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客車撞飛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六歲,原來患心臟病,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從煉功第一天開始,折磨我半年苦不堪言的心臟病無翼而飛,至今沒再吃過一片藥。大法師父的無量慈悲,法輪大法無可比擬的神奇,讓我這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佩服的五體投地,認定了:法輪大法是正法,與天地日月共存。

被小客車撞飛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下午,我騎著自行車在一處丁字路口與一輛左轉彎的小客車相撞。我聽見「嘭」的一聲,感到左額骨一麻,身體騰空,向右側栽下,當時大腦空白,沒有任何知覺。

等我一睜眼,看到離我兩米遠的小客車左側擋風玻璃凹進一個大坑,碎片均勻的貼在膜上不散。我一邊往起爬,心裏念:法輪大法好。

自行車被撞出十多米遠,車蹬子大拐被撞到車圈邊。司機緊張的說:「大姨,我真沒看見你,我已經報警了,救護車馬上就到,咱們去醫院。」這時周圍有八、九個人也都說:「老太太身體這麼胖,飛起來,又摔地上,傷的肯定不輕。」有的說:「你別站起來,內臟傷了,怕抻著。」我笑著說:「沒事,我走了。」當時只怕救護車來了不讓走,忘記講真相了,一個老年男子小聲說:「要錢、要錢。 」我搖搖頭,推著車子走開了。

回到家,兩個女兒看我這樣子,嚇了一跳:左額骨鼓起,像半粒雞蛋大的紫包,眼睛腫成一條縫,左腿肚子鼓起半尺多長、一指多寬、一指多高的肉檁子,右腿膝蓋黑紫色,腫的發亮,碰都不敢碰。兩女兒一起埋怨我:去醫院檢查沒事,咱也不訛他,一旦有事了,你再找誰呀?我告訴她們:不去醫院,我有師父管,沒事。去醫院骨頭折,筋也斷了。

到了晚上,我坐在床邊煉完動功,兩腿站不住,做靜功時,忍痛把左腿搬起來,儘量把腫得像木頭棒子似的右腿移到能挺住疼的角度堅持坐三十分鐘。疼的睡不了覺,我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大法音樂「普度」、「濟世」,到點發正念。

奇蹟發生了。第一天晚上,左腿大檁子沒了,瘀血沒了,第二天晚上,右腿膝蓋骨節像針尖扎似的疼,肉裏面就像抽肉絲一樣一拽一拽的,凌晨三點,疼痛全消,能下地走路了。神奇的變化,令家人和親戚們無不稱奇,讚不絕口:「你的功沒白煉,你師父真是活神仙呀!」

第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撞車時,我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起空,身子向右側摔去,右側身體卻怎麼一點傷都沒有。連衣服都沒髒一點呢?我不經意向右側翻身,從未有過的劇痛使我倒吸一口冷氣,身子、頭都猛的向前一挺,大腦空白,氣都上不來,疼,撕心裂肺般的痛,像有刀尖在扎我右側肉上一樣痛,就覺的我右側的肋骨七岔八裂的插進五臟六腑,鑽心的痛,我感到不能呼吸、要窒息了。

幾秒鐘,疼痛消失了,我心有餘悸的動動身子,疼,剛才是……我一下明白了,淚一下流下來,是師父替我承受了這種常人承受不了的傷痛,不然的話,車撞不死我,這種無法描繪的傷痛也會活活疼死我的。

時間過去了近兩個月,我在自家衛生間給老伴沖澡,老伴七年前患腦血栓,開顱手術後,生活不能自理,浴池有水,地面滑,老伴抓著水池邊不走,我雙手攬住他腰,想用力抱他一下,順勢,他就鬆手了。剛一用力,車禍後第三天晚上那種無形的劇痛又來了,我倒吸著涼氣,身子使勁挺著,一動不敢動。幾秒鐘,疼痛過去了,我怔怔的呆住了──天啊,兩個月了,難道這兩個月一直是這樣痛嗎?這兩個月,師父一直在替我承受嗎?我想不下去了,不光是流淚,我的心都在流血,師父啊師父,您讓弟子如何回報您啊?!

老伴不治而癒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半夜,老伴突然大量便血,每隔半小時,就像打開閘門的血水一湧而下,到醫院,在急診室住院,主治醫師告訴我,病人是胃腸出血,禁食禁水。

十多天過去了,人瘦的脫了相,血量見少,卻止不住,我問主任啥時能止住血,主任實言相告,病人腦溢血開顱手術七年了,身體各項指標都是最低指數,任何醫院、任何大夫都不可能給做手術了,不管是長瘤子還是淌血了,就是儘量延長他的生命,沒有任何治好的辦法。

我決定回家,醫生也同意,因為在家在醫院都是硬挺,沒辦法。到家後,我對老伴說,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大法師父七年前你就死了,這七年,你第二次腦溢血、肺炎、腎衰等多種症狀都是大法師父搭救,闖過一個又一個鬼門關,這次也只有大法師父救你了,老伴也點頭同意,我給他讀《轉法輪》,播放大法弟子歌曲。從到家起,老伴再也沒有便血,也沒聽醫生告訴的不能吃任何飯菜、只能喝點米湯。

到現在,老伴一天兩頓飯,正常吃喝,臉色紅潤了,人也胖了,回覆了原樣,不但家人知道是大法、是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老伴一命,親戚們也都說,醫院沒法治的病,到家聽聽「歌」(指大法音樂)就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