電話直接講真相,要求放人,接力撥打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撥打,要求邪惡停止迫害,同時救度那些能救度的警察。

九月三十日,歷時一個月的時間,四位被綁架同修全部回到家中,同修反饋說在警察辦案時能夠感覺到他們的壓力非常大。在打電話中,我們也勸退了好幾位良知尚存的警察,也有不少警察答應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善待大法弟子。我體會到只有本著慈悲和善念,我們才能達到大法的標準,才能真正解體這場邪惡的迫害,才能喚醒和救度迷中的眾生。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