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迫害案例打電話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5日】凡是有電腦的同修,都會經常上明慧網,正如不久前一位大陸同修所言,明慧網的最上面就是怵目驚心的迫害案例。我得法初期也曾經因此被障礙住,因為不忍心看以及不願意看到血腥、暴力,坦白講,最根本的是不願意讓這些悲慘的案例所引起的負面情緒擾亂了原本平靜的生活(其實就是太執著眼前的安閒、自在),因為我知道如果我看了案例的內容而沒有採取行動的話我根本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這樣的私心導致我初期上明慧網的時候蓄意跳過這些訊息,甚至有陣子連明慧網都不太敢上了,因此在講真相的方式上我也選擇了不面對迫害者的網路聊天。

然而我免不了還是會上明慧網,但每次僅是迫害案例的標題都深深刺痛了我的良心!我知道我不能逃避了,「逃的了一時,逃不了永遠」,尤其我可說是具足方便性條件的人,這使我更沒有理由欺騙自己,因此在網路講真相一年之後,我終於決定面對這個問題,雖然我當時也每天固定花許多時間在網路聊天室講真相,但是在迫害案例的面前,我一刻也不坐不住。因為我知道我是能做而不做,我坐視十萬火急、人命關天的事情而不顧。我連個好人都談不上。

雖然下定了決心,但在10個月前剛開始行動的時候還是很為難。當然我也明白「痛苦」總會過去的,現在所謂的「痛苦」,只是開始的一個過程。其實這種苦哪是真苦呢?都是自己的執著心引起的庸人自擾,怎能和大陸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在嚴冬酷暑中走過一村又一村講真相的苦相提並論?更不要說和被迫害的大陸同修的苦相比了!就這樣我開始走上打關於迫害案例的電話的這條路,但在這期間我有時還會找理由逃避。為了防止自己不能堅持,會三心二意,甚至好逸惡勞的心一起,又把這件事當作可做可不做的(我也有充足的理由說服自己不選擇這種方式講真相),因此我請求師父加持,讓我堅持下去。因此每當我掙扎著要打還是不打的時候,由於師父的加持,最後我還是會拿起話筒,不管結果如何,每次打完後就覺得坦然無比。

打電話不難,難的是放不下常人之心,在這10個月之中,我的心還是會起起伏伏,有時天氣好,想出去走走或是找理由去辦一些可辦可不辦的雜事,我發現自己這顆逃避打電話的心始終還沒有去掉,這是我的層次不夠、慈悲心不足之故,但是我深刻的認知打電話講真相是我的責任,因此我決定讓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打了半年之後,我規定自己除假日外每天下午固定打電話講真相,以前是有空則打電話,因此會找理由讓自己沒空,現在是有空再做別的事(除非特殊狀況),打電話已是必行之事,在這期間如果遇到挫折、干擾,我就隨時找打電話的同修交流、切磋、互相打氣,因為打電話的同修很少,堅持下去的人更少,我們必須要堅持!走上這條路之後,就再也不忍離去了,就這樣,這顆逃避的心也因此就放下了。

所謂打關於迫害案例的電話的困難、障礙其實都是我們自己的這顆心:怕對方兇狠的態度,怕被罵,怕自己說不好,另外,我們還有許多明知而不想去掉的執著,像是:爭鬥心、不願意聽到不好聽的(尤其是對方顛倒是非的誣蔑攻擊)、沒耐心(沒耐心撥一堆空號,沒耐心一直被掛電話,以及沒耐心和對方建立好的互動等等)、容易被激怒的心。師父說:「作為修煉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聽那些不好聽的,你就得能聽那些不好聽的,否則這個最基本的修煉問題你都沒解決,自己還說自己是大法弟子。」(《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這是多麼嚴重啊,這些只是最基本的修煉而已!師父要我們不斷學法,就是叫我們在實踐中去真修!

有些同修因為打電話這件事情表面上一時看來沒有甚麼效率而放棄了(電話不是空號就是對方根本不聽,或是一接就掛斷),然而這可從幾方面看:一則是大法弟子的心可以造成我們的環境,再則,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就不救同修了,不抑制邪惡了,畢竟這比一般的講真相救度眾生還多了兩層重大意義,該做的就要做。三則,修煉本身就是一個不斷去掉執著心的過程,顯然我們還不想去掉我們背後的這些執著。四則,這就是我們建立威德的機會,如果等哪天大夥都和顏悅色的等著我們講真相,那是正法的洪勢作用,而不是我們在證實法了!

