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幸運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七歲。我由於父母去世早,沒人供我上學,所以一個大字不識,還落下一身病。可是,我現在不僅能看書,還頭腦清醒,學技術也不覺的難,而且身強體健,走路不累,像年輕人一樣。這全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

我不知怎樣表達我對法輪大法的感恩之情,只能請同修代筆寫我印象深刻的幾件事,表達對恩師的謝意。

一股熱流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五日正式學法輪大法的。在此之前,我的妻子和女兒先學了大法。早上她們出去晨煉,我就在家把飯做好,等她們回來吃。晚上她們去煉功點回來比較晚,我擔心他們走夜路怕黑,就每天去接。

跟她們一起走的學員對我妻子說:「你丈夫可真好,我們都跟著借光了。他怎麼沒學大法?」妻子說我特別愛喝酒。那位學員讓妻子把大法師父教功圖貼在我家室內牆上。我幹完家務活,家中沒人時,就自己按照圖上的圖解學煉功動作。第一天打坐一坐半個小時,感覺一股熱流在身體上來回轉,感覺很舒服。妻子和女兒一回來,我就不煉了。有一天,她們開門我不知道,被女兒發現了說:「我爸煉功了!」我把腿拿下來了。後來才知道那時是入靜了。

放棄喝酒

我愛喝酒,酒櫃裏裝著酒具、彩燈,裝扮得很漂亮。有兩天,妻子回家在酒櫃前看來看去,我問她:「哪裏不乾淨?」她不吱聲。再問,她說:「我看好這個酒櫃兒了。」我說:「幹啥用啊?」

她說:「想用它放師父的像。」我問:「師父像在哪兒?」她說在箱子裏鎖著呢。她拿出來我一看:師父這麼帥!我把照片緊緊抱在懷裏。我說:「你鎖起來幹啥?」又抱了兩分鐘。我把酒櫃裏的隔層撤掉,把酒具、彩燈都扔到樓下去了。妻子以為我生氣了,捨不得呢。我說:我以後也不喝酒了,留它幹啥?放師父的像多好啊!從那以後,喝了幾十年的酒輕而易舉的戒掉了,至今再也沒喝過酒。

有了師父的像,妻子每天早晨都是先洗手,然後到師父像前閉上眼睛雙手合十,也不說為甚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懷著尊敬的心,也先洗手然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後來,每天我都比妻子先洗手,先去合十。那時候,我無論走到哪兒,都感覺身上到處都在轉。學法以後才知道那是師父用法輪給我調整身體呢。

我認字了

第一次到煉功點,我是扭完秧歌、穿著秧歌服、披著彩色披肩、拿著扇子去的。去了我就說:「我要煉功。」其中一個人站起來熱情地告訴我怎麼盤腿。我家裏人也在那兒煉靜功,她們頭沒抬,眼沒睜。我跟著煉第五套功法,他們說,你怎麼學得這麼快?我也沒說在家煉過。

第二天下雨,妻子、女兒和我姐在家學法,讀《轉法輪》。我因不識字,就在一邊聽,越聽越愛聽,覺的書中講得太好了,但就是犯睏。我怕影響他們,就上床睡,似睡非睡時,有人彈我腦瓜。我問:「誰彈我?」繼續睡,這人又彈我一下。我問妻子怎麼回事,妻子不吱聲。

過了三、四天又下雨,她們又在家學法,我還是在一邊聽一邊犯睏,就又躺下,還是帶睡不睡時,這時又有人拽我眼皮,拽的還很疼,我不起來還拽著不鬆開。我問妻子:是不是師父讓我學法呀?聽到妻子的肯定回答,我高興極了,我說:「哎呀,太好了!師父看好我這個小眼睛徒弟了!」我馬上坐好接著聽她們讀。

第二天我又去扭秧歌,我是打頭的,拿著扇子,手卻舉不起來,就是沒勁兒。我不舉扇子,後邊的人就沒法跟著變換動作。我只好跟負責人說,這次以後再也不來扭了。他問為甚麼?我說先不告訴你。

