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氣中毒昏迷38天 師父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在1998年接觸到大法的,當時我去附近的山上玩,我們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山上洪法煉功,我當時看到倆個穿著紅肚兜的仙童在近處看法輪功學員們煉功,我當時問一位法輪功學員這兩個孩子是誰,可是沒有一個人看的見他們。通過和法輪功學員交流,我知道了其實是我的天目開了,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生命。

煤氣中毒38天深度昏迷

我懵懵懂懂的走入了大法修煉,可是當時沒有認識到修煉的重要和嚴肅,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這種狀態持續了好幾年。丈夫修煉前有外遇,修煉後,他也沒有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做人,一直沒斷,甚至有了孩子,領回家來養。那時我經常跟他鬧,心情很不好,甚至有自殺不想活的想法,那時我們倆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其實危險已在靠近我們了。

2006年一天晚上,丈夫生了爐子後,我們就睡了,當時門窗都關的很緊,結果發生了一氧化碳中毒,丈夫和他在外面生的那個小孩在人們發現我們時,就已經死了,我當時還有一口氣,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

在重症監護室無意識深度昏迷38天,我的哥哥和兒子(都有自己的企業,是常人中比較有本事的人)當時請了北京301醫院的老專家來會診,老專家經過一系列檢查,給出的結果是「植物人」,沒有治療就走了。後來又從省醫院請來倆個專家,診斷情況也不樂觀,說最好結果就是有意識,但一輩子坐在輪椅上。

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從第38天醒過來了,慢慢的開始恢復,情況越來越好,過了幾個月,就能下地拄拐走了,又沒過多久,就出院了。當時還想不起師父,其實是師父一直在幫我。

回家後,還想不起修煉。一天中午,我忽然看見自己的客廳有一尊大佛,穿著袈裟,側面朝著我,當時我就想,這是哪位佛啊?仔細一看,這不是師父嗎!是師父的法身啊!我這時一下想起修煉來了,真的想真正修煉了。

我想找同修,但是沒有聯繫方式,我記得一個認識的常人能聯繫上同修,但我不記得這個常人的電話了。這時,我就看見在牆上顯現出了一行電話號碼,我記得大概是那個常人的電話,一撥打,果然是,這樣這個常人幫著聯繫上了同修,同修幫我請了這些年師父的講法和新經文。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大法弟子不但要自己修煉,還要講真相救度眾生,同時我慢慢聯繫上了更多的同修。同修對我無微不至的關心,也經常跟我切磋,我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好。

後來拐杖已經完全扔掉了,走路沒有問題了,我也要開始走出家門,要開始面對世人講真相了。

丈夫的修煉願望

還有一件事說一下,丈夫在生前也知道自己犯了修煉人絕不該犯的錯,說:「如果(因為這件事)我沒修成死了,將來我還要轉生到你跟前接著修。」結果,後來他真的轉生到一位同修家當了她的孫子,這位同修帶著他,從小就抱著他出去發資料講真相,也給他讀法。

去年,這位同修機緣巧合,搬家搬到了我的樓上,帶著孫子經常來我家,這個孩子現在也學法了,很有靈性,幾乎每天都來我家轉悠,真的應了丈夫生前說的話。我跟這位同修提這件事,她恍然大悟,說:「我一直就有這種感覺,這個孩子從小就跟著學法,有時的表現就像曾經修煉過似的,原來是這樣啊!」

用自身經歷講大法真相

剛開始講真相時,我就從自己身邊的人講起,我們村裏都知道我的情況,看到我現在居然能走出家門,都很驚奇,我跟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才有的今天,是法輪功救了我。在事實面前,人們都很嘆服,也很認可大法,大部份村裏我講過的人都做了「三退」。

後來我又到婆家的村裏去講,村裏有的人就說:「那是某某某嗎?她不是煤氣中毒死了嗎?我是不是活見鬼了?」我還是從我的自身講起,因為事實擺在眼前,人們很多都認可大法,做了「三退」,村裏有個管治安的村委,時不時的對村裏的同修騷擾,同修不太敢跟他講真相,讓我去試試,我就去講了,結果他很認可,最後說:「是啊,看來煉法輪功是真的好啊!」

和同修配合講真相

後來我就和同修配合,我騎著電動三輪車帶著同修,去附近的幾個大勞務市場講真相發資料,勞務市場人非常多,一個勞務市場就上萬人在,資料面對面發放,幾百份資料一會就發完了,而且勞務市場晚上還有人,我們就晚上也去發放。

有一次晚上發完資料回來後,我把電動三輪停在車庫,就回屋了,結果第二天早上,發現電動三輪前轂轤掉下來了,中間固定的螺絲早不見了,連軸承裏面的鐵珠子都一個不剩了,在這種情況下,我都不知道前一天晚上怎麼騎回來的?這都是師父在幫助啊!

我有時和同修去集市上講真相發資料,就看見師父的法身在不遠的高空盤腿坐著,一直跟著我們。

我還給附近的商販講了真相,他們後來幫我成千成千的換零錢製作真相幣,真相幣做好後,我再換給他們,他們每年都花出好多真相幣,這些眾生也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自己的身體自己主宰

今年三月份的一天,我正準備出去到商販那裏取換好的零錢,突然聽見腳「喀吧喀吧」響了幾聲,一塊骨頭一下從前面頂了出來,緊頂著肉皮,立刻就不敢走路了,我忍著疼痛,去商販那裏取回零錢,回家腳的顏色變的黢黑,真不敢動了。我發了一會正念,心想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過了一會兒,樓上的同修下來了,說「你自己的身體自己主宰」,我就發出一念「我自己的身體自己主宰,誰說了都不算,我只聽我師父的」,瞬間腳就不疼了,很快顏色就變回來了,突出來的骨頭也慢慢縮回去了。就是一個在法上的正念,瞬間就出現了奇蹟,真是神奇啊!

叩謝師尊!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