大多數同修因為怕說不好,怕有損大法的尊嚴,而無法突破自己的障礙,師父說:「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講清真象,你就是維護大法的尊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在實踐中體會出做這件事的難度,面對對方扭曲事實的歪理,有時也會血脈賁張,更尖銳的是面對酷刑的案例,許多蟄伏的心,例如:敵對的心、焦慮的心、嗔心立刻膨脹成龐然大物。師父在個人修煉中的切身問題上就曾經說::「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轉法輪》)但難也要做啊!師父不是說嗎:「看到問題就去改,看到不足呢就去克服……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煉的人」(《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我因為個性很急,初期經常打電話都是迫不及待,因此一路走來也跌跌撞撞,曾經被罵層次太低,但也曾經讓610的人應允不再抓大法弟子。我們的修煉狀態會直接體現在眾生的電話反應上面,我有個經驗,曾經看到一個迫害很嚴重的案例,那是一個出名的黑窩,我曾經打過幾次電話,不是被對方破口大罵後掛掉就是根本沒人接聽,看完這個案例我義無反顧的立刻就要打電話去遏止迫害,但是我看到案例最下面大法弟子寫道:請有便利條件的同修冷靜、穩定、心存善念、慈悲去講真相,我的眼睛停留在這一行字上,我當時的情緒顯然是脫離這種狀態的,但是同修的提醒,我驚覺到我不並在法上,我於是平靜下來調整自己到這樣一種狀態。

之後我撥了電話,異於往常的,竟有一位女性接聽,我說「很抱歉啊,冒昧的打電話給你」,她竟然輕鬆的說「噢!沒事!」我說:「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你!」她不加思索的說「沒事,你說吧!」我把案情向她反應一番,她說她不知道這件事,她這裏是辦公室,不直接面對被關押的人,我就開始向她講真相,她也在聽,當說到了她不想聽的,她說「你不要再說了,其實我從來不接你們這些電話的,但是我覺得你說的話很好聽,我才聽你說這些的!」看著她似乎明白的一面,我覺得我必須要告訴她真相使她得救,因此我產生了一些急迫感,但卻讓她感到了壓力,於是她用很抱歉的口氣對我說「抱歉!我沒辦法幫你,很抱歉!」她把電話掛了,我望著被掛的電話對她卻感到更深的歉意,因為我沒有修到真正修煉人的狀態,使她錯過了這次的機緣。

師父說:「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沒有真善的強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體,你在講清真象中就起不到作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由於打電話,我看清了自己種種的心,因為它直接影響到營救同修以及和我有緣的眾生是否得救,而使我從律己不嚴改為正視日常的一言一行,並要求在生活中體諒別人,為別人著想,做到先他後我,並保持著慈悲祥和的心態,因為這才是善的根本,只有在實踐中才能同化法。

這使我想到有些同修把學法重點放在看書、念書,而沒有嚴謹的對待實修。有位同修做事認真負責,讀法不怠,也幾乎背下了整本《轉法輪》,但是據我所知她有時炒菜的時候還用酒當調味料,她說不放酒不好吃。師父在講法中不只一次講到酒的問題,雖說同修讀法不怠,但是這點執著卻還放不下。《轉法輪》是師父給我們的一個登天的梯子,緊抱著梯子,不自己爬上去也是沒用的,這也是向外求了。

近年揭露出來的迫害案例越來越多,每當我打電話時經常不知從哪個個案打起,都是十萬火急或是命在旦夕!在此呼籲同修積極的面對此事,當初由於大法弟子的集體發正念,使另外空間的邪惡因而銷毀了許多,希望同修也能對迫害案例行動起來,不方便打電話也請配合發正念,消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曾經看到一名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寫的文章,說他在牢中,有次不知道時間,錯過了發正念,但突然之間,全身被強大的能量包圍著,他知道是外面的同修在發正念幫他,他立刻隨之發正念,最後能走出魔窟的很大原因也是同修不斷的加持他。

其實打關於迫害案例的電話對一般人來說時間上也不是很大的問題,白天、晚上、假日都有不同的對像可以打,是不是我們只是被某種心障礙到了呢?最後以師父的講法與同修共勉之。「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煉人就是往出推:你別來……那能修煉嗎?到今天這個觀念還不能轉過來,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知道你怎麼樣能夠走向圓滿。」(《2005年舊金山講法》)

以上心得層次有限,請同修不吝指正。

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