我不去扭秧歌了,用這時間跟大家在一起看《轉法輪》,逐漸地書上的字我都認識了,也能讀了。現在,我能讀所有大法書。

大法開智開慧

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和同修們投入到正法修煉中。大家都參與各種救度眾生的項目。在學習修理技術時,八、九個同修一起學。我負責買菜、做飯、洗碗等。他們吃完飯就開始學,我收拾完了才開始。我想:師父能給我開智開慧,我不會被落下。結果師父真的給我打開了智慧之門,我學得快記得也快,最後,我和大家同一時間學會了這門技術。我學技術,本身沒有文化,如果沒有師父幫助,不可能學得那麼輕鬆。

幾年來,哪裏需要技術支援我就到哪裏去,有時外省同修來找我也去。他們有的給錢,我堅決不收。我說:「我們要向師父學習,師父講法結束後,弟子給師父打車的十元錢師父都自己掏腰包,不讓弟子拿。」

師父給我們的東西數不清,給我們淨化身體,給的都是最好的,是無法用價值來衡量的,師父卻甚麼也不要我們的。

犯人明真相獲減刑

二零一三年冬天,我被綁架到某地看守所,被綁在鐵椅子上三十三個小時,不讓吃喝,一般人受不了。當時警察穿著羽絨服還說冷,我卻熱得夠嗆。我坐那兒向內找自己:這次麻煩是因為我跟人沒跟法,沒按法的要求去做,我錯了,給師父找麻煩了,求師父救我回家。這時,我看到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邊看著我。不一會兒,椅子上的鐵環開了。

在看守所裏,我照樣煉功。有犯人告訴我:這裏有攝像頭,你那麼比劃不行。我不怕,照樣煉。犯人中有四個是殺人犯,其中一人是某油田的,戴著三十斤重的鐵鐐子,他很悲觀。晚上睡覺我倆挨著,我就給他講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等真相。告訴他要退出黨團隊,讓「為它奮鬥終身」的毒誓作廢,當上天懲治邪惡之時,你不受牽連。你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時時念,對你沒有死刑。他說:「真的嗎?」我肯定地說:「真的。」不到半個月,他腳上的鐵鐐子換了,換成兩公斤的了。別人不理解地問:你怎麼換得這麼快?他沒敢講。

有一天,進來個吸毒犯,說不敢用涼水,一用涼水就頭疼,骨頭都疼。我說:「吸毒能使人變鬼,學大法能使鬼變人。」犯人都哈哈笑不相信。我說:別笑,我說的是真話。他們都冷靜下來,我跟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眼前那個殺人犯被減輕鐵鐐子的事實。那個被減刑的人也誠懇地說:「是的。叔叔告訴我,誠心的天天念,時時念,對你沒有死刑。我照著念了,真的給我減刑了,大法真的保護我了。」他們這才明白,相信了我說的話。眼神中流露出對大法的敬佩。我把從大法中學到的做人的道理講給他們聽,講善惡有報,遇到事情要為別人著想,退一步海闊天空,他們都很願意聽。

四月二十五日那天,天特別的藍,太陽格外的紅。我說,今天該放我回家了。他們不相信,我讓他們看天,他們說天是挺好,那你也回不去。晚上七點值班獄警說放我回家,全牢房的人都哭了,都來抱著我哭。他們說:「叔叔,你對我們太好了,家裏送錢買吃的,自己不捨得吃,都給我們了。你怎麼那麼善?別人誰也沒給我們講這些道理,你真是為我們好啊!我回去就找法輪功的人,我也煉大法。」獄警也說我好,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是幸運者 希望您也身強體健

學大法之前 ,我一身的病。學大法後全都好了。原來右腿小腿部位有碗大一塊黑痣,雖然不疼不癢,但很難看,煉功後不知不覺也沒有了。我現在無病一身輕,整天樂呵呵的,深感幸福無比。我發自內心的希望我的同胞們,不要再相信邪黨的謊言,珍惜法輪功學員無私的付出,他們發的、講的都是為了你了解真相,了解大法在你我身邊的真實展現,希望您也身強體健。

最後,叩拜師尊救度之恩!向全